時代革命將臨︰論天琦被禁參選

時代革命將臨︰論天琦被禁參選

天琦被禁參選,這大概是臉書開始有「嬲嬲」按鈕以來,筆者用得最多的一天。咬牙切齒之餘,靜心想一下,這或許未必全然是壞事。

筆者認為港共政府行錯了很壞很壞的一步棋。

首先,觀乎二月新東補選的往績,天琦本身在九月選舉差不多是穩嬴的,已領先其他新興勢力一段距離,所以被褫奪資格後一定引起軒然大波和極大反响。政府一時意氣,把天琦在「入閘前」用不合法理的行政手段刷下來,只不過是不願讓所謂港獨份子進入立法會。這卻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如此不合法理的做法使全港差不多所有反建制的群眾都狂怒,但看溫和泛民與激進本土都靠同一邊站,就知道局勢如箭在弦,這可是自 2014 年之後都不怎麼見過的光景。

這不單是支持天琦或支持港獨者的事,更是全港支持民主直選的市民之頭等大事。政府任意妄為、不顧後果,以行政方法實行選前篩選;就算不支持天琦或港獨,很多市民仍然看在眼裡而深感不忿,抗爭行動一觸即發。

原先天琦的支持者大多只限於本土取向的市民,如今所有反建制光譜的媒體和市民的社交媒體之上都出現天琦的面容;超越政治光譜,港共政權為這些人造了一個共同景仰或同情的精神領袖,可說有利於團結各反建制勢力。而有些原本政見溫和的朋友也深感不忿,稱以後誰激進誰提港獨就偏要去支持。

老實說,讓這些「獨派」分子進入體制,對政權反而有利。反正反建制議員受現行的體制所限,在維護本土利益的議題之上根本就沒有什麼可作為,進入了體制的抗爭者都變相受到牽制和被消耗。而今政權將「獨派」摒除於體制之外,逼使獨派的抗爭行動焦點,由原本以「體制內」而轉向往「體制外」,有機會演變至相當激進,對政權來說會成為很大的一個未知之數,變得更難以操控。而激進的抗爭手段,會因政府公然的違反法理、違反公義的濫權行為,得到公眾更大的同情、體諒和支持,成為香港蘊釀更高層次革命的土壤。

2014 年的佔領和堵路行動,除了 928 當天錯用了催淚彈和頻臨開槍之外,其餘時間政權都是冷處理;成功使只有一時衝勁而沒有耐性的大部份港人冷靜下來,認為港共是無法撼動的高牆,於是又回家正常生活、吃喝拉睡。唯有「港獨」這個議題比起任何事情都是觸動共產黨的神經,是以上至北京政府、下至香港一介小小選舉主任,都聞「港獨」而色變。此次事件,港共政權明顯在處理上犯錯,把市民的支持或本土派甚至說獨派身上推,把輿情和民情激至無比高漲,若說抗爭者有機會撼動高牆,現時能把握的只有「港獨」這一點。

天琦原來的支持者也無須過份失望,可留意天琦所預備的後備方案。其實民主直選早在陳浩天被刷下來之時已死,只是遭遇落到天琦身上才觸發爆點。如今筆者所想無他,本來打算投天琦的一票,是因為相信他在議會內可以有所作為而投;若他認為誰可信,筆者也願放手一搏,不為相信那個誰,而是相信天琦的計劃。

香港人的政治權利已變成「有今生無來世」,不斷每況愈下、不停地被剝削。上次在新東補選時說要含淚投票,下次才投給天琦的人,已經再沒有機會投給天琦了。所以筆者寧願用手上的選票「豪賭一鋪」,一如概往對他信任,配合他完成計劃。

 

文章轉載自作者8誌: 遊走在字宙邊緣

別橋

別橋

別橋,香港女生。曾於西班牙徒步六百公里。眼見「我城」日漸變得面目全非,本來只專心寫遊記,現在筆尖隨心而轉,甚麼都寫一點。歡迎來讀我的文字,分享您生命的熱度。面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hewayof2013?__mref=message_bubble


Related Articles

香港中醫的定位問題(下)

上回: 香港中醫的定位問題(上) &nb

[我城是非] 不解為何去塔門要野餐/野餐要選擇去塔門

今日一行四人去左塔門野餐,但所見所聞簡直

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 (七)

上回: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 (六) 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