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本土,還是排外?-- 「星火」會長與一名內地生對談

是本土,還是排外?-- 「星火」會長與一名內地生對談

內地生看「本土派」,說是一頭霧水也不過份,頂多就是把「本土」和「港獨」劃上等號,所以「星火」在他們眼中,大概就是個「港獨集團」,會長周竪峰便算「港獨頭子」。第四十六屆中大學生會選舉二號候選內閣「星火」,莊如其名,好惹火,時值寒冬,風乾物燥,何止燎原,更燃點了很多內地生的怒火。

筆者有一位關心香港時政的內地生朋友PO,年半前的雨傘運動,她也走得很前,算是內地比較開明的一派。然而看星火有關本土理念的文宣,她說她無法理解,這次她站在內地生主流價值觀那邊。

筆者於是邀請星火會長周竪峰與PO來一場對談,各自說自己的母語,分別稱呼經「全國統一收生計劃」來港讀書的學生為「中國留學生」及「內地生」。一方面希望星火能回答一些在內地生間廣傳的較有「內涵」的質問,一方面希望內地生向星火開炮前,先了解何謂「本土」。

中大現時有1443名內地生(註1)(「中國留學生」),佔中大人口近一成,但眾所周知,過往中大選學生會,留在他們心中的,不過是候車時的一點噪音和幾張胡亂塞來的單張。你想做學生會會長?隨便你,反正我不關心。這次令他們在微博、人人網「炸開了窩」,紛紛表示要站出來投票給一號內閣「煥然」,是因為星火Facebook專頁上一條直指「中國和香港無法融合」的短片,以及其在輔仁媒體發表名為《「對不起,我們聽不太懂廣東話,教授您能說普通話嗎?」》的文章。

 

「MK?廣東話?正體字?咖喱魚蛋?呢啲中國鬼有咩?」

--摘自上載於星火臉書專頁的官方宣傳短片

在「中國和香港無法融合」的短片中,星火大談中港不同。結果,一石擊起千層浪,大量內地生湧來星火Facebook專頁,專頁就有如帝吧網軍來襲的三立新聞專頁般,密密麻麻的都是內地生的炮火。但可惜星火閣員們應該不玩微博,否則他們會看見更令人震撼的畫面。當中有內地生在微博留言反駁,四川也有四川話、麻辣火鍋,每個地方也有自己獨特的文化,憑什麼香港優人一等?周回應別的地方有什麼文化並非他們的著眼點,集廣東話、正體字、咖哩魚蛋於一地的只有香港,所謂「本土」只是保護自己的文化,目的並非攻擊其他文化。但這種官腔調子能否說服怨憤難平的內地生呢?從筆者看來,星火對香港文化感到自豪,就好比內地各省人對自己的文化感到驕傲一樣,是理所當然的。但他們所表達出來的感情,確實超出了單純的自豪,而是近乎一種優越感,但說他們看低中國各省各地的文化也不全然正確。他們似乎用了這些本土文化去借代其他香港客觀上的優越之處,至少在這條短片裡,他們沒有以法治和公民素質區分「中國」和「香港」,反而用了文化,而前者恐怕才是他們所不屑的。他們現時的做法恐怕不明智。

 

《「對不起,我們聽不太懂廣東話,教授您能說普通話嗎?」》

--星火於輔仁媒體發表的助選文章

圖片來源:  輔仁媒體頁面截圖

圖片來源: 輔仁媒體頁面截圖

這篇文章不僅引來內地生不滿,也有台灣留學生也表示自己無辜中箭,直斥星火無中生有,聲稱從來只有教授為國際生改說英文,也沒有聽說因說不好普通話(國語)而失去工作機會的例子。面對對文章內容的質疑,周竪峰堅持,他說的是事實,不過確實是個別事實(Individual Fact),可是不能說沒有發生。在成為政治與行政學系學生之前,他在中文系的課堂上正正遇過一次文章所說的情況--有教授為遷就中國留學生,臨時換以普通話(國語)教學,但選科系統明明標明此科的教學語言為「廣東話」。

既然周以星火的名義發表這篇文章,是否代表只要他們當選,中大的同學便可免於遇上文中的問題?這也是很多人的疑問,星火高舉本土旗幟,但實際上會實行什麼「本土的政策」?會否爭取減少錄取內地生,或減少分配給內地生的宿位?周認為中大的現況(如內地生收生額、以普通話授課的課程數量)仍然在承受範圍內,但不能接受更多,或更進一步的「中國化」。可是現階段他不敢承諾會爭取減少將來內地生數量或分配給他們的宿位,因為預測成功機會極低,無謂欺騙選民。但他強調,他們只歡迎尊重及努力融入香港文化的內地生,而不是那些「一黎就講普通話,根本唔理我識唔識聽」的人。

說到欺騙選民,他點名煥然在港人身份認同這議題上立場含糊,尤其在星火因強調中港區別被內地生圍剿時,他們的低調更加令人懷疑是否他們是否打算坐享其成,全取不知煥然立場而反感星火的內地生的選票。對此筆者也有邀請煥然會長就內地生議題接受訪問,然而該閣表示需時回覆後,直至截稿前仍未有確實答覆。

 

破天荒英文政綱

周坦言,他的莊員雖然都認同本土這個大原則,但在細節上也有不少分歧的地方。是故,話題帶到國際化上。周表示和很多人討論過,包括書院學生會的成員,暫時還未得出一個結論,到底支不支持中大繼續走這條國際化的路,但在現時未有定論的情況下,星火卻又破天荒推出英文政綱。

中大學生會的文件一向以全中文書寫,做法也合乎規章(註 2),但近年非本地生越來越多,這個做法亦遭非議,指中大學生會忽略國際生需要。星火說自己「本土」,在內地生眼中甚至「排外封閉」,卻破天荒推出英文政綱,而且在政綱中「承諾將來會以英文發佈事關全校或非本地生之重要學生會資訊,並且在舉辦活動時更考慮非本地生的需要,如與非本地生組織合辦活動,讓遠道而來的留學生能感受到香港人的熱情。」(註3)可說是首支推行「國際化」的中大學生會幹事會候選內閣。周說,本土非排外,既然國際生是學生會會員,他們有責任照顧。但筆者質疑,如果要推行「國際化」,免不了就要部分「普通話化」。但許多「中國留學生」都不是循「全國統一招生計劃」入學,而是通過Non-JUPAS註冊,這些帶著「國際生」身份的「內地生」又是不是他們所想的「國際化」呢?又好像現時中大招聘教授,在內地大學機構水平上升的背景下,再加上外國回流的內地教授眾多,如果招聘這些教授,他們必然不諳粵語,假如英文不適用於他們所教的科目,他們也不可能用廣東話教學,可行的就只有普通話。

 

為何英文可以,普通話卻不可以?

在周看來,校園「英文化」是有點逼不得已的,畢竟這和院校國際排名息息相關。對於普通話教學,如果是一些只操普通話的學術巨人,像中文系萬波教授,他認為使用普通話上課是合理的,那麼這一科應該標明是「以普通話教學」。教授應該嚴格遵守課程綱領上的教學語言。

在PO看來,中大作為一所標榜國際化的大學,在決定教學語言時,不應針對任何一種語言,而是應該衡量使用哪種語言能達到最好的教學成果和效率。在她看來,若一班有人不諳廣東話,而大家都能聽懂普通話,以普通話教學也無可厚非。然而,顯然很多香港人不能接受這個做法,普通話在香港,已經不僅僅是一種純粹的語言,它所帶有的政治含義牽動著港人的恐慌情緒。

圖片來源: 星火Facebook專頁

圖片來源: 星火Facebook專頁

星火要不要內地生的票?

本土的核心價值之一固然是把本地人的利益擺在最前,引起很多內地生擔心自己利益會因星火當選受損,PO要求周澄清,星火上台會否直接影響現有的內地生的利益。周表示,中國留學生既是中大學生,若他們向學生會求助,學生會亦不可能因為他們是內地生而拒絕協助。

內地生這一千多票,周承認他並沒有豁達得說「I don’t fxxking care」,不過早在星火高調表明其「本土」的立場時,就注定他們與千多票中極大的一部份無緣。

 

「港獨」是死罪?

對此,筆者向PO拋出一個假設性問題,若果一個學生會會服務內地生,卻緊抱「港獨」思維,你們仍然願意投票給它嗎?PO坦言,於她,以及她身邊一些內地生而言,實際的學生服務比港獨與否更重要,或許在這個前提下,她還是願意接受這個學生會。對他們一群比較沒有「大一統」觀念的內地生而言,他們著重的是「本土」理論是否僅僅抵制他們的身份。抗拒普通話教學,是原則、效率、需要的問題,還是僅僅因為是內地生這種人說普通話。

在PO和一些內地生眼中,大學和社會的角色不同。他們能理解政府政策以本地人為最最優先,但在中大這樣一所標榜「國際化」的學府,他們無法接受同樣是學生,本地人所享受的福利會優於非本地人。當然,檢視中大現行的校內政策,PO認為她作為內地生並沒有感到不平等的地方,這大概是和周的見解唯一契合之處--現況仍能接受。

理論上,星火當選,也不見得現時的內地生的實際利益會受損。然而,對很多內地生而言,「本土派」言論無疑是冒犯的,「傷害民族感情」似乎無法避免。

 

 

文中的內地生PO亦於會談後,以第一身撰寫了一篇文章,請見「屋子裡的貓,你不能裝作看到」

 

註1:只計算全日制學士學位課程。資料來源-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統計數字14/15年按院校、修課程度、主要學科類別及修課形式劃分的非本地學生人數(http://cdcf.ugc.edu.hk/cdcf/searchStatSiteReport.do

註2: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章第一章總綱第五條-法定語言:本會以中文為法定語言(http://council.cusu.hk/cons/Union_Constitution.pdf

註3:星火政綱 – 校政中「非本地生」一項的內容(http://sparkcu.com/sp)

喧嘩特稿

喧嘩特稿

喧嘩官方專用喉舌。


Related Articles

回應文章《你知唔知點解拔萃仔要屌你老母?》

你知唔知點解拔萃仔要屌你老母?: htt

社科或人文學科可能忽略的就業機會

小弟本科主修社會學。剛入學時,我本來有考

死刑是一服鎮靜劑

彩妮讀書不多,沒辦法搬出一堆法律名詞,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