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預後(上)

新加坡的預後(上)

本篇遊記側重談經濟,尤其是分析香港和新加坡分別和香港衰落原因,睇完覺得有道理,請比like,呢篇係上集,還有下集 筆者去新加坡,逗留只短短兩日,但也發現新加坡崛起的一些脈絡。

香港的傳媒,經常將香港和新加坡作對比,一些傳媒經常誇大新加坡的住居環境以攻擊港府的無能,也經常有傳媒報道有香港青年移民新加坡,使八十後的香港青年對新加坡產生無盡幻想。

在街道上看,無論硬件、軟件,新加坡確實是非常相似,例如新加坡不少組合屋,其實就是香港公共屋邨在南洋的翻版。而新加坡和香港這對難兄難弟,在崛起歷程、物價以至價值觀都差不多,那麼我腦海中不禁有疑問,在香港走向衰落從時候,新加坡能獨善其身嗎?

香港和新加坡作為一個港口城市(國家),地少人多,欠缺發展重工業和農業的基礎,立國的根本就是海運物流。但作為本身不出產工農業品,沒有完整第一、第二、第三產業的城市/國家,本身是依靠外需的脆弱經濟體。

在獨立之初,新加坡比起香港面臨的環境更惡劣,主要是李光耀需要面對政治家最怕面對,也是最敏感問題-就是族群問題。李光耀在新加坡還在馬來亞聯邦時,親眼目睹513族群之間衝突,甚至廝殺。馬來人、印度人和華人在文化、宗教以致經濟地位都有極大差距時,矛盾自然無法避免。不得不承認李光耀是玩弄政治的能手,他深知道要壓抑各族群「本土派」的滋生,唯有「一手拿鈔票、一分抓大棒」,在令新加坡經濟經歷奇蹟的十年後,一面麻醉各民族反抗之手,一面掌握國家政治輿論機器,也就是令人民黨成為全國唯一一個控制全國資源的政黨。只要誰掌握了錢包,誰就掌握了權力,這點是不爭事實。李光耀利用「合法」的行政手段,也利用各黨派的不和,瓦解各反對派力量。

新加坡是香港的敵人還是朋友?

筆者經常看到報章社論將新加坡視為香港的潛在敵人,例如新加坡總理對「佔中」評論,有人視為對中國的靠攏,有人視為對香港的靠害,這是事實嗎?

其實從地緣角度研究,新加坡從來不是香港潛在對手,應該說兩者的對象並不一樣。香港作為嶺南版塊的入口,從英人佔領之初,角色是被設定為南中國的窗口和英人進入南中國貿易的前沿入口兼補給站,如果歷史順勢發展,其實香港今天對中國影響力不會那麼大,主要原因是在國民黨時期,尚有一個上海作為東方窗口,美國-菲律賓-中國的太平洋航線的終端窗口是在上海。但1949年中國變天後,中國重新陷入閉關鎖國,因此新生的中國,只能透過香港認識世界,也因此香港這個在中國歷史既不長,又不特別顯眼的地方,會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超越上海、廣州等歷史名城,一躍成為中國經濟的中心。

而新加坡的角色則截然不同,無論是英國殖民當局,還是李光耀本人,都將新加坡設定為馬六甲海峽入口,南洋之窗。其實也是印度洋和南中國海的樞紐連接點,起到是溝通印度洋和中國作用,也是歐亞航道中最重要的一環。新加坡雖然是由華人建立的國家,然而在地緣上,李光耀更將其定性為「南洋國家」,是東盟最重要的一員。

香港角色作為東部終端機和中國窗口,而新加坡作為印度洋與南中國海樞紐,兩者在地緣上是沒有任何衝突,加上香港地理上和廣東相接,而新加坡是南中國海入馬六甲海峽的前沿,正所謂「遠親不如近鄰」,因此香港注定目光會更關注中國事務(例如支聯會搞了廿多年平反六四運動,而香港人對中國大陸事務(無論好壞)都會更關注),但新加坡雖然作為華人國家,但「中國」離她實在太遠,和中國相比,她會更關心和東盟各國關係。

那麼李光耀為何這樣關心中國?是大中華情意作祟嗎?香港傳媒有時會將李光耀對中國關注演繹為「大中華情意結」作祟。一個新加坡普通華人,或許有血濃於水情意結,但作為一個現實主義政治家,現實利益一定高於一切。李光耀曾為鄧小平座上客,經常訪問中國,甚至有傳他親授中央領導人治國秘訣。而筆者發現,李光耀發表言論中,也經常提及印度,提到印度,有讚美有批評,當中絕大部分是真實而不是「山埃貼士」,如果說李光耀仍有大中華意識,而關心中國,那對印度的關心就講不過去了。

李光耀作為政治家,所關心只會是新加坡的福址而不是中國或印度。而李光耀想中印兩國好的原因,是新加坡地理位置,作為印度洋和南中國海的最關鍵的一環,賴而維生的就是歐洲、中東和印度貨物帶到東亞(主要是中日韓)所產生的收益。貨船泊的補給、物流以致保險基建都有巨大商機、來往不斷貨船能為四百萬人提供足夠的就業機會和發展空間。但可以設想,如果歐亞大陸東端的發動機未啟動,像五六十年代一樣閉關鎖國,商船不需駛向中國,流經船量大量減少,新加坡就有生存危機。而印度作為印度洋中轉站,發展得越好,所能停的船的吨位越大,而這些船下一站必須經新加坡,那麼新加坡能賺取的就越多。也因此新加坡的確是作為東南亞的「有益建設力量」,新加坡這種體量細國家,更希望和平而不是戰爭,試想想美軍如果真的封鎖馬六甲海峽,賴航運為生的新加坡會有怎樣的影響?

新加坡的未來

新加坡的繁榮是靠經濟的高速增長和威權政治所換取的,但筆者對新加坡的未來不樂觀。在亞洲四小龍中,一旦經濟不能再維持高速增長,而年輕人失去向上爬的機會,族群分裂危機就大大增加。最先是台灣(藍營、綠營),其後是香港(藍絲、黃絲),李顯龍沒有其父的威信和魄力,如果經濟放緩,威權政治自然無以為繼,「民主化」自然是必然,在利益不均下,族群之間分歧自然進一步增大,社會危機就會出現。

李光耀的應對方法,主要是以經濟高速增長的同時,福利也大量增加。李光耀知道佔7成新加坡人口的華人的特性,住屋是首要考慮。因此新加坡福利上,最重要的落在房屋政策和醫療政策。

最令香港人羨慕的,是組合屋可賣計劃,一般人結了婚,就可以用極低價錢買屋,多了人有其屋,租務需求自然減低,租金自然下跌,少了人買樓投資,樓價自然下調,因此在政府強勢干預下,新加坡樓價始終在合理水平。但政府投入福利是需要大量金錢,缺乏工業支下的新加坡單靠稅收是難以應付軍事開支和福利開支的,錢從何來?這正是我下一章要講2.7的平衡

諸葛孔明

諸葛孔明

筆者能文好史,喜愛旅遊和閱讀,希望將國際戰略融入日常生活中,對問題有獨特看法,以「醫身難,治國更難;病難測,人心更難測」為宗旨,分析思考。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新加坡

Related Articles

女人的錢都花在贖回自己的羞恥心上

都說女人錢易賺,有說女人消費慾太強,或是

紅場.紅牆

說起俄羅斯的「地標」,人們第一時間一定會

諷刺的環保交流團

編按:作者於上月參加了一個兩岸三地綠色環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