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紅紅火火過大年

[散文] 紅紅火火過大年

「每條大街小巷 每個人的嘴裡 見面第一句話 就是恭喜恭喜……」在一向濕冷的春節裏,走在商場大街中,總是被這樣令人熱血沸騰的喜慶音樂包圍。今年的農歷新年異常溫暖,我卻無緣湊那些熱鬧,回廣州五天,幾乎是足不出戶。

祖父因病久居醫院,父親想老人沾沾過年的喜氣,特意向醫院請假,讓他回一次家。年三十早上,父親、表哥和大哥合力把瘦骨嶙峋的祖父連輪椅抬起,走了四層樓梯,終於回到家。當父親把門推開,把祖父推進客廳,那些模糊而熟悉的畫面彷彿燃起了九旬老人被漫長的囚禁生活磨滅的意志,驅使他不顧我們的阻止,倔強地站起來,一邊竭力從眾人誠惶誠恐的攙扶中掙脫,一邊巍巍顫顫地回到他睡了幾十年的床上。我看著他篤定的表情,預料到這幾天的照料應該不會太順利,可是萬萬想不到,局面比我想像中還要失控。

多年來的舊疾傷患令祖父聲帶受損而不能發聲,右腿肌肉萎縮所以不能站穩,吞咽困難,還有腦退化令他記憶和思維混亂。對這樣一個老人,我們一家人早已打算寸步不離並無微不至地照顧左右,不料祖父卻不領情,不留情面地推開我們,在紙上寫字罵人,一句勸告也聽不進去。如此不友善的反應惹怒父親,他便跑到旁邊生悶氣,嚷嚷著要撒手不管,有時實在忍不住了,也要罵他的父親幾句,可是祖父仍然是那副一成不變的木納表情。束手無策,只能嘆一句:「犟,太犟了。」其他親戚卻沒有這麼好脾氣,憋不住情緒時罵出來的話不堪入耳,甚至和祖父有肢體碰撞,嚇得其他人又忙著上前調停。

另一條戰線則是因大家意見相左而起,於是飯桌上又成了戰場。本來是「討論」祖父過完年後該何去何從,說著說著聲量越來越大,言辭也愈發尖酸刻薄,最後便只剩下意氣用事的人身攻擊和殘忍地互揭瘡疤,聽得人膽戰心驚。每當我以為大家已經反目成仇,接近要斷絕關係之際,翌日早上大家又準時相聚在老房子,各自回到崗位。如此這般的劇情在過年這幾天重複並密集地上演,頭兩天真叫我喘不過氣來,到後來連我也淡然相看,深知吵得再翻天覆地也好,都是沒什麼大不了的事。

直到年初四早上,我再一次被爭執的聲音吵醒,聽了幾句我便明白到是祖父不肯回到那可怕的白色監獄中。起床去看情況,便看到滿地紙片,都是父親、表哥和祖父的筆戰戰跡,祖父看來是前所未有的堅定,那邊廂母親和大哥又在因什麼雞毛蒜皮的事吵著。我無力地坐到一旁,想想這次大概是搞不定了,好一個春節,人們費盡心思喜迎新年,卻為著要快樂而無端鬧出一堆口舌之禍,團聚的時節彷彿成了憤懣的溫床。我消極地坐了兩個小時,不知是哪句金句起了作用,祖父的態度竟然開始軟化,不久還願意回醫院。大家終於鬆了一口氣,緩和了緊張的氣氛,甚至開始討論把祖父送回去後去哪裡喝茶,更戲劇性的是,後來我在茶樓聽大家說祖父回醫院後和院友熱烈地打招呼,不知多高興!如此看來,事情的嚴重性在絕大多數時間是用來唬人的,生活其實沒什麼邏輯可言,只有一個原則--過下去。

鹽症患者

鹽症患者

心靈上的痛楚會沉澱結晶。


Related Articles

文字可以改變國家

翻譯,可以改變世界。 早排去聽TALK。

體罰並非中國人專利

話說係內地網站睇過一篇類似既文,有人曾經

你自認醜陋,但真正知道自己醜陋嗎?

網上總是有很多正義之士,老愛打不平,看個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