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做夢的疼痛在海床上發酵

[散文] 做夢的疼痛在海床上發酵

活到第十九個年頭,過去已經有足夠的素材供我日夜尋思,何況還有對理應漫長的未來的無數臆測,照理不應如此頻密地想起你,可是關於你的想法、畫面和語句還是無孔不入,儼如海水中的鹽分。當我走在腦海沿岸,不用舀一瓢海水等它蒸發,不用俯身去喝,不用張眼看海色,單單是站著便能嗅到你的存在。

夢想,每當我想起你,我都在你近在咫尺的氣息中竭力搜索你的位置,最後卻只能在空寂中痛苦地打滾。

如果有人來問我你是什麼,我總會面露羞赧,或強裝鎮定地回答「將來能做一些與電影或文字有關的工作」之類的答案,但若是靜下來細想,在深處那個最誠實的答案不過是「將來能夠勞碌並快樂著」。我很清楚,若我走了另一條路,無論忙碌與悠閒,都只會是行尸走肉。這個想法看似卑微,快樂本來便是全人類的終極共同目標,可是它令我站在一片無邊無際的大漠之中,沒有地圖,沒有路線,沒有方向,只能懷揣一顆惴惴不安的心,閉上眼亂走,每一步都驚心動魄。正如每次想及未來,剛瞄見黑洞裏攪和在一起的迷惘、恐懼和無力感,便拔足逃跑,不忍直視那些叫人絕望的事實。

我從小深信自己有創作的天賦,並天真地以為社會是一個實踐「努力便會成功」之真理的地方,順理成章地,這個既有天份又勤奮的我實在是沒有理由成不了作家的。其實我並非完全不懂現實,我知道家人若聽到作家二字必會想辦法使我死心,所以我小心翼翼地把夢想埋到心底,等待時機,要以事實堵住所有人的嘴。初時單純為滿足自我寫作,後來開始參與一些中小型的文學比賽,可能是有一點「小時了了」的成份吧,我好幾次輕易得獎,使我幾乎覺得,不出兩年,我便會被出版社邀請寫書了。我做夢做得如此酣暢,是無知為我張開飽滿的屏障,隔絕我與社會,朦朧的未來看來絕美。

獎項建構我的自信,當參加多個比賽都不再有回音,我的自信也分崩離析。大學生活賦予我廣闊的視野,我第一次發現當全職作家並沒有那麼容易,自己天份也不至於驚為天人,還有我對電影的狂熱。與以往一樣的只有我對創作的喜愛。挖掘真我的過程如此血腥,不但要在身上劃出無數傷口,還要尋根究底式地往裏摳,但至少痛中有悟,真正使我消沉的是我作錯的每個抉擇。

為了既滿足家人期望又不影響追夢,我放棄一切與創作有關的科目,選擇主修經濟。如今發現無論是對經濟科或個人能力,我的期望都過於不實。上課學自己不愛的東西固然痛苦,更何況那些「不愛的東西」如此晦澀難懂,我要花很多時間去學;既然終於醒覺自己非天之驕子,便要馬不停蹄地寫作、學習各種製作軟件、參與短片指攝……於是不共戴天的「要做的事」與「應做的事」狹路相逢,誰也不讓誰。轉系失敗後,昐望熄滅了,我束手無策,可是夢不等人,沒有人可以永遠睡下去,逼近的期限匍匐著侵蝕了我腳下的土地,我帶著那些未解的結,一頭摔進海的深處。

浮沉於深海的日子中,我依然與朋友嘻嘻哈哈,但夜裏回到房間,往往是面對著空白的文檔,焦急卻無力,放在鍵盤上的手指動彈不得。我憶起昔日思如泉湧、下筆成文的狀態,悲憫如今靈感枯槁的自己。按這個趨勢發展,未來?我不敢想,大概不是慘烈的便是庸碌的。曾經想過,是不是香港這個城市要扼殺我,但這話只會教一眾文人與電影人嗤之以鼻──又一個想不勞而獲的年輕人在推卸責任。於是我決定獨自承擔,算清楚,都是自己的錯。後知後覺是深重的罪孽,我認罪,我願意用一切向夢想贖罪,可是又免不了害怕只贖來一場空。我急於做出成績,可是解不開心中那坨糾纏的結,只能在混亂中慌忙地同時應付學業與追求夢想,結果當然顧此失彼,反倒衍生一堆情緒。由抑鬱,變萬念俱灰,到萎靡不振,這不是三種狀態的轉換,而是交疊交錯。每次打算認真寫作,所剩無幾的靈感總被感傷、內疚和迷惘的大潮沖得煙消雲散。惡性循環再惡性循環,錯綜複雜,就這樣幾乎埋葬了我。

千絲萬縷的愁緒一度勒緊我,但頹廢並非沒止境的,僅餘的意志在意識深處怦動著,使我還能鼓起勇氣從巨型的繭中伸出頭找出口。我到處查詢電影製作課程,打聽副修傳理系的資訊,在求職網上找文學或電影相關的實習……可是當知道課程費用之昂貴、傳理課程之競爭激烈和創意行業門檻之高,我望而生畏,乖乖縮回厚繭中。或者在別人看來我時常無病呻吟,我所面對的其實沒有我所說的嚴峻,那我只能和盤托出來自父母的壓力。因為厭倦爭執引來的戾氣,我必須不動聲色地走這條不平坦的路,掣肘極多,而且孤獨。

然後,終於,在送走不堪回首的大二第一學期之時,我找到一個能夠獨自負擔費用的短片製作證書課程,翌日便匆匆地到報名處遞上剛從銀行戶口提取的鈔票。如此衝動,不是因為課程能馬上使我命運逆轉,而是因為這相等於築起一道橋,我腳下才有了路,即使仍然觸不到彼岸,也不至只能幽怨地眺望遠處懸空的夢。

畢竟這不是成功人士用生命寫成的勵志故事,現在的我不至於脫胎換骨,想起夢想,仍會憂心忡忡。然而,我學會安慰與原諒自己,並且深信只要我依然逞強做艱難的夢,即使是這樣脆弱的自己,也值得被疼愛和珍惜。

鹽症患者

鹽症患者

心靈上的痛楚會沉澱結晶。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夢想青春

Related Articles

[中篇小說] 我待白晝光臨 之三

上集回顧:[中篇小說] 我待白晝光臨 之

詩歌舞街的夜

那天晚上,我一個人走在詩歌舞街上,然後就

活在山城 之「蛇」(貳)

上一集回顧:活在山城 之「蛇」(壹) 大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