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香港音樂

我與香港音樂

時差 MV by KOLOR feat. Evelyn Choi

要說香港音樂,不知從何說起。我不太喜歡「獨立」一詞,好像是一個label,一個束縛,限制了他們的空間。好像在說,如果你是獨立樂隊,你便不可以太「pop」,太「commercial」。那地下音樂呢?現在我們說獨立,一般是沒有簽公司(stereotype是簽了公司變少了創作空間,變得commercial…etc.),或是音樂風格比較特別(市場比較小所以沒有公司會簽),因為不會上電視,或還沒能做到派台,他們自己錄demo,出小型的show,累積聽眾,就是underground music。如果他們的音樂真的很有質素,成名了呢?還算是地下嗎?我不想給予太多的形容詞,太多的標準,有點太嚴厲了。可是有想不到更好的詞,就用地下音樂吧。

希望在這個平台談香港的地下音樂,因為我覺得人們接觸地下音樂的機會很少,因而做成很多的偏見或誤解,一說地下音樂就想到很嘈吵雜亂的樂曲。其實地下音樂有很多不同的風格,也可以有小清新。另外,香港的音樂實在很需要本地人的支持和關注,需要你們give them a try。雖然個人認為音樂與人生一樣,是很矛盾的。你會把你喜歡的樂隊介紹給別人,可是到他們成名了,你又不太高興,好像他們已經不是屬於你了。你玩音樂是做你喜歡的東西,同時你又想得到別人認同。

中學的時候有寫xanga,記得有個xanga寫過,喜歡Beyond的人不會太壞。這句話不是說喜歡Beyond就一定是好人,可是你會喜歡Beyond證明你認同歌曲的信息,那你人也不會太壞。我想這些獨立音樂,除了曲風本身不是易入耳,歌詞的信息也很強烈,不是一味的情歌讓妳代入,可能是關於地產霸權、水貨客、政府等。當然它們也可以是純粹的情歌,如我一開始所說,一切的generalization、stereotype,都是沒有意思。電影《海上鋼琴師》(The Legend of 1900)講述男主角嬰兒時被遺棄在遊輪上,給船上的燒煤工人收養了。後來他長大了,原來是個鋼琴天才。很多人慕名去聽他演奏,而他一直都輕輕鬆鬆地、隨自己心去彈。一天一個著名爵士鋼琴家特地上船「踩場」挑戰男主角的琴技,但男主角完全不想比賽,他只是很欣賞對方的演奏,一直「hea」。但對方一直窮追猛打,最後男主角彈奏了一首速度非常快的曲子,快的令琴弦熱得可以燃點香煙,對方也就輸

了,丟臉的下船了。在他下船的時候,男主角說了一句“Fuck Jazz”.他不是輕視Jazz,而是不同意以Jazz自居,不對音樂開放,失去了openness。音樂不應分家分派,而應該互相欣賞和學習。我非常同意,每次我興高采烈的介紹一首歌給別人,卻聽到「下我唔聽pop野。」或「我唔聽行野架。」作回答,我都會很失望。音樂分種類是為了方便大家討論,不是要讓人們劃界,好像勢不兩立般。我很喜歡蘇打綠,喜歡青峰聲音的純粹;我也很喜歡閃靈,喜歡Freddy對不公義憤怒的咆哮;我喜歡逆流,喜歡他們歌曲的層次,總會令我很投入;我亦喜歡小紅帽,主唱嫩嫩的歌聲和跳動的節奏都很有夏天的感覺。我也聽KPOP,喜歡BIGBANG充滿力量的rap、女團朗朗上口的旋律;我也喜歡Eminem,他每首歌都是一個故事。我不是要你喜歡每一種音樂風格,但我想大家都可以更開放去嘗試,不要太早下定論。你當然可以不喜歡,但不要以「我就是不聽」作理由。

我希望透過這個平台,我可以每次介紹一首歌,你們一邊聽一邊讀我的文,給予音樂一個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機會。因為,音樂從來都是互動,不是嗎?以我最喜歡的band: Kolor 的《時差》作始,這首是比較pop的作品,但Kolor卻不是pop的band,所以這首歌很有味道,加上mv挺用心的,令人看的很開心。

戴珍珠耳環的少女

戴珍珠耳環的少女

希望自己不平凡,又害怕自己太特別。常在矛盾中對抗自己,相信溝通是建立感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喜歡討論,經常和朋友討論得面紅耳赤。談音樂、談生活、談感情。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KOLOR樂壇組合音樂香港

Related Articles

周子瑜事件--JYP的公關災難

以純粹一個韓飯角度說周子瑜的事,這次實在

能看到結束的開始

筆者是一名中了韓毒的女生,由一開始只是看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