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城是非] 是香港社會一手打造水貨客的超級市場

[我城是非] 是香港社會一手打造水貨客的超級市場

水貨客問題大熱,上網看了看強國和本土兩派的罵戰,看到筆者都無語了。

強國邏輯第一招:用錢買起你。
「沒有我們來香港消費,帶動你們的經濟,你們香港早就完蛋了!吃我們的飯,還想砸我們的鍋,簡直是不可理喻。刁民!」
本土邏輯回擊:不要你的臭錢。
「自由行不過佔香港GDP 4%,零錢而已,來扮什麼恩主?來搶光我們的奶粉,推高我們的租金,還有阻塞道路。沒有你們,我們才會過得更好,租金下調,老店回春,還不用捱貴奶粉,街上整整齊齊乾乾淨淨。」

強國邏輯第二招:火燒後院。
「你們要清靜是嗎?好呀,我們取消自由行,還要停上對你們供電供水供菜。這些年來,祖國一直疼愛你們香港的同胞,養活你們,供你們所需。告訴你們,中國可以沒了香港,但香港沒了祖國,去死吧。沒了香港,我們的負擔也少了。」
本土邏輯反打: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沒有我們你才完蛋。沒有我們的奶粉,你們的孩子的頭能這麼小嗎?不敢用國貨是國恥。沒有我們,會有人買你們的臟水嗎?每年三四十億,補貼了你們多少的建設,而且我們可以海水化淡。沒有我們七百萬人的市場,我看多少的農民要失業。」

強國邏輯大絕技:你歧視!
「你們香港人就是自以為優越。常常歧視我們內地人,你們有什麼了不起。你到底是不是中國人。」
本土邏輯終極一招世人如是。
「全世界不光是香港討厭強國旅客。人必自辱而人辱之。土豪就是不文明。」

protestformilk01282013
上面的罵戰把水貨客問題上升到「經濟」、「中港依存關係」和「中港矛盾」的高度。然而從根本上看,水貨客,就是民生問題罷了。或者更仔細地分類來說是一個土地規劃的問題

因為產品質素的關係,內地客對香港的貨品有著彈性較低的需求,而不是怕香港這個壞孩子會餓死,好意來送食。(如果是恩主,那每年直接匯錢給香港庫房好了,財爺自然會派糖,歷時我必然向北方叩三個響頭。)如果,真的如果,有一天內地產品能像香港般令他們安心,內地客們還會捨近求遠嗎?
但另一邊廂,老老實實,4% GDP不是小數字,不是零錢,香港需要,香港人該在意。而且也有不少香港人的生計的確是與水貨有關,筆者也認識好幾位本地水貨客,然他們也毫不留情地把內地人的錢包吸乾。如果水貨客真的絕跡了,對於不少本地人的生計自然是有影響。

買賣買賣,雙方從來都是平等的。一個有需要的買家不是恩主;一個賺錢的商家也不是救星。不論是水貨客、東江水和供港菜都如是,雙方都無需把自己抬高。

Img388027233
這錢我承認要賺,但也反感水貨客橫行所帶來的民生問題。可能又有人跳出來說,我這豈非是發窮惡,又要錢又要惡。
我反而想問,想賺這錢,非得要在住宅區?賺你的錢,但護我本土利益,兩者從來不是對立的。像水貨城這樣的建議,我大方向上是支持的,只是細節如何就有待商討。

土地規劃向來是所有的國家和城市政府的第一大命題。香港現時也有不少土地用途的衝突帶來的民生問題,像將軍澳的堆填區。現時水貨客橫行的上水、元朗和屯門等等的地區,一直都不是傳統旅遊區,更遑論內地客在這些地區進行非傳統的旅遊活動──走水貨。本地居民自然深受其擾。如果有一天香港人說要光復海洋公園,香港就真有土著主義了,然現時香港人的怨氣是合情合理的。
再者,退一萬步來說,如果內地客們彬彬有禮,而且不買水貨,每人就只是來現時的水貨區行行走走,拍照食飯,筆者是否就不反旅客了?我是否就能包容了?我依然會反對,光是人數的流入,已經對該區做成負擔,只是困擾會比現在的要少一點,但長期來說,也必定會造成民怨。住宅區可以承受小量遊人的獵奇,但根本經不起大量旅客的湧入。
這不折不扣是土地規劃問題,住宅區根本不應該有大量旅客到訪。

另外,水貨客也衍生出另一大問題:香港旅遊業的承受力和定位。這是也值得香港社會去深思,但迄今仍未有著墨的。

20071123105947-238844387

近年,廈門鼓浪嶼也面對著與香港大同小異的問每天數以十萬計的遊人湧入該島(而且據說不少人是去島上BBQ……)。旅客行為不文明,外來小販佔道經營,店租瘋漲逼走老店,比香港更慘的是當地的基建不足,因此許多旅店非法擴建帶來隱患,島上電力資源也面臨短缺。當地老一輩慨嘆鼓浪嶼已經走樣了,失去了本土氣息。而當地年輕一輩更在網上與人罵戰,直呼外地人不要來。想當然,同胞又是用老調回擊,說是「我們帶動你們這小島發展」和「鼓浪嶼是國家的,你們憑什麼趕人」云云。
當地政府回應速度雖慢,但比香港高官們要上道多了,曰:「鼓浪嶼當然是國家的,但本地人優先。」在本地人積怨到了臨界點,和旅客也開始嫌人多的時候,當地政府終於出手整頓旅遊業的亂象,同時外地人乘輪渡由8元漲至最低30元。旅客數目似有稍稍回落的趨勢。
鼓浪嶼當地政府有所覺悟,雖然不知最後成果如何,但開始評估和提升旅遊業的承忍力不失為德政。然早在水貨客問題前,香港旅遊業界也偶有呼聲,要求重新審視本港旅遊業的承忍力,至今毫無寸進。

鼓浪嶼和香港,旅遊業都是經濟支柱之。然一個淪為同胞的燒烤樂園,一個淪為同胞的超級市場,可謂同時天下淪落人
鼓浪嶼的情況我不清楚,但我一直都不驚訝香港會淪落如此。論山水,香港雖只是小家碧玉,但也毫不遜色,然旅客只被告知香港是購物天堂;論文化,或者曾經有,但現已經被滅了不少;論景點,十年如一日,了無新意。那你能給人的是什麼?香港就在這樣的背景下,漸漸變成一個外國遊客的次選,內地旅客的超市。

72361f4241382736
簽多行,撫心自問,除了來買東西,香港有什麼東西值得別人來多玩幾次,而政府和業界豈可天真地覺得同胞們可以年年月月來只買奢侈品,而非需要常補充的日用品。定位如此,也怪不得人。
可現時香港政府對旅遊業如斯景象仍毫無創新之念。香港明明有條件做香格里拉酒店,然香港政府卻把香港當成小酒樓,翻桌就是錢,人們來擠一擠,旺丁才旺財。恨鐵不成鋼呀!

水貨客問題,不管在中港兩地人民、傳媒和政府都樂此不疲地上綱上線。連日來的反水貨客活動更是茶杯裡的風暴中心,令這問題變得更Juicy,各方各界借題發揮,發取所需。但水貨客問題的焦點一直是被蒙糊了。地市規劃和香港旅遊業該無去無從,不是如高官所說包容一下和建立水貨城就一勞永逸了。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中港矛盾民生水貨社會經濟

Related Articles

馬基維利的「君主論」

現在社會流行說「左膠」,不只是香港,國際

南海仲裁案的背後之二

上回:南海仲裁案的背後之一 現在主要說一

時代革命將臨︰論天琦被禁參選

天琦被禁參選,這大概是臉書開始有「嬲嬲」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