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一條鹹魚

想做一條鹹魚

星爺大師曾說過:「做人無夢想同條鹹魚有咩分別?」。但我從不覺得每個人都需要有夢想,或者應該這樣說,我不覺得每個人都需要去追夢。如果每個人都去追自己的夢,那麼能成真的夢恐怕寥寥無幾。一將功成萬骨灰,自古如是。

想做一條鹹魚呀,談何容易。先不要說鹹魚永遠要被追夢人賣了,還要幫他們數鈔票,安逸從來不比夢想易追求。工作家事感情事,三座大山壓在心頭。要我算,鹹魚比追夢人其實更貪心一些,起碼追夢人可以豁出一切,只要夢想成真。但鹹魚要的是一切。

曾經我在茶餐廳聽過人如此怒吼過:「我就係想做一條鹹魚,有咩問題啫。依家我究竟係有咩問題先,佢地有咩資格去judge我浪費青春。佢地成日夢想夢想咁掛係嘴邊,我覺得真係好嘔心囉!」當下挺佩服那位OL,很少人有勇氣在公眾場合大聲宣告自己「不過想做一條鹹魚」,更少人會直接批評部分半鹹魚的虛偽。我們高舉夢想的同時,往往會輕視平凡。所以有些人總愛在生活壓力來前,炫耀一下自己思想的放浪不羈,青春的光環,不要白不要。

夢想很賤,不過是一個輕輕的意念,人人都有可以有夢想。但追夢就要矜貴多了,要才華要時間要金錢要耐性要機會,也艱苦多了。所以比起追夢,更多人需要的不過是安逸,很多有夢想的半鹹魚更愛安逸,最後便和無夢想的鹹魚一起窮一生去成就他人的夢想。

有時候覺得挺諷刺的,整個社會都在扯追夢人的後腿,但同時又貶抑鹹魚。還讓不讓人活。我不過想做一條鹹魚,我也不好過。

讚好喧嘩專頁,看更多最新文章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人生夢想鹹魚

Related Articles

九十後頹廢有理

和比我大十年的友人聊天,她不解為何九十後

同志的過年恐懼症

當路上開始出現春聯和炮竹的裝飾品,加上成

克羅地亞的意義

我一直覺得,我會去克羅地亞的。因為他,D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