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國際通看何謂「國際化」

從國際通看何謂「國際化」

在沖繩的那霸市,有一條遊客必會去的大街,也是那霸時最繁華的一條街叫「國際通」。為何叫國際通呢?

原來名字是源於沖繩島戰役後,琉球群島進入美國托管時代。在美國托管下,美國人開始開了第一間劇場百貨公司,之後數十年,當地人開的雜貨店在雨後春筍一樣在國際通開起來。當沖繩歸還日本後,日資和外資的百貨公司,大型商場在這當地人稱為「奇蹟的一公里」,蓬勃發展。而各色各樣餐廳,各國料理林立,而隨著外國連鎖快餐店如McDonald 進入沖繩,當地人更相信在日本除了東京、大阪,那霸就是最「國際化」的地方了,但真相到底是不是這樣呢?

在國際通一看,的確很國際化。高樓林立,大型外國百貨,名牌店,又有傳統沖繩特色的小店,既有沖繩料理,也有和風料理,既有中餐亦有西餐,在短短一公里的地方,顯得和沖繩其他民風純樸地方截然不同。而在整個琉球群島,最「國際化」地方可說是牧志公設市場。遊客可在那買到新鮮的海鮮,然後請店家加工,你在那裡可以聽到各種語言,英文、日文、國語、韓文、廣東話,店員往往是來自台灣、中國和香港,來日本工作假期的。可謂名副其實,「和華洋共處」,難道不國際化嗎?

的確,在三百年前,那霸在東亞,是除麻六甲外最國際化城市。城內充滿來自明國/清國,朝鮮,大和(日本)商人,城內車水馬龍,好不熱鬧。在那時概念,世界就是東亞,中、日、韓總稱,既然沖繩集三家文化於一身,又充滿諸等商人,自然是國際化,在二戰後,美國文化大量湧入沖繩,在飲食、建築處處見到美國影子,比如說在沖繩隨處可見的blue seal雪糕,美國村的西方風格等。但仔細想想,那霸其實不是真正如此「國際化」,比如說在機場,到那霸國際機場的班機多來自台灣、香港、日本本土、中國和韓國,鮮有其他國家。而那霸的國際化其實也不過是中、美、韓、日的總和而已。

但不禁反思,香港,到底是不是一個真正的「國際大都會」呢?如果用經濟量來說,香港確無愧於國際大都會稱號。大部分國際品牌在香港都有分店,也和海外大部分國家有生意往來。但從文化包容而言,從世界觀而言,香港卻絕非一個真正的國際都會。

先從地理角度入手,香港位處嶺南,中國的南端。從地緣特點來看,中國嶺南版塊是連接東北亞和東南亞的最佳樞紐,在古典時代,這一直被稱為海上絲綢之路。而海上絲路最重要起點為廣州。所以廣州、泉州和杭州,三個中國沿海城市,在氣質上,和「大紅燈籠高高掛」的山西、陝西完全不同。這點無關政權交替,而是身上「農業印記」沒那麼重,沒那麼「大陸」,遠在清末時稱為「洋化」,今日叫國際化。

(廣州、福建、浙江出現西方人影子,歐洲人一些特色也融入當地人生活中,比如廣東的騎樓,五邑開平地區的雕樓就是仿效西方建築建的,還有西醫最早是在浙江一帶落地生根,和嶺南和內陸地區比較,浙江人明顯比較信西醫甚至輕中醫,這點延續至今)

而鴉片戰爭後,香港成了英國殖民地,歷史選擇了香港,作為中國面向世界窗口,而在1840-1949之間香港,的確是很國際化的。因為香港作為大英帝國世界霸權航線上重要支點,連繫了遠東、東南亞、印度次大陸、歐洲和美洲。例如在1898年的美西戰爭,美國艦隊是停從香港出發迎擊在馬尼拉灣的西班牙艦隊。那時作為大英帝國全球布局重要棋子,香港是非常國際化的。那時的香港,除主流華人和英國人外,印度、阿拉伯、南美、東南亞人應有盡有。那時香港憑著優越地理位置從事轉口貿易,互通有無。香港的情況就和古代琉球相像。

琉球群島的地理位置正處中國、台灣和日本九州之間,那霸市和福建福州、台灣台北和日本福岡距離相距不遠,在日本和中國陷入閉關自守的十七、十八世紀,琉球充當東亞轉口港角色,把不同國家貨物,中國、朝鮮、日本甚至東南亞,今日沖繩名物泡盛的傳統工藝正是來自泰國的大城王朝。

但1949年後的香港和1972年的沖繩命運一樣,失去了「國際化」的精神。1949年後,中國變天,大量中國移民湧入,結果改變了整個地方人口結構,也改變了這地方人的視野。中國人一下子變成最主流,當然英國宗主國有著獨特地位保留了其對香港的巨大影響力,美國憑藉超強大商業實力和國際影響力,對香港也有一定程度影響。但其實所有歐洲諸國、南亞、中東,南美族群被變得邊緣化,一下成為minority。從那刻起香港經濟雖然起飛,人的眼光卻更狹窄。變成香港人自己引以為傲的「華洋共處」城市。正是這時開始,香港人會認為學好英文去全世界都可以,所有白種人都懂英文。1972年後沖繩也一樣,被日本收回後大量日本移民湧入,沖繩被美國統治的三十年也印有美國印記和濃厚的美國色彩,比如說著名的旅遊景點美國村即屬一例。之後多年,沖繩變成一個「和洋共處」的社會,加上最近十年大量中國、台灣和香港遊客湧入,多間國際名牌也相繼進駐沖繩,最繁華的一條街自然被稱為「國際通」。

要論硬件上看,香港的確比沖繩更國際化,世界各地的料理都有,但在人們視野上卻和真正國際化大城市如紐約、倫敦相距甚遠。

在那些城市,雖然是當地白人為主導,但人們心態卻「海納百川,有容乃大」,中國文化、印度文化和伊斯蘭文化彼此相互融和、相互生長,各自以自己方式為社會服務。 筆者曾在牛津的卡巴店買卡巴,用阿拉伯語向店員表達謝意,他們雖驚奇卻不出奇。

一個真正的國際都會是,白人看中醫,華人會食Halal food,印度人學氣功,而黑人學瑜珈。劇院中上演歌劇不只是phantom of opera,更有帝女花和羅摩衍那,戴少一點有色眼鏡,世界自然多一點顏色。

諸葛孔明

諸葛孔明

筆者能文好史,喜愛旅遊和閱讀,希望將國際戰略融入日常生活中,對問題有獨特看法,以「醫身難,治國更難;病難測,人心更難測」為宗旨,分析思考。


Related Articles

又遇著扮聾人籌款騙子?一招等佢自己收皮

大家有無試過,喺火車站外面,比一D自稱乜

從《狼圖騰》看披著羊皮的狼文化

《狼圖騰》是大陸作家姜戎於2005年出版

移民?你諗清楚未啊

香港一年都尾都有唔少人話要移民,例如柒柒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