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狼圖騰》看披著羊皮的狼文化

從《狼圖騰》看披著羊皮的狼文化

《狼圖騰》是大陸作家姜戎於2005年出版的自傳性小說,主要講述以作者本人為原型的知青陳振在蒙古草原的經歷及草原上有關野狼的各種神秘傳說。另同名電影將於今年4月於本港上映。

在《狼圖騰》中,作者姜戎以自己在蒙古草原生活時養狼的經驗,對狼這種肉食動物細描刻畫,以此帶出保護生態平衡的重要性,以及在書中結尾的議論主旨──向「羊性」的漢人農耕民族提出控訴,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希望漢人學習游牧民族的「狼性」,讓國力強大起來,國泰民安。回首過去,中國在近代史上被列強欺凌蹂躪,在這樣的背景下,讀起此書來不禁令人熱血沸騰 然而,這種崇拜暴力、鼓吹極端民族主義的鬥爭哲學,委實值得我們沉思細嚼,反思當中的理論。

首先,不妨先討論一下作者就草原人保護生態平衡的著墨。

書中以整體生態的視角來審視草原上的一切生命,其中第三章提到,草原民族捍衛的是「大命」,認為草原和大自然的生命比人命更寶貴。在草原上,草是生態食物鏈的基本,馬、牛、羊等吃草維生,而草原狼則在食物鏈的上層,控制著其他動物的數量,保護青草。因此,草原人對狼推崇備至,即使狼群不時襲擊牧民的羊群資產,但他們從不對狼趕盡殺絕。他們認為狼是長生天的使者,甚至在死後進行「天葬」,在高山上以屍首餵狼,讓靈魂歸天。

相反,作者指出農耕民族捍衛的是「小命」──認為最寶貴的是人的活命。在古代,漢人社會是小農經濟,以農立國,土地被過度開墾,造成水土流失,令大地沙漠化。作者指責農耕民族只着眼眼前的利益而過度開發自然資源,缺乏保護生態平衡的意識,沒有捍衛「大命」的遠見。

其次,在書中結尾的「理性探掘」部分,作者以游牧民族和農耕民族的民族性差異,作為中國過往屢被外族和列強欺凌的主因。他指漢人「羊性」太重,「溫柔敦厚」,而草原民族和西方民族都有「大游牧精神」和「狼的精神」,故每當交戰的時候,就像羊遇上狼般一面倒慘敗。因此,作者認為只有拾起狼性,「華夏中國才會疆域擴大,國富民強,繁榮昌盛」。此外,作者更認為中華文明之所以歷久不衰,是因為游牧民族多次給農耕民族「輸血」──每當農耕民族被羊性侵蝕而變得軟弱、無法自救時,長生天就會派遣狼性的游牧民族入主中原,替農耕民族輸血,透過征服來維持中華文明的血脈。作者認為,漢族的軟弱始於重文輕武的宋代。

宋代是中國歷史上經濟和文化教育最繁盛的時代之一,儒家思想復興,世界上最早的紙幣流通,資本制度萌芽,商業發達,科技發展傑出,火銃和印刷術都在宋代誕生。然而,宋代的盛世財富吸引了外族的入侵,蒙古韃子入主中原,恰恰是野蠻對文明的踐踏蹂躪。倘若不是「狼性」的韃子入侵,說不定中國早已船堅砲利,往後的歷史也將改寫。我只見血流成河,哪兒來的「輸血」?

其實,在近代史上,中國跟西方以至日本的戰爭中,列強的優勢不在於有否「狼性」,而是科技發達,船堅砲利。再看被作者認為是游牧民族的代表的蒙古,至今仍然經濟落後。縱然草原「狼」曾入主中原,甚至曾建立跨越歐亞的版圖,管他們的狼性有多強大,戰爭只是過渡性的東西。 講治國,要不像元朝般國祚短壽,要不像滿清般被中原詩書同化,學漢語,寫漢字。這說明了什麼?粗暴和野蠻又代表什麼?

崇拜狼圖騰,帶來的是生靈塗炭。有著相同概念的,包括「讚揚以戰爭和勝利來決定真理和價值」的法西斯主義,納粹主義和軍國主義。這些政治信仰把書中推崇的「狼文化」發揮得淋漓盡致,造成了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和猶太種族清洗。野蠻武力對我們的影響,歷史就是鐵證。

總括來說,雖然在文中的開首部分提到,狼為草原帶來生態平衡,但這不代表所謂的「狼性論」成立。狼沒有理性,是天生的捕獵者,蓋行為沒有對與錯可言,但人卻有退後一步反思之能力。昔之北方蠻夷之「輸血救華」之論、今之貴客「輸財救港」之論,相映成趣,啼笑皆非。

延伸閱讀: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a/2015/02/150224_wolf_tuteng

不安的傻鴨

不安的傻鴨

離地的逍遙自在、著地的不知所措,乃因其率真求真之存世之精神念力。



Related Articles

狗肉節—坦白承認親疏有別就好

狗肉節,又再掀起吃狗肉的爭議,特別今年竟

[散文] 紅紅火火過大年

「每條大街小巷 每個人的嘴裡 見面第一句

知識愈多,品德愈好?

「知識愈多,品德愈好」這句話,看起來似乎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