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情書》、《重慶森林》和《假如愛有天意》探討日韓港社會心態與美學偏好

從《情書》、《重慶森林》和《假如愛有天意》探討日韓港社會心態與美學偏好

[大學二年級]
請你以岩井俊二的《情書》、王家衛的《重慶森林》以及郭在容的《假如愛有天意》爲例,比較日本、香港和韓國的愛情電影在主題設計、敘事手法、美學風格以及所反映的社會心態方面的異同。

從《情書》、《重慶森林》和《假如愛有天意》探討日韓港社會心態與美學偏好
愛情是抽象概念,卻牽動無數喜怒哀樂,這種特殊的影響力使它成為經久不衰的命題。亞洲愛情片以細膩含蓄見稱,但各地電影表現的情懷因三地政經環境、審美觀與價值觀的差異,又有微妙的分別。
本文將以《情書》(1995,岩井俊二)、《重慶森林》(1994,王家衛)和《假如愛有天意》(2003,郭在容)作日本、香港和韓國愛情電影代表,分析它們在主題設計、敘事手法、美學風格和反映的社會心態方面的異同。

主題設計
三片的主題都在利用觀眾對劇情和角色的投入,或代入產生的移情作用,透過治癒主角的情傷,勉勵觀眾從現實的消極中振作。
消極情緒的來源
《情》講述博子沉溺於男友藤井樹猝逝的傷痛中,在巧合下與被父親離世的陰霾籠罩的藤井樹(女)通信,兩人漸漸找回勇氣開展新生活。早逝的樹(男)象徵日本經濟騰飛的年代,只能依靠回憶與想像重現,觀眾於是被錯置於美好卻不復返的時空中,博子對他的思念正如日本人對過去消極的留戀,集體士氣低落。
《重》講述兩個有關「過期」的故事。故事一中失戀的警察223遇上幹不法勾當的戴金色假髮的女人,與她有一夜情緣;故事二中快餐店店員阿菲暗戀每晚來買宵夜的警察663。223搜集5月1日過期的罐頭、金髮女人假髮脫落露出黑髮一幕,都標誌當時香港的殖民地身份期限將至,逼使香港卸下洋化的偽裝。香港突然要回歸政制和文化皆不同的陌生「祖國」,社會上仍一片惶恐,人們害怕失去現有的安定,抗拒摸不透的將來到臨。
《假》講述女大學生梓希透過閱讀母親珠喜的情書,從母親與父親好友俊河因身份懸殊而被逼分離的坎坷愛情故事中,得到勇敢去愛的勇氣。與《情》留戀過去相反,南韓坎坷的遭遇已成不可磨滅的歷史創傷。即使珠喜與俊河已跨過多重難關,但最終還是屈服於戰爭,以致只能無奈地各組家庭,這象徵了南韓在歷史上向來身不由己,經常無辜成為其他國家鬥爭下的犧牲品。

全文:
從《情書》、《重慶森林》和《假如愛有天意》探討日韓港社會心態與美學偏好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A愛情片港日韓比較社會心態電影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