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 鬼子來了

[影評] 鬼子來了

Sorry, only for those who are 18 or above.

《鬼子來了》被禁之路:先是於國內審片時被指有損中國人形象,後因導演姜文未通過審查便私自將本片送往戛納電影節參賽,國家電影局非常反感並要求製作公司從電影節上撤回本片,沒想到本片卻一舉獲得評審團大獎(Grand Prix)。在日本公映前,日本五大暴力集團表明本片一旦放映,將不保證日方演員安全。


 

荒謬──豈有此理! 裹核

鄙人前思後想,不知自己有沒有資格評論這部偉大的電影,但因內心激動如萬馬奔騰,實在不吐不快。我之所以稱它為偉大之作,是因為它對於人性與歷史見解之獨到、呈現之真實、詮釋之精準,已不是它在各大電影頒獎台上的輝煌戰績能夠展現。

「日本鬼子」的到來對當時的中國人來說是一場撕心裂肺的災難,但若然今天回首抗日那段日子仍只懂呻吟苦楚、吶喊仇恨的話,國人是錯過了一個內省的機會。姜文作為本片導演及主演,除了優秀,亦野心勃勃,竟企圖讓中國人在侵略者的暴行中挖掘自己的本性,即那些足以令人感慨「本是同根生」的國人的共同特質,甚至再從被侵略者眼中探視「日本鬼子」的人性──對,從來沒有什麼鬼子,大家都是有著兩面的人,所謂「鬼性」,只是時勢所催逼出來罷了。

電影中有斷手有斷頭有焚屍,可是此般鮮血淋淋仍使人捧腹,這不是因為我有變態癖好或麻木不仁,而是它確實是一部描述河北農民與日軍鬥智的電影,當中雙方因語言障礙而鬧出不少滑稽的笑話。於電影前半部,手無寸鐵的農民和恃勢凌人的軍人竟能進行拉鋸戰,前者雖笨拙,仍能亡羊補牢,甚至微微壓倒因得勢而輕佻的後者。然而,在戰爭中殺戮從來都是如箭在弦,就像尾聲那次「中日友好聚會」一樣。在雙方褪下厚重的防備時,歌舞昇平中一道突如其來的子彈軌跡劃破了和平的脆弱布景,鮮血自那縫兒而出,汩汩橫流,像汽油般助燃了雄雄烈火。這場悲劇,除了是因為日本人對榮辱義無反顧的執著使他們拒絕對人性的妥協,更是因為中國人的一張嘴。

中國人,成敗皆於言,說的不僅僅是禍從口出這麼簡單。中國人喜愛談判,志在說服彼此,這從電影中人們常常圍在一起討論對策可見一斑。然而這種習慣能說明的只有自己容易被說服,國人卻一廂情願地以為別人也會被說服。河北農民們先是想滅掉手上的日軍,後又繼續收留他們,再是放他們回部隊,甚至想著日本軍會知恩圖報、賞以糧食,最後互利互惠……背後總是有多不勝數的貌似言之有理的理。這一次次的讓步是宅心仁厚還是異想天開也好,確實提醒了人們單方思考的局限,切忌妄下判斷。

姜文說:「我描繪了人類的誤解與愛恨,恐怖與死亡。」憑這句,我就能說《鬼子來了》是中國電影一代表作,只是它因為政治原因而被置之高閣,使很多人並未真正認識中國電影。同時這齣電影又是多麼荒謬,恐怖中有歡笑,緊張中有鬆弛,兇殘中有仁慈,嚴肅中有滑稽……矛盾如人性,如歷史,如世界。

本片除了其深遠的含意,鏡頭運用之絕妙也是一大亮點,但為免千字贊辭顯得濫情,還是就此作罷。

姜文(1963年-)
執導作品:《陽光燦爛的日子》(1993)、《鬼子來了》(1998)、《太陽照常升起》(2007)、《紐約,我愛你》(2008,短片集導演之一)、《建國大業》(2009年,臨時導演之一)、《讓子彈飛》(2010)

姜文作為導演與演員同樣出眾,當中又以身為導演所展露出的才華更驚為天人,「天之驕子」和「鬼才」這類美名屢屢用於形容他。對筆者來說,姜文的魅力多是源於他的玩心。且看他所執導的作品,風格由文藝至灰諧,政治定位由禁片至主旋律大片,態度由自娛至娛人,沒有什麼類型的電影是姜大導演不敢或沒有興趣拍的。最難得的是姜氏電影沒有固定或張揚的政治立場,並非僅僅充當一個讓導演發聲與表態的媒介,猶如有自己的意志和獨有的重大意義。觀眾從姜文的電影中能各取所需,無論你要政治要思考要感動要懷舊要懸疑要娛樂──一切但凡你能想到的。

PrintScreen | 1.2.2014 | 第四期 | 作者:裹核)

1383727_203711519811075_1298865901_n

PrintScreen

PrintScreen

一份關於電影的雙週刊,由一群熱愛電影的中大學生自發及自費出版。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PrintScreen姜文電影鬼子來了

Related Articles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