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 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

[影評] 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

香港版次回預告 “LIFE OF PI" HK trailer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oavbLLVBCA

信仰的房子 囈君子

看《PI》,我思考過許多宗教的問題,這是大眾討論得最熾熱的方向之一。 《PI》想表達的中心思想很廣,也有很多層次,奈何我的深度很淺,只能草草談談信仰。

我相信許多東西,許多沒有真憑實據的東西,像我相信有外星人,我相信有天意,我相信有超能力。但我不相信任何一派宗教,可這不代表我沒有信仰,但要詳談這恐怕要加紙印刷,就先饒著我吧。雖然我不信教,但我尊重所有導人向善的宗教,只是有時候教義經過人手,就變了模樣。

不論你我的信仰是何貌,它們都不是絕對的理性,總有一部分、甚或大部分都是無從稽考的。

「信仰如一棟房子有許多房間。(Faith is a house with many rooms.)」
「但沒有懷疑的空間?(But no room for doubt?)」
「多了,每層都有好幾間。(Oh, plenty. On every floor.)」

信仰,可能只有在偏激的教徒和無神論者眼裡才是絕對。他們只要只有相信或者只有懷疑的房子。我欣賞PI的宗教信仰,正因他從不會盲目地在追隨神。他在十二歲的時候,曾經與神父爭論過——天父派無辜的耶穌為罪人受苦是不合理的事。他同時信奉三教,已經遺反了回教的單神教義。他依傍神,但他並不依賴神。

派同時信奉印度教、基督教和回教,這看似是一件十分滑稽和無理的事。《PI》有一幕令我覺得挺有喜感的,就是PI感謝思溼神介紹基督讓他認識。這一幕,至少在我眼裡,非常有深度。這一幕反映出其實上帝、神、主和真主未必是獨立的存在,祂們或許會有重疊的地方,祂們或許只是同一個體的不同面貌而己。你現在表面上追隨著的旨意,暗地裡可能是由另一股力量牽引,只是我們常常只看到最貼近身邊的眼前。

如上所述,PI對信仰不是沒有懷疑。面對困境時,他也曾經動搖,捨棄信仰,到了最後他再度信奉三派宗教。說來有趣,我看過身邊的人面對挫折和苦難,尋求救贖而信教,但也看過別人因為承受不了煎熬而離宗教而去。我想這不是一個關於虔誠的問題,而是對「神」有沒有合理期望和對「無常」有沒有合理的預期。

看畢《PI》,我將我的房子各加建了一間相信和懷疑的房間,然後我坐在相信裡,透過常開的房門一直看著對面的懷疑。

經典台詞:

「當你看見它的眼睛,你看到的只是投射回來的情緒。(When you look into his eyes, you are seeing your own emotion reflected back at you.)」

當PI試圖徒手拿著肉去喂老虎RICHARD PARKER,父親震怒。他認為PI對RICHARD PARKER的錯誤認知會害死他。這是一句出自父親的訓話,令PI一度失去某些信念。記得早前網上狂傳一條短片,拍下一隻大狗見另一小狗伏屍園野,牠奮力把小狗「埋葬」。網民紛紛表示感動至深,想不到狗隻也有如此的憐憫之心。但不久,一動物專家澄清大狗的舉動不過是儲備食物,大家想太多了。看過專家的澄清,我頓時覺得半邊天灰了、暗了、黯了。我願意懷著一股無理的固執去相信,總有例外。
「但我必須相信在牠眼中看到的不只是我自己的倒影。我確實知道、感受得到,即使我無法證明。(But I have to believe there was more in his eyes than my own reflection staring back at me. I knew it, I felt it, even if I can’t prove it.)」 PI

讚好喧嘩專頁,看更多最新文章

PrintScreen

PrintScreen

一份關於電影的雙週刊,由一群熱愛電影的中大學生自發及自費出版。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Pi少年 Pi影評

Related Articles

《楚門的世界》﹕告別人造烏托邦

書櫃上放着俄國作家尤金‧薩米爾欽的小說《

被遺忘的「神童輝」羅文輝

並非另一位被遺忘的演員,也非一生傳奇的「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