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 《胭脂扣》: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

[影評] 《胭脂扣》: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

(1.8.2014 第八期 作者:泠然)

《胭脂扣》是筆者中學時代相當喜愛的一部戲,當筆者欲執起筆來,信手撰篇關於電影的隨筆,始現於心頭的,是它。但恕記憶已褪了不少,電影中許多細節亦不大記得清想得起,在重看一遍前,筆者腦中的《脂胭扣》,是一場浮華和萎靡,多少深意和負情、浪漫與現實,濃濃淡淡深深淺淺;也是一張白紙,盡是用水墨暈染開的一抹啼血杜鵑,悲淒慘戚卻又異常瑰麗。

再次觀畢此戲,心中仍是一片淒酸、淒楚,電影原來不似筆者回憶般,盡是濃豔的色調,更多的,是清冷。濃豔的,是六十年前的往昔;清冷的,是六十年後的現在。如花緊揣胭脂扣,等了十二少快六十年。十二少是典型的紈絝子弟,從來呼風喚雨,不愁吃穿,也揮霍奢侈,莫怪乎他對身邊如雲的嬌媚女子不曾回首,也難怪他為有點傲骨冷漠的如花而著迷,不惜一擲千金,再擲癡心,繼而離家,甘與如花過清貧的生活,更願付上生命。奈何十二少自殺不遂,獨如花一人芳散魂斷。結局沒有料想中淒美得淋漓盡致,十二少沒有再次輕生,隨如花而去,而是回到生活的正軌,娶了該娶的妻,繼承了家業。前塵如夢,彷若隔世。如花,恐怕只是十二少年少輕狂時作過一場美麗而帶愧疚的夢。十二少的生,使如花的死,悲劇得無以復加。

原來,她愛他,遠多於他愛她。

興許大多數人都以一貫觀影的心態看這部戲,為戲中男女主角笑過、哭過便罷,過後回到規律枯燥的生活,不復細嚼。相信整部電影中,最動人的,莫過於如花對愛情的執著,不,「執著」兩字置於她對十二少的愛上,或許實在太輕,「固執」似乎更妥貼。我想現代人看待此般愛情,多淡然一笑,嗔之癡愚。當然,筆者並不贊成為情輕生,但現代愛情貶值得緊要,卻是筆者上了大學後最為深切的感受。

人來人去,離離合合,在生活裏頻繁地演進,漁翁撒網式的追求和曖昧;戀愛一禮拜後天荒地老的宣言;一個月後的不歡而散;再半個月後的新歡……周而復始,比人的六度輪迴還要再多幾度,誠然使人麻木。還記得中學時代對愛情熱熾的憧憬麼?還記得當時傾盡所有的付出麼?現在卻以一副冷漠的姿態,嗤之以鼻,笑故己的愚,笑旁人的傻。大家慣對物質功利,竟也對愛情功利。踏入成人的世界,不止愛情,大家似乎都要對一切人事物量化,計算是否入不敷支,一旦發現沒有利潤,反蝕老本,便即抽身離去。人情,竟輕賤如斯,世事,亦單薄至此。

我們的弊病,就是經歷得多後,開始想得太多、算得太多、給得太少,最後,也失去得太多。答應自己,若唱歌,請像沒有旁人般開懷地唱;若追夢,請像沒有跌倒過地追;若得一心人,請像沒有受傷過地愛,和付出。

官方網上版

PrintScreen

PrintScreen

一份關於電影的雙週刊,由一群熱愛電影的中大學生自發及自費出版。



Related Articles

《赤鬼》﹕誰人「人」?誰是「鬼」?

從前看《狂人日記》中無時無刻恐懼被吃的主

《Her》:寂寞時代

「我一直在想,要怎麼告訴你,你對我有多重

《戰場上的聖誕快樂》﹕就是那一不肯低頭的倔強

本應是聖誕節前後發佈的文章,因為懶惰而遲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