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叫的阿寶

尖叫的阿寶

澳洲並不如想像般美好。

實際上自前年到墨爾本打工換宿一個月,已非常清楚它並非我心中那杯茶。但礙於澳洲是唯一的選擇,只好告訴自己一定能對這國家改觀,並希望借著在伯斯打工度假的機會,可以小賺一筆錢來還學貸和作為貓貓的醫療費用。其實,我並不會不喜歡墨爾本,以及遊覽過的凱恩斯和阿德萊德,只是對它們沒有特別的情感。

雖然我不太相信一見鍾情,但有時候,第一感覺還是挺重要的。

甫抵達的第一個星期,我便領教了「阿寶」(臺灣背包客對澳洲原住民Aboriginal的暱稱)道道地地的文化震撼,機率之高真令我自己難以相信。先是兩次在免費的市區貓巴士裡遇到阿寶情侶尖叫大吵與打架。阿寶的高分貝尖叫絕對可以媲美海豚。坐在巴士裡的人不知是已習以為常,還是像我一樣,害怕得不知所措,終究沒有人有勇氣阻止鬧事的阿寶。阿寶下車後,車內瞬間恢復平常,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

但最讓我心驚膽跳的一次,還是出發前往曼杜拉面試時。搭乘的列車車程大概約1小時,和我同坐一排,帶著兩個小孩並推著一個嬰兒車的阿寶肥胖婦女在半途突然發難,無緣由的尖叫並指著對面的兩個白人女生狂罵。所有問候人祖宗十八代和生殖器官的粗言穢語幾乎都說完了。坐我旁邊的白人阿姨示意欲回嘴的白人女生忍住不要反駁。兩個女生下車後,阿寶婦女便開始扯著自己頭髮喃喃自語,並時而尖叫,時而狂哭。嚇得她旁邊的小孩也跟著哭。我與阿姨對望一眼,心裡可是怕得要命。我不禁聯想起臺灣鄭捷的捷運隨機殺人事件,車廂內只有我們幾人,如果阿寶在車裡發狂,是真的無處能逃啊!

當日回到背包客棧,日本室友同我說,朋友剛被這裡的阿寶團團圍著搶走手機。令人絕望的是澳洲的政府也對阿寶鬧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想就是因為政府助長歪風,才讓阿寶更加肆無忌憚吧!之後我也試過在等巴士的當兒被阿寶婦女向我要錢搭巴士,不過我裝作聽不懂加上只用卡搭車的情況下,她自討沒趣地走了,算避過一劫吧!

至於大家所關心的種族歧視,記得同學和我說過在澳洲種族歧視是一種罪行,只要被舉報是會被罰款的。但炸魚店韓國同事的男朋友在上星期被打,並被威脅叫他滾回亞洲。報警處理的時候員警卻敷衍了事,最後事情還是不了了之的結束。所以,舉報有用嗎?也就不得而知了。

接二連三的事件, 如果你問我伯斯是否真的如專家所說的,是適合居住並安全的國家嗎?

或許相比起4大城市都入選10大危險城市的馬來西亞,伯斯還勉強算是比較安全的國家吧。但對於來打工度假的我來說,對它真的沒有太大的好感。

除卻阿寶以外,伯斯於我而言,就好比一潭死水,是個令人振作不起來的死城。這麼說或許對喜歡它的朋友很不公平,但卻是我的個人體驗。或許我和這個城市無緣分,也或許我原本就對城市無感,還是比較適合與世隔絕的鄉鎮地區吧!

 

文章轉載自作者網誌: 貓奴流浪日記

咖為

咖為

全職貓奴,兼職背包客。 是背包旅行後遺症的重症者,目前仍在深切治療部,練習生活中。 一起聆聽旅人故事 http://livelikelocal.blogspot.com/


Related Articles

英國倫敦遊小貼士

前來英國前收集了一些資訊,其中一個是「L

屠殺的理由

瓜地馬拉,也許對這國家不很熟悉,但過去在

「南北縱遊」:從九州到北海道.九州篇

又做了一次讓人感到奇怪的決定。 九州和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