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國大業

小國大業

新加坡開國元勳李光耀今日逝世,有人批評他獨裁治國,也有人對他讚賞有加認為他是帶領新加坡獨立的英雄。李光耀的功過將留待後世評論,我想分析的是,何以一個面積僅有716平方公里的小國,能獨立生存到現在,靠的是甚麼?

東南亞的地緣格局

以前曾分析過東南亞主要是指中南半島、馬來半島突出部和爪哇群島等。新加坡古稱淡馬錫,早期由三佛齊王國、滿者伯夷王國和後來的馬六甲王國統治。但這些都不是重點,影響東南亞最深遠是歐洲殖民者到來。

新加坡位於馬六甲海峽的入口,麻六甲海峽像一雙筷子型,北部是馬來半島而南部是蘇門答臘島。新加坡正隨於北部最南端,和馬來半島陸地相接,加上外海的民丹島、布蘭島、昆杜爾島等,可謂完全扼著馬六甲海峽咽喉。而對於這一最重要海洋位置,歐洲海權國家無不虎視眈眈,最後結果是馬六甲海峽由海上最強的英荷兩國共同控制。

歐洲殖民者佔領東南亞,早期以壟斷區內貨品交易為主,貨品以當地本土作物為主,例如馬來半島的棕梠,印尼群島上的香料等。

但到了十八世界末,歐洲殖民者本身經歷「農業革命」,生產力極大提高,開始引入外來經濟作物,例如荷蘭人在印尼大量種植可可,咖啡,煙草,金雞納。因此那個時代,東南亞的地緣潛力得出充分開發,而礦產也在馬來半島,印尼相繼發現。這一切需要極大勞動力,也因此改變了東南亞命運。

華人血淚史

東南亞當地人當時文明程度和技術較低,人數上也難以勝任大規模開發。

歐洲殖民者一來自己不屑做苦力,第二,從歐洲招聘貧窮的人,遠洋到東南亞開發不適合成本效益。十八世紀是奴隸貿易仍然興盛,歐洲人本想過從非洲引入黑奴,像當時的美洲開發一樣,但非洲畢竟離東南亞太遠,因此歐洲人眼中有第三種選擇,就是中國沿海地區輸入勞動力。

在我上次「中國的地緣突破口一文」中下南洋正是講述這一時代。但中國不是非洲,不能靠捉、搶來捕獲,因此出現「賣豬仔」這一情況。

為甚麼中國人要遠赴南洋?

「一個巴掌拍不響」,為何著重家庭、故土觀念的華人在十九世紀願大量下南洋?原因有二,一是清末政治動亂,太平天國之亂給華南帶來嚴重災難,為避戰亂不少人甘願過南洋。更重要一點是由於南美洲作物-如馬鈴薯等引進,解決了中國糧食問題,在明代前,中國人口基本上是在千萬這一幾何等級,到了清代中期,人口已過億,清末時達四億,人口大量增長使中國人口基數到了中國核心農業區無法承受地步,結果那個年代,中國農民大量逃離,向邊疆地方開拓新土地,包括闖關東、走西口,甚至西藏、新疆。但人口壓力最沉重的南部農民,難以先於近邊疆省份農民搶佔土地,而且嶺南區域治安不靖,大量來自中原移民湧入加速和土本地居民衝突,最著名是清末的土客械鬥(如福建、廣東、廣西、江西本地人對客家人衝突)。中國沿海族群中,福建本身多山少平原,農業薄弱,人們早在明代已有下南洋買賣,海洋成份最重。因此閩人和鄰近的粵人,率先拉開下南洋序幕。

而因為本身位於亞熱帶,炎熱潮濕,因此粵、閩兩省之人在東南亞也能非常習慣當地生活。而閩粵兩省之人能適應東南亞環境,加上其「海洋屬性」令他們多有生意頭腦,由最初被賣豬仔到後來從事買賣,漸漸富裕起來,加上中國人在當地發財後多把鄉里親戚接過去,人口比例在南洋,尤其是英屬馬來西亞、荷屬印尼不斷上升。在殖民時代,英國人和荷蘭人樂於發揮華人生意頭腦,只要準時納稅,不搞對抗(華人通常做到),對其營運一般隻眼開隻眼閉。

華人的擴張性和同化力是驚人的,殖民時代,華人對強勢的英荷並沒有太大威脅。但二戰後,東南亞各國擺脫殖民統治,佔主流人的馬來人(主要是指菲、馬、印尼、汶萊幾國)突然驚醒,發現華人在人口比例和馬來人已相差不多,而華人在財富上優勢更使最終政治天平向華人傾斜。最終剛獨立的馬來西亞和印尼就走上不一樣的路。

印尼、馬拉、新加坡

一個國家發展,如果其本身條件差不多(比如出產、人種、地理位置、宗教),背後宗主國的遺產起了至關重要作用,這點在世界上不少國家屢見不鮮,在東南亞的馬來西亞和印尼就能充分表達。

在獨立後,印尼發現該國財富掌握在華人手裡,於是開始血腥排華,有系統進行種族屠殺,為求就是把華人在人口和影響力都減弱,直至華人和馬來人的勢力達至戰略平衡,這種手段是原始、赤裸裸。

和荷蘭人相比,英國人把民主政治初步帶入馬來西亞,也是故,比起印尼,同屬馬

來人種的馬來西亞,在減低華人影響力上,手段就高明得多。馬來人學會了英國的政治規則,組成「巫統黨」(馬來民族統一機構),就是以保障馬來人權益為由組成的。而在當時馬來亞聯邦(連同沙巴、砂撈越以及新加坡)。華人和馬來人勢力基本上五五開

馬來亞聯合邦人口 年份 馬來人 vs 華人 1948 2,457,014 vs 1,928,965 1951 2,631,154 vs 2,043,971 資料來源:Annual Report on the Federation of Malaya: 1951 in C.C. Chin and Karl Hack, Dialogues with Chin Peng pp. 380, 81.

而華人多數是集中在新加坡範圍。如果不能驅逐或像印尼屠殺華人,那麼把新加坡逐出馬來亞聯邦就是減低華人在整個馬來亞半島影響力最好方法了。

我講述新加坡建國的歷史,是想糾正香港人一般誤解。無數香港青年以為1965年新加坡立國時,李光耀高興得掉下男兒淚。事實上,李光耀是哭了,但那是傷心的眼淚。畢竟在歷史上那一瞬間,李光耀是很可能當馬來西亞的國父的,這樣在東盟、東亞以至整個世界,李光耀本人的政治影響力將截然不同。

「本土化」往往是政治家在國家框架下,看不到機會而高呼的口號。對政治家而言,和「本土」相比,追求的往往是更廣闊的舞台。

這點不論在歐洲還是亞洲都一樣。比如說,拿破侖,一個反法的科西嘉青年,當他看到更大政治空間時就由科西嘉獨立運動的中堅變成法蘭西的代言人。而二十世紀的史大林也是從厭惡俄國人的格魯吉亞青年變成全蘇聯領袖。

說回李光耀,在1961年,李光耀是馬來亞聯邦最積極支持者,1964年惡化的馬華種族衝突,李光耀這個華人精英及其代表政黨是很有可能在大選中贏得大多數成為全馬來西亞領袖。

華人和馬來人在馬來亞聯邦勢力屬五五波,李光耀的華人政黨得到英國人支持。長期和華人馬來人接觸的英國人顯然發現,務實的華人相比信奉伊斯蘭的馬來人更讓人放心。加上印尼獨立後,如果馬來半島都歸馬來人所有,顯然日後有機會威脅英國商船的海上安全。因此英國人背後也有支持李光耀成為全馬領袖的動機,但畢竟英國為民主國家,當馬來亞國會通過把新加坡驅逐也沒辦法,唯有支持新加坡這一馬六甲海峽至關重要海港獨立,以收制衡之效。

諸葛孔明

諸葛孔明

筆者能文好史,喜愛旅遊和閱讀,希望將國際戰略融入日常生活中,對問題有獨特看法,以「醫身難,治國更難;病難測,人心更難測」為宗旨,分析思考。


Related Articles

撈金魚本來就是個殘忍的遊戲

「撈金魚」起源於日本江戶時代(也有說是由

假希望係香港人自己「煲」出黎

柒柒柒當選了。明明從選舉開波至今,柒柒柒

看見絕路,唔想發生但又一定會發生既事

新正頭,爆發咗一場嚴重既警民衝突,真係大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