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怕便逃走

害怕便逃走

我生來就是個膽小的人,一張臉不曾停止青白過。

怕高、怕離心力、怕坐車、怕痛、怕尷尬、怕生人、怕蟲、怕冬天早上……恐懼,或是用一個輕微一點的說法,嚴重的不安,很多是與生俱來的,在醫學上往往有一些解釋,但任學者們如何透徹地分析出身體缺乏或剩餘了什麼化學物質會導致什麼結果,通通與我無關,因為那到底不是能夠治療的疾病。

於是便從自己身上找不安的根源,如同探頭進已成歷史卻又未曾也不會結痂的傷口中,採集皮膚組織,最後像個昏庸的偵探般,以那殘缺的證據,加上沒有證據的直覺,賦予不安與創傷似是疑非的因果關係。分析的準確度並不重要,我只是藉一個外在的「理由」,讓自己能夠安心地不安。例如我害怕被管束,不過是因為童年曾被施加過管束的暴力,並不是單純的放肆;例如我害怕激烈的聲音,不過是因為長期處於動輒變得暴烈的氣氛中,並不是輕易的膽怯;例如我害怕與人建立親密的關係,不過是因為從小被剝奪某種對人際的信心,並不是過度的消極。然而這種慰藉的方法卻帶著一種危險──永遠躲在被害者的巨繭中,只會忽視了自己在造成對自身傷害的過程中的角色。

至於諸如畏高般如缺憾一樣的恐懼,沒有什麼探討的意義,要克服它也像是天方夜譚,對我這些沒有驚人意志力的凡人來說,只能逃避。我討厭那些擺出鄙夷的表情指責別人逃避的人,他們很多還未見識過自己的懦弱,便輕視別人的恐懼。他們說「你不應逃避」,不是鼓勵,而是出於一種希望張揚自己的能力與堅強的虛榮,其實是不懷好意,用裝滿虛偽的正能量的機關槍掃射我們的自尊。

凡鞭策過必留下鞭痕,我並不相信「激勵」的那一套,唯有溫柔的陪伴,才能帶人或走過或逃避或習慣或克服那些有可能一生都擺脫不了的恐懼,但我也覺得,即使最後沒有成果也全無不可。

鹽症患者

鹽症患者

心靈上的痛楚會沉澱結晶。


Related Articles

你不知道的事

這一個月裡忙著感受各種貨真價實的情感,即

[散文] 做夢的疼痛在海床上發酵

活到第十九個年頭,過去已經有足夠的素材供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