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輕小說︰振翅

奇幻輕小說︰振翅

聽說今晚是超級月亮,她抬頭望天,月色有點詭譎。

獨自走在沒有路燈的小徑上,這是她歸家必經之途。蛙鳴從路邊的灌木叢傳出來,傾聽這聲音,是一種平靜的享受。父母早逝,她一個人住在隱沒山林中的低密度住宅,鄰近車站,千呎單位由她獨自擁有,這一切全都是憑自己雙手賺回來的。曾幾何時,她會為這些洋洋得意。如今她卻想多出去走走,看看這世界的各種面貌。

Gillian今年三十歲出頭。

手機震動,顯示一個訊息︰

「我明天跟孩子出海,不用找我。顧」

其實不用他多言,她也知道週末是他的family day,不曾因私事而打擾他。她是他的情婦沒錯,但她卻沒有受過他的金錢或勢力援助。「真心,在這個商業世界,或許很可笑吧?」她心裡暗忖。

遠方傳來少女的叫聲,把她的思緒拉回來。「好恐怖啊,我們走快些吧!」女孩緊緊摟著身旁的男孩子。是附近學校的高中學生,憑他們身上的校服便可判斷。

能夠如此光明正大的手牽著手,坦然、公開地摟抱,Gillian好生羨慕;她與顧,永遠無法。

方才陷入沉思的她,頓感渾身有一股寒意。這才發現蛙鳴變得寂靜,只剩樹上的鳥間歇的哀叫。「這可不是她膽小啊。」她輕聲吐出一句。

從小她就有這種特別的體質,能感覺出周遭氣場的變化,這種五感之外的感覺難以言傳。此刻,她感受到的,除了蝕骨的寒意,還有一團黑漆漆、濃稠、不斷擴張的「氣」。樹上的一隻大鳥,從天而降,牠站在她面前,牠的眼睛透著寒光、緊盯著她,彷彿有什麼話要說。這個程度之下,Gillian仍能維持冷靜,野生動物找她求助,是她生命中的常態。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她向大鳥問道。這種時候,多半是鳥受了傷,或是被什麼東西纏住,需要她幫忙脫困。

她緩緩向大鳥走去時,卻見一隻大貓從灌木叢撲跳出來。大鳥隨即向天飛去,氣場瞬間轉換,剎時變得清淨。

「不可以這樣頑皮哦,人家可是來找我求助的啊!」她豎起食指,跟大貓講道理。然後,她發現,貓的身上有頸圈,是有飼主的。黑色的貓,四隻腳是白色的,像穿了白襪一樣,頸圈上掛著一個名牌,寫著地址和名字。

「原來你叫『小藍』啊?怎麼不是黑而是藍呢?噢…」細看之下,牠的眼睛是兩抹淡淡的藍。Gillian摸摸牠的頭,繼續認真地跟一隻貓傾談,「尖沙咀?很遠呢,怎麼會來這裡呢?明天再送你回家吧。」

她把大貓帶回自己的家,給了些水和食物。貓罐頭,也是為了偶爾來的不速之客準備的。就算是別人給予食物,小藍也不像一般的家貓向食物飛撲過去,也不會膽小得躲起來。牠反倒向著Gillian緩緩地走去,在她的腳邊繞了兩圈,彷彿要表達謝意,然後再優雅地向食物走去,享用美食。

「你可真有禮貌啊。」話音剛落,小藍忽地撲上了她的手,她手中的錢包應聲墜地。

「喂,你…」她轉念一想,何必跟一隻貓較真?便收拾從錢包掉出來的雜物,包括那張她跟顧唯一的合照。忙著收拾,她並未察覺照片的古怪。

* * *

甫下車,小藍便從Gillian的懷抱中飛躍落地,叫了幾聲。在Gillian眼中,這是家貓正常不過的戀家舉動,然而,在店主耳裡,小藍說的是,「人我帶回來了哦!」

沒空看門牌,她追著小藍敏捷的步伐,進了一個穿堂,再走下樓梯。她看見小藍已經傭懶地躺在一個美艷女子的身旁,想必是牠的主人吧,便開口說,「你好。你的貓應該是迷路了,我給你帶回來了。」

面前的美艷女子,如果你要猜想她的年齡,三十歲?四十歲?五十歲?看上去好像不是,又都像是。「迷途之人,我是這間店的店主,你有什麼願望嗎?我都可以替你實現哦。」說話的人臉上認真的神情,既不像開玩笑,也不像是裝瘋賣傻。

「我沒有什麼願望,這就要走了。」Gillian也認真回答。

「進得來這間店,你一定有我可以實現的願望。」美女店主非常不甘願地放她離去。看她離開的身影,店主補上一句,「你此刻覺得沒有,只是你未察覺而已。隨時回來吧。」說著,Gillian已離開店裡,重歸尖沙咀繁華的街道之中。她沒有發現,那一隻大鳥,還在行道樹上俯視,緊盯著她。

「相似的靈魂,總是互相吸引的啊,小藍。」店主從水晶球上看著Gillian離開的身影。

* * *

自從遇上貓和鳥的當天,她的身體一直怪怪的,那種奇怪的感覺,皮膚繃緊、尤如針刺,又像什麼要從皮膚底下破殼而出。Gillian在車上一直閉目養神,直到進了公司,才發現手機有顧捎來的訊息,「今天不要回來公司。顧」

「不是叫你留家休息的嗎?」顧,是這間公司的少東,也是她的情人。「你今天怎麼就不注意手機訊息呢?」他焦急地一直想要把Gillian推出門口。

冷不防一巴掌扇在她臉上,這是顧的老婆,她認得。她情人的生母也在場,罵的比小顧太還狠,「你這個賤人,簡直連妓女都不如。妓女起碼為了錢,而你居然分毫不收?!」後來的惡毒說話,她都沒有聽進耳內。突然間身上劇烈刺痛,她昏過去了,失去意識之前,她看到的是眾人鄙夷的目光。

Gillian在自己的家醒過來,身旁的女子用冰冷的語氣說,「醒過來就好了。小顧先生說,放你一週病假,好好休養。你的職能,他會安排副總經理頂替,請你放心。Gillian,如果無事,我先走了。」沒有給她回話的機會,人事部主管匆匆而去。

幾天以來,顧沒有找她,連個訊息問候也沒有。她去的所有電話,他也沒有接沒有回電。她苦笑,辛苦建立的世界一朝崩壞,於公於私,被取代被捨棄竟是這般容易。她認真地愛過的男人,也輕易地遺棄了她。這是她要付出的代價,她早就知道。

公司容不下她了,就算她忍得下同事之間的流言蜚語,也逃不過大顧太的對付。大小顧太當天的眼神,就像要把自己千刀萬剮。傳說大顧先生從前在外面也有過人,從此大顧太一向把大顧先生管得很嚴,大顧太對「狐狸精」異常厭惡,恨之入骨。就算自己是公司患難與共的功臣,背上了小三這個名號,大顧太也不會放過自己。

她的男人頭也不回,她的成就原來這麼脆弱,為什麼他就不能為她付出多點?為什麼世人看不見她除了情婦以外的本質?想著想著,她身上的寒意越發強烈。右手,觸及自己原來光滑的左肩,這一粒粒凸起的刺是什麼?這毛茸茸的觸感又是什麼?

是羽毛?羽毛竟從自己的皮膚長出來。

深怕被別人發現自己的異常,把自己包裹好,才敢出門。門一開,卻見一群接一群的鳥,闖進室內飛騰亂舞。她嚇得目定口呆,跌坐地上。黑暗籠罩一室,一隻鳥向她走近,是早幾日見過的大鳥。牠說,「把你的身體給我吧,同時你也會得到你想要的自由!」

仿若靈魂出竅,她以第三者的視界看著自己的部分肉體腐朽後消失。粉嫩的指尖變乾再化成灰燼脫落,從手指到手腕再到前臂,同時,羽毛從自己身上那些凸起之處長出來,覆蓋原來雪白的肌膚。

而那隻鳥,幻化人形,變成Gillian的模樣,分毫不差。

「且慢!」自稱能實現願望的美女店主倏地出現,「交易豈能強逼?」

場景一轉,是那間實現願望的店。

「命運,將在這裡分岔。」店主定睛望著面前的兩個「人」,正確來說,該說是兩個靈魂,以她們的本相顯現。Gillian看見的不再是一隻大鳥,而是個氣質美女,滿臉愁容。

店主面向Gillian的靈魂,「告訴我你的真實願望。」

「我…想要自由…」她對自己生命中的一切失望頂透,脫離了肉身的牽拖,靈魂對自己的真實感受更敏銳,表達也更為直接。

店主又轉向另一個靈魂,「那麼,你又願意為了跟那個人重遇、為了復仇而再次失去自由嗎…?」

女子點了點頭,「我要見顧南生,不見他我不瞑目。這二十多年來,我的魂魄徘徊不去,這件事始終要了。」堅定的眼神,分辯不出是怨是恨還是苦毒。顧南生,就是顧氏實業的大老闆,人稱「大顧先生」。

「那麼…」不知從哪裡來的風,吹起店主的裙擺和衣袖,「如你們所願。」

店主望向Gillian,「你的靈魂從此飄泊,來去自如,只要願意,你可以依附在任何活物之上。走吧,去看看世界吧。走到累了,只要你念著小藍的眼睛,加上你本身擁有的靈力,小藍便有辦法將你帶回來。」

「我收取的代價是…」店主手中多了一張照片,Gillian和顧唯一的合照,變成一隻鳥從男人的手中振翅上騰。

在店主的彈指之間,兩個靈魂被送回Gillian的家。白色的鳥,隨著其餘的群鳥飛出屋外,舊的Gillian已向天際翱翔而去。

新的Gillian樣子沒變,只是眼神有那麼一點不一樣。她拿出手機,撥了公司的號碼,「喂,我是Gillian,我找大顧先生…」嘴角微揚,眼神卻詭譎無比。

別橋

別橋

別橋,香港女生。曾於西班牙徒步六百公里。眼見「我城」日漸變得面目全非,本來只專心寫遊記,現在筆尖隨心而轉,甚麼都寫一點。歡迎來讀我的文字,分享您生命的熱度。面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hewayof2013?__mref=message_bubble


Related Articles

[中篇小說] 我待白晝光臨 之六

提著兩個飯盒,我沿小徑回到家,此時夜幕已

[中篇小說] 我待白晝光臨 之二

上集回顧:[中篇小說] 我待白晝光臨 之

害怕便逃走

我生來就是個膽小的人,一張臉不曾停止青白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