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內正進行IPSC射擊比賽

場內正進行IPSC射擊比賽

說起射擊, 大家可能只會想起War game或者CS,筆者走進禮賢會彩雲綜合青少年服務中心的氣槍實用射擊會內賽,發現香港其實還有一班IPSC的愛好者。

20160912_03

觀摩其他射手的表現

相信對於不少讀者來說,氣槍實用射擊是一項比較陌生的運動,而事實上這項運動經己在港紮根十多年,發展成熟,香港射手在公開賽上也有亮眼的成績。這項運動的國際總會為“I.P.S.C. International Practical Shooting Confederation”,香港的射手們慣以“IPSC”代為稱呼這項運動。

IPSC前身為外國特種部隊的訓練項目,因此不難想像在訓練或比賽中,場地會被設計成不同的「場景」,去模擬特種部隊執勤時會遇到的各種情況。場景內不僅有固定目標靶,還可能夾雜著移動目標靶和人質靶,甚至有障礙物去妨礙射手行動或遮擋目標靶。參加者在正式射擊前,會有一次機會去勘察場地,以計劃自己的射擊路線。在正式射擊時,參加者必須迅速地命中所有目標靶以爭取最好的總成績。可見IPSC是一項講求「臨場應變、準繩度、速度」的專業運動。

而機緣巧合下,阿熹和阿樂就在彩雲青年中心裡遇上IPSC。

氣槍彈匣是真的需要入氣的

氣槍彈匣是真的需要入氣的

初遇IPSC

阿熹自小喜愛「玩槍」,但奈何父母認為槍枝危險,一直阻止他發展興趣。直到零九至一零年間,阿熹在彩雲轉乘巴士時,瞄到中心IPSC的宣傳橫額,藉著「社工導師」為安全保證,開始修習IPSC。當年是中心的IPSC課程首次收生,社工導師也真的只是社工而己,而非IPSC的專業教練。於是,首屆學員們便與導師一起摸索箇中竅門。起初在會內,阿熹自覺打得不錯,但及後有一次去了其他社區中心交流時,見識到當時其中一位全港TOP TEN槍手的水準後,他意識到自己的水平還差得遠,急切求進,即場抓住了靶場主任(Range Officer)問個不停,更驅使到阿熹走出彩雲青年中心,到IPSC槍會去磨練自己的技術。

與阿熹不同,阿樂加入中心的IPSC小組前,已經接觸過IPSC了。他中學母校有IPSC學會,但學會裡的幹事沒有上過正式的IPSC課程,不過是War game的愛好者而已,因此教不了多少射擊技巧。有見及此,阿樂的表哥推介中心的IPSC課程給他。幸運的是,在阿樂加入中心的IPSC小組時,阿熹已在外面的槍會吸收了許多經驗,可以把更多的射擊技巧分享給小組成員。雖然阿樂認為IPSC非常有趣,但他坦言沒有深深地迷上IPSC,因此沒有鞭策自己去提升射擊水平,現時玩IPSC是希望藉此多和不同的人接觸。

IPSC是一項著重微技巧(Micro-skill)的運動,動作的協調和流暢程度決定成績,要把平日一些慣性動作刻意改變,不然會因錯誤動作而被取消資格或拖慢完成時間,例如持氣槍走動時保持槍嘴的方向在安全範圍裡,或者上匣、換匣時的手指動作、行動時哪一隻腳踏先等等。為了得到更好的成績,光是拔槍這個動作,阿熹也花了一段時間去練習,讓自己聽到開始的鳴聲後,立即在數秒次內拔出手槍。而阿樂平日就會多看Youtube,參考一下別的射手會如何規劃自己的射擊路線。

正式射擊前的預備

正式射擊前的預備

IPSC的比賽

阿樂很少參加IPSC的比賽,只參加過數次中心與其他NGO或學校共同舉辦的聯賽,而且他也沒有為比賽做特訓,只依靠中心一季七節的練習。他回想自己在比賽場地時,總覺得其他參賽者氣勢強大,而且表現出色,暗忖無法與之對抗。但結果每次比賽完,阿樂都發現自己進步了許多,還拿過獎牌,感到不可思議,「依照我既練習量黎講,我都應該算打得幾好掛」。

而阿熹則熱衷於參加比賽,他覺得在每個比賽他都會學習到新的東西。在中心與其他機構的聯賽和海內外公開賽中吸取了許多寶貴經驗,阿熹漸漸打出了成績,曾在多個大賽中贏得獎項。 他形容每個賽局只有幾十秒的時間,旁觀者看來不過是幾瞬的時間,但自己會感覺時間過得很慢,專注而緊繃,而且很快就汗流浹背。參賽多,自然會遇到各種意外狀況。阿熹試過碰到自己失誤、在比賽中途壞槍和大會的賽場安排出錯等問題。起初,他會發脾氣,感到非常失落,但累積了經驗後,現在開始冷靜接受,調整好狀態,不讓一個賽局的問題影響整場比賽。

在IPSC比賽中,射手需要在腦海中預演比賽的情況,試圖找出問題和最好的方案,仔細地設計好自己的射擊路線,再順利地打出自己的計劃,這個過程是非常重要的。而這個習慣阿樂和阿熹亦延續到日常生活中,讓自己凡事都準備得更好,特別是在中心執教IPSC時。

會TEE:  Genius is one percent inspiration and ninety-nine percent perspiration.

會Tee  : Genius is one percent inspiration and ninety-nine percent perspiration.

「教班」與成長

說起玩IPSC的好處,阿熹和阿樂並沒有急著為IPSC背書,他們認為不是IPSC改善自己,最大的成長是來自教IPSC班。

兩人本身都非常害怕當眾說話,阿樂會緊張到有口吃,而阿熹則會盡量少說話,後來信心隨日子漸長,才開始可以自如地教學。而且教班壓力還不只當眾講話這一方面。阿樂起初對自己的能力和知識信心不足,常常擔心自己誤人子弟,教錯學員們,因此他會預先在家花一段時間去研究和復習下一節訓練的內容。而阿熹則非常希望他人信服自己,也要求學員認真對待IPSC,因此他教班時會常板著臉,較少笑,在學員眼中比較有威嚴的形象。一旦學員的表現未如理想,他就會覺得有壓力和質疑自己,後來想通了,也漸漸找到自己的教學形式。

「我同阿熹就好似照鏡咁樣,佢就係比較惡,我就比較林善,所以如果只係我係度,D小朋友會比較嘈咁樣。」阿樂如是說。「有時我行入課室,本身佢地可能係度玩同傾計,然後就會慢慢自動消息,其實都幾搞笑。」阿熹笑著道。

坊間像IPSC訓練專注力、紀律和情商的運動有許多。IPSC種種好處不是它特有的,但IPSC讓阿熹和阿樂遇見的人和事卻是獨一無二的。青少年機遇無限,只要當他們全心全意地投入和堅持鍛鍊任何事情時,許多機會和轉變會自然地跟隨著他們的腳步。成長多是無心插柳而成之事,他人可以做的只有鼓勵青少年在成長中探索不同事物和在挫敗中不要喪失鬥志。

IPSC小組大合照

IPSC小組大合照

 

更多資料: 禮賢會彩雲綜合青少年服務中心網頁

CL

CL

喧嘩特約記者。 如果你有任何故事希望與喧嘩分享,可經電郵聯絡本人。 clinblablabla@gmail.com


Related Articles

〈天水圍人〉的故事

天水圍人有什麼特質?大概就如〈天水圍人

[MK的元旦第三彈]  從巴西空運到港的熱血足球

旺角乃香港之江湖。江湖者,驚奇地也。於2

[DSE放榜系列] 到英國升學的故事 (報讀篇)

DSE放榜後,除了升讀本地大學及報讀本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