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鐵上的厚多士哥

地鐵上的厚多士哥

昨日一早回校考試,在中環站月台有一個拿著咖啡杯的鬼妹在候車。二十多歲。甫進車箱,她便打開背包,拿出一條餅乾條享用。香港人生活繁忙緊張,有時在車廂中吃點東西也是情有可原,只要不弄污車廂,影響他人,我一般都沒有意見。不管你是自由行還是外國人。

但車過了灣仔,她把咖啡杯的蓋打開。我對咖啡沒有研究,不知道她喝的是何種咖啡,只知有種特殊的藥水苦澀隨布朗運動擴散,咖啡的溫熱為粒子提供了更多動能,增加了擴散的速度。我在鄰座,看到周邊有好幾個人盯著她,但沒有人出聲。車箱中的廣播也在重覆著Eating or drinking is not allowed in the train compartment. 她沒有理會,繼續品味咖啡。

其實規則法度一直存在,市民大眾即使不是警察、「洋蔥圈」都有能力去提醒別人遵守,乃至譴責他人不遵守。問題是︰做不做。而一般市民做不做這種行為背後根本沒有一貫統一的原則。說穿了,是一種Judgement。有人說若他對我有切身影響,必然向他投訴,因為人都是利己的。但用上述的例子來看,藥水咖啡的味道的確令車箱中的人不好受,但沒有人上前投訴,egoist的觀點說服力不足。更不用說高尚的altruism。或許做不做不能用理性角度概括,只是一個「膽量」的心理問題。但如果真的如此,我們只敢向大陸人下手,對於外國人,則忍氣吞聲。他們口中的公義,原來只是一個卑鄙的笑話。

回到鬼妹,那種難聞的咖啡味還是令我感到不適,即使已經到了天后。於是我決定做一件大部分的人都不敢做的事,我側過頭,指著那個標誌,對鬼妹說了一句︰「Just want to remind you, eating or drinking is not allowed in the train」說罷便起身離開車廂。畢竟,她手上的咖啡還冒著煙……..

讚好喧嘩專頁,看更多最新文章

國風

國風

不是文青,只是讀過兩錢書,塵世中的一條迷途小書蟲。 不求甚解,寫作只為偶然消閒娛樂。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厚多士地鐵文化

Related Articles

擦肩而過的緣份

回家的路上,看見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婆婆問鄰

唔小心爆左人大穫之後既五個藉口

八卦唔係女人專利,而係人類本性,好多時吹

學生為何一定要乖乖做功課?

補習幾年,遇過十多個學生,不同年紀不同性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