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的一年當一個Believer

在新的一年當一個Believer

男友經常胡謅很多無關痛癢的事,例如憑空捏造一個雙胞胎哥哥,在我答應和他家人一起吃聖誕聚餐後說那是個幾十人的大家族聚會,說家中經營的「生意」其實是黑手黨(如果你見過他那滿身紋身、戴銀耳環、總是穿黑色衣服的一米九爸爸,你可能也有幾分相信)⋯⋯我幾乎每次都不疑有他地相信這些介乎謊言和玩笑之間的胡說八道,然後又一次因為他玩弄了我的信任而毆打他。

我不算是個天真的人,而且在很多時候更像一個現實主義者,硬要找些什麼具體例子來說明的話,我就是那種在災難過後比起參與籌款晚會為災民打氣,更願意把時間花在思考善後工作的方向,並找出自己位置的人吧。我多次跟男友說,我並不傻,我只是害怕不相信的後果,而他便一臉「我知道啦你不用再重複」的表情,說他知道我只是個Believer。我只是不想任何一次不信任傷害到他,萬一他這次是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說出難以啓齒的往事或秘密呢?那我便是用懷疑摧毀了他對我的信任。

說起狼來了的故事,絕大多數人理所當然地把責任歸在那個總是說謊、活該被狼吃掉的男孩身上,我也不想和這個簡單的寓言故事太過較真,只是不時感嘆這個世代的人,很多連一次機會也不會施捨給小男孩。試想故事中的狼換成了曇花一現的美景,那損失的大概就是村民了。再極端一點,若果來襲的是一支軍隊,那故事的含意或許就要改寫成「嘲諷自以為聰明的大人」了。

曾經我也自以為生活經驗豐富,比同齡人見過更多人,更善於分析人的性格,於是也很理所當然地用手上已有的資料占卜出一個不值得期待的未來,然後急著向樂觀的朋輩說教「你太天真了,根本不可能這麼順利」,如今見識稍長,始醒覺我封殺了很多可能性和未遇的機遇。尤其在2016,我經歷了太多未有料及的小小奇蹟,不斷論證自己以往的武斷。

如今我經常覺得相信是必殺,信對了是自己的功勞,信錯了是別人欺騙自己。如果相信沒有什麼致命的後果,我願意相信在絕望中有希望,歌舞昇平的某處其實醞釀著危機。

迴迴蟲

迴迴蟲

漸漸遠離青春期的大學生一名。 相信做人要留一線,同情心可以拯救世界。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8%BF%B4%E8%BF%B4%E8%9F%B2-1422030334759290/


Related Articles

好一個「寧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

話說小弟就是那些被老母由小打到大,吃藤條

地鐵上的厚多士哥

昨日一早回校考試,在中環站月台有一個拿著

賺孤獨人的錢

什麼人的錢容易賺?第一肯定是女人,因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