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好再逼我做「你到底有多了解我」

唔好再逼我做「你到底有多了解我」

我去左個雞尾酒會。有 D 人吹緊 yen 好貴,有 D 人話對方支持 6/7 號好 on 9……

大家都正常 social 緊果陣,突然有一大堆人拎疊問卷過黎。

其中一個我識既(但唔太熟)人猶豫左一陣,然後遞左一份俾我。我一睇個標題:「下?我有幾了解你?」

我拎份野上手一睇,上面第一題就係「我最鍾意咩水果?」然後有 10 幾 20 個 choices。

我望一望佢,望一望問卷,又望一望佢:「你都冇係我面前食過同提過水果,我鬼識?」

我見佢手上有部粉紅色 iPhone,我就揀左蘋果。一禁落去,蘋果果格紅左仲有個 ×。

變綠色同埋多左個○既係「斯洛文尼亞紫鰐梨雜交威斯康辛水植紫榴槤桃」。

「…………。」我呆撚左,到底呢個係鰐季
梨定係榴槤定係桃?雜交而且水植既唔係水稻?WTF?

「你都唔了解我既……」佢個樣看似唔開心咁嘟晒嘴。但我覺得佢暗爽緊,因為佢知道佢令多一個人知道佢鍾意斯洛文尼亞紫鰐梨雜交威斯康辛水植紫榴槤桃。佢催我睇下一題:「——繼續啦!」

雖然聞到燸味,但 Foot-in-the-door 丫嘛,我去左下一題。

「我想去海邊定去山上玩?定係兩者都唔岩?」

我知,佢咩季節都去海邊玩架嘛。而且係可以越玩越顛,上次佢個男性朋友去屯門個海灘玩,佢見浮台生左 D 蠔,於是係度叫:「喂~ 不如試下撬出黎食~ 生蠔啊~~~」

同行既人唔知係咪頂佢唔順,真係聽佢講,將浮台 D 蠔撬左出黎,條友仲膽粗粗咁咬左一野。過左兩三個鐘佢直接係個海度腹瀉痾左出黎,搞到成個海啡撚晒。

果個泳灘因為咁,而被改名做「咖啡灣」。旁邊果個冇咁深色既就被改名做「黃金泳灘」。

於是我揀左海邊。正解係山上。

「仆街又錯?」就算我唔識答,都有 50% 機會岩丫。

「其實我想登額菲爾士峰好耐架喇……」

「屌你做左幾十年人都冇行過山!」

「我問緊我想去邊度玩之嘛……」再一次,佢語帶暗爽係度扭扭擰擰。

「其實你係想我了解你?定係唔了解你?」我感覺到自己把聲已經有 D 燥。

「繼續啦!」佢幫我禁左 Next。

下一題係:「我寧願婚禮冇人黎定喪禮冇人黎?」

「屌你成條港女咁邊有婚禮姐?」我不勝其煩放低左支筆,我掉頭行開左。

但佢仲跟住我:「我想住成日泥石流定海嘯既地方?」

我越走越快,想撇甩佢。

但佢同我一齊加速,起勢追住我:「我點解會鍾意斯洛文尼亞紫鰐梨雜交威斯康辛水植紫榴槤桃?」

不知不覺間,我已經係全速疾走緊。但我同佢既距離竟然越來越近:「我每日食幾多個斯洛文尼亞紫鰐梨雜交威斯康辛水植紫榴槤桃?」

我心臟跳到就黎爆炸咁,D 汗吧吧聲湧出黎、流過我隻眼,但我已經冇多餘注意力去抹。我個肺好似點吸氣都缺氧咁,我瘋狂咁走。

但後面仍然係佢把聲:「點解我會想喪禮冇人黎?」

佢把聲已經好近好近,但我完全冇能力回頭睇,我只知道跑。

我一繞過個轉角,就有一張檯。我條件反射咁掀起張檯布爬左入去。呢個時候我先留意到,會場已經冇人,我只聽到自己心臟跳到好似古老引擎咁。

我望住四圍既檯布,等緊佢經過然後離開。果然,佢既腳步聲越來越近,我見到佢對腳既影停左係張檯前面。

我係咁震,個心跳到幾乎鋤斷條肋骨咁。突然,檯布被掀起,佢個樣就係我面前:「因為其他人都死晒囉☆」

「啊—————————!!!」我一路叫一路爬出檯底,繼續瘋狂咁跑。

——升降機大堂
——緊急出口

我腦裡面浮現呢 D 字眼,於是我繞過九曲十三彎既走廊,一見到升降機掣就撲上去狂禁。

「叮!」升降機門一打開,只見佢企左係入面,施然問我:「我比較鍾意去你婚禮定係你喪禮?」

佢笑住,擘大口瘋狂咁嘔 D 紫色既野出黎,係 D 好濕淋淋既爛水果,裡面仲有些少榴槤臭。

不消一剎那,D 嘔吐物已經浸過我個頭,壓力大到壓爆左個窗,嘔吐物將我由 82 樓既會場沖左出去。

我腦裡面響起:「我其實想人了解我?定係想人唔了解我?」

唔知啊!! 唔好再叫我做問卷喇 😭😭😭


Related Articles

我係「浸大女神」,我想講,你地慳D啦!

細細個睇外國電影,就好憧憬佢地咁Spor

如果灰姑娘係男人

從小,世界各地的小男孩便坐在螢幕前,看著

論巴別塔的倒掉

傳說原本人類的語言都是相通的,又說在諾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