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熱愛香港地,會唔會肉麻左啲?

同熱愛香港地,會唔會肉麻左啲?

 

我心諗,「同熱愛香港地,會唔會肉麻左啲?」同熱愛這片土地,愁或喜生與死,也是香港地︰車廂中播著是Puppy Love男友最愛的LMF rap歌。

九七剛過了無幾多年,我們都還在讀書。我不懂為什麼男友喜愛LMF,好多粗口,Rap多過唱,突然間又有首肉麻歌「香港地」。說什麼愛香港,土地有什麼可愛的?這只不過是七百萬人逼埋一齊居住的一個地方,「香港」也只不過是ICQ random chat時報出來的一個標籤、一個位置。

不過CD是他的,車是他爸的,軚盤在他手中,我也沒有什麼好抗議的—我對香港沒有愛也沒有恨,正如對LMF的這首歌一樣。

十幾年過去,puppy love一早跟別人結婚,幸福得肥腫難分。想不到一晚之間這首歌又hit起來,Facebook上面有人話感動到喊。

【香港地】這首歌竟有強烈的前瞻性。如今講「愛香港」、「同熱愛這片土地」不再肉麻,而是感觸。為什麼?因為我們一向習以為常的那個生活環境快要消失了,而犯賤的人只會對即將逝去的人事物懂得珍惜,這是香港地。

犯賤的人,也包括了我自己。那個曾經覺得「同熱愛這片土地」好鬼肉麻的我,在那個暗夜,在硝煙中,站在街頭,竟然覺得為了這個香港地,我可以死,死而無悔。

見過種種歪謬,經歷被打,如今聽著I rap the police, I rap the government的身體不自覺地與MC仁一同膊動。

如果Facebook上面這許許多多的人,也跟我有著同一種膊動,那麼我們有什麼理由會輸?但究竟我們是真的這麼熱愛這片土地,決定與她同生共死,還是我們只是嘴上說說?距離香港壞得無可再壞的日子大概不遠了,那一天我們會選擇收拾細軟執起另一本護照逃生,還是「大家一句到尾,由自己,生與死,也在香港地」?

「不怕死」的力量是很大的。若我們真能與香港同生共死,那麼我們有什麼理由會輸?他們捉了一個李波,我們或許一時三刻無法把他救回來,但香港還有千千萬萬個李波;他們搞倒了一間書店,我們接手繼續做,又或者再開另一間。

「真港仔」有這樣打不死的勇氣嗎?抑或「同熱愛這片土地」只不過是又一句羸取掌聲的slogan?「We are Hong Kong」只能是興高彩烈時的一句soundbite?

Will you not disappoint me?真.港人。

 

文章轉載自作者網誌: 遊走在宇宙邊緣

別橋

別橋

別橋,香港女生。曾於西班牙徒步六百公里。眼見「我城」日漸變得面目全非,本來只專心寫遊記,現在筆尖隨心而轉,甚麼都寫一點。歡迎來讀我的文字,分享您生命的熱度。面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hewayof2013?__mref=message_bubble


Related Articles

還大家早睡的自由

我們這一代人是不要命的。 作為一隻資深夜

克羅地亞的意義

我一直覺得,我會去克羅地亞的。因為他,D

從《狼圖騰》看披著羊皮的狼文化

《狼圖騰》是大陸作家姜戎於2005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