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不是病,恐同要人命

同志不是病,恐同要人命

「同志不是病,恐同要人命」,筆者已經忘記了是在哪裡看到這個標語,看見昨天的新聞,不期然就想起這句話。

昨天美國奧蘭多市發生了一宗針對同性戀者的慘劇,案情如何就不贅了。而兇徒的阿富汗裔身份更加牽動了美國長期以來的「恐伊斯蘭」神經,但誠如槍手父親西迪基所言,這與宗教無關,悲劇是緣於恐同。說到恐同,從來不是伊斯蘭教的專利,而且恐同這病,患者不見得全是任何宗教的教徒。恐同者明裡暗裡逼死的同性戀者眾,這次槍擊案不過是情節比較「頭條able」。

在自然界,同性戀行為不是人類獨有,但恐同的只有人類。人為什麼恐同?解釋很多,最多人用的就是「遺反神的意願」。說什麼神造男女,自然就是希望陰陽調和等等,某某經的某某段落神就譴責/懲治了同性戀。第二常用的就是「人類毀滅論」,認為同性戀會傳播絕症/減少生育,從根本上讓人類絕種。上述二點都是坊間的說法。學術界則認為恐同是源於「性別角色越界」的懼怕,同性戀會破壞現有的社會和家庭秩序,損害既得利益者的福祉。另一解釋就是恐同心理是恐同者壓抑對自身同性渴望的一種結果,即心理防衛機制的反作用形成(Reaction Formation)。

對於不恐同的我,千萬種理由自然均是不成立的。於我而言,恐同跟「恐伊斯蘭」和「恐黑人」 等都是類同的,根本原因就是普遍人的自以為是,所有跟自己不同的東西都是錯誤的,然後把自己的對錯強加於他人身上。恐同者不是怕同性戀,他們不過是愛死了這種「自己是對的」的優越感,而對犯錯者必須予以罰款。輕則認為社會應剝奪權利,讓他們自食苦果; 重則自行欺凌(甚或殺害)同性戀者。社會從來最多都是令人惡心的「正義使者」。


Related Articles

香港中醫的定位問題(上)

當前中醫的困局和中國的困局是一樣的,關鍵

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 (一)

<本故事為原創虛構故事> 從前,有一個拐

多事之秋──寫於雨傘運動的第二個星期

許多日子過去後,我必會把這個秋天記得很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