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水貨客會否向港人落刀?

反水貨客會否向港人落刀?

水貨客的問題是民生問題和政策問題。但反水貨客,尤其是「勇武民主」派牽頭的反水貨客示威,就複雜得多,混雜著許多的中港矛盾和民主派系之爭。

一周一行必定會令深圳籍的水貨客減少,水貨客問題可以得以改善,但會否改善到一個不再滋擾居民的程度,許多評論員都認為未必,因為內地港貨店店主可以改僱香港籍的水貨客,雖然成本會增加,但鑑於內地的需求依然強勁,水貨可能會集中更多在奶粉、紙尿片等高價物品,較少零食等低價低需求,水貨問題會繼續存在。最大的改變可能就是水貨客由港人壟斷。

星期一正式公佈了一簽多行改制為一周一行的時候,在面書裡或微信裡均可見多則招聘水貨客的廣告,人工亦不俗。「做!點解唔做呀?咁好搵。」港鐵裡我身旁的一位操純正港式粵語的陌生年輕女士如是說。如果你打算批評此位女士「勢利無良心」或更難聽的說話,無妨,你有言論自由,但也必須接地氣點承認這是許多香港人的心態,也是水貨行業的生態──現在有很多港人做水貨客,亦將會有更多的港人會這樣做。

萬一(儘管我希望將來不會如此)一周一行無法解決水貨客問題,也確定了港人也是問題的一大幫兇,還反水貨客嗎? 反,應該還是會反。如果擔心所有港人的利益,今日在網上就不會看見一大堆希望香港藥房金鋪「早摺早著」的評論。但問題以前尚有深圳籍水貨客擋在前頭,但無了這一層的箭靶,「勇武民主」派的箭會否依然乾淨俐落地重重射出,大演一場內鬥?又或者政府又會否反過頭來限制港人單日/一周過關的次數,來一場大義滅親?還是大家會變得比較閃縮?

約半個月前,無線新聞台曾經播出一個水貨客特輯,別有用心地剪輯了九十年代尾(現已轉為溫和派的)長毛帶隊到入境處大堂反對入境處留難港人水貨客,稱入境處無情地趕絕小市民的生計。此情此景,可能長毛回看也忍俊不禁,同時也反映出水貨問題的搖擺。大概也只能用一句「永遠站在雞蛋的一邊」來闡明吧,當年的雞蛋是港人水貨客,今天的雞蛋是深受水貨其害的北區居民。

如果一周一行無法解決令水貨客收斂、不擾民,同時確定了港人是問題的一大幫兇後,反水貨客會否向港人落刀?要落的時候,又如何落刀?歷時可是一個考驗香港政府到底有多務實,而社運人士到底有多公義的指標。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一周一行政治時事水貨客

Related Articles

消滅香港文明

授權轉載自:http://lyflyhi

舉起電話影相個刻,你諗緊乜?

依家呢個社會,係街上見到有咩新奇既事,啲

屠殺的理由

瓜地馬拉,也許對這國家不很熟悉,但過去在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