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秦時明月》﹕大格局,小言魂

[劇評]《秦時明月》﹕大格局,小言魂

春秋戰國至秦亡這段時間,無論從政治、軍事抑或學術而言,怕是唯一一段真正百家爭鳴的時代。在這個名士說客流竄各國的時代,自然產生了許多精彩的故事。當初強壓下對國產動畫的質疑,點開了《秦時明月》,也是基於對這段時代特殊的感情。這部網友號稱「中國唯一拿得出手的動畫」,也許是本人為東洋動畫荼毒已久,還是不太適應「中國製造」,兩集後我就宣佈投降。而根據「動畫逢真人化必毀」的格言,我更不應該點開真人化的《秦時明月》。奈何敵不過好奇心,老老實實的將這部根據動畫一至三季改篇、五十四集的電視劇看完。看畢,只能說,它還真不負低收視低熱度低評價的「三低」之名。

哀哉墨家﹕一群對劇情無所適從的墨者

原則上,我對《秦》沒有太多不滿之處。或更準確而言,是對它沒甚麼感覺。比起同期那套讓人吐血三升的「歷史勵志傳奇大劇」《芈月傳》,《秦》是在本人可接受的範圍內。首先我不是該動畫的支持者,沒有改編必死的心理包袱。劇本很一般,卻未去到毀人三觀的程度。其次《秦》貫徹製造公司「唐人」愛用新人的習慣,除了男主角陸毅(飾 蓋聶)、女主角陳妍希(飾 端木蓉)、蔣勁夫(飾 荊天明)及孫藝州(飾 衛莊)四人,其餘都是生面孔。我對這批演員無愛無恨,能坦然的接受他們帶給我的驚喜或驚嚇。演員們的個人表現其實都恰如其分,沒甚麼可稱頌,也沒太多可挑剔。任憑它是笑是哭是虐是雷,情緒不曾絲毫受劇情影響。能讓人如此抽離地看劇,可算是一種本事了。

圖片來源: 《秦時明月》(2015) 影視截圖

圖片來源: 《秦時明月》(2015) 影視截圖

為了成就一部大格局的歷史玄幻劇,製作方不是沒有努力過。耳熟能詳的荊軻刺秦王、墨家守城、方士仙人、楚漢爭霸、烏江自刎等歷史古事一古腦兒放在五十四集的連續劇裡。主流的儒道墨法四家之中,墨家的神秘色彩最濃。儒道法歷來都為君主所尊崇,儒家的四書五經更是被一代又一代夫人扒爛了。反而墨家極少被提及。墨家在戰國時代甚為顯赫,靠的就是其精巧機關及守城器具,為各國君主所看重。「百匠之師」魯班(公輸般)與墨子比試攻守城池,也不得不為對方所折服。《秦》的大背景就是墨者們與羣雄互動,意欲使天下太平。只是這個任務對編劇而言似乎太艱巨,除了中段墨家機關城及公輸仇那段較能體現墨家最看重兼愛非攻及任俠精神外,其餘時期就是一群無甚大智慧的墨者整天動刀動劍通山跑。這應該是有違編劇原意,他們大概是想反映墨者們在大時代下的掙扎求存,觀眾卻只看到一幫對劇本無所適從的墨者,成哀也。

莫名奇妙的愛情線﹕人人有份,永不落空

大格局有心無力,只能在不需要動腦的言情線上下些功夫。看電視劇很多時候也就圖個放鬆,若時時刻刻都要人思考人生思考社會,普羅大眾大抵是不願意的。故現在國內的劇集或網絡小說,十之八九都會給角色配上一大堆甜虐兼備的愛情線,既能充塞字數/集數,又能滿足大眾對愛情各種不切實際的幻想。《秦》很好地做到了這一點,從主角到男三號女四號,人人有份,永不落空。深沉飽滿的愛情線,能作為一部背景沉重的劇本很好的調劑。如《琅琊榜》裡的梅長蘇及霓凰郡主相處的時間很少,最近的距離不過擁抱,觀眾卻仍能為二人深厚的感情所感動。反觀《秦》劇,看得人莫名其妙。

圖片來源: 《秦時明月》(2015) 影視截圖

圖片來源: 《秦時明月》(2015) 影視截圖

就以男女主角作例。蓋聶作為武功謀略都是一等一的神人,心懷天下之餘也能關愛弱小。端木蓉在後者與他是相似的,更多時候是作為大姐姐般的存在。從她墨家醫仙之名,及隨後智對赤練投毒的段落也能看出其智謀。按理說這樣的一對效果不會太差。然而當看着上一秒還在刀子嘴豆腐心的陳妍希,下一秒突然少女心大爆發,表示十分消化不良。全程面癱的蓋聶跟對方火花全無,卻莫名其妙地在中段坦言自己也喜歡對方,然後按照谷阿莫的路線分手復合結婚生子。別說感動,每次看到二人「你走我不走」的劇情,得忙着加快進度條速度呢。

圖片來源: 《秦時明月》(2015) 影視截圖

圖片來源: 《秦時明月》(2015) 影視截圖

男女主角已是如此,其他人就更不用提。少年項羽(秦俊傑 飾)和赤練(後來的虞姬)(金晨 飾)這段號稱最淒美動人的愛情線,一言以蓋之﹕「睡出來的感情。」兩人最大的共通點是,第一段感情求而不得,因愛生恨;然後又恰好死了至親。由於時間有限(不知道為甚麼),編劇統籠只給了他們不到十集的時間培養感情。根據言情小說定律,最快速的方式莫過於「生米煮成熟飯」。被暗戀的人拒愛,至親戰死,乾柴烈火外加一小瓶酒,第二天就你儂我儂非卿不要了。在統籠不到三集的相處後,便是「四面楚歌」中的「霸王別姬」了……這對更多是互舔傷口的小伙伴,擔不起霸王別姬的生離死別。

圖片來源: 《秦時明月》(2015) 影視截圖

圖片來源: 《秦時明月》(2015) 影視截圖

全劇最為正常的感情線,卻是男女配角荊天明及高月(胡冰卿 飾)。因為編劇給了他們足夠的時間培養感情。從荊天明第二集時對高月一見鐘情,到結婚生子大團圓結局,順理成章。只是荊天明這人物角色單薄,前段整天無理取鬧,後段成了墨家巨子又整天顧着談戀愛,不曾見他做過甚麼正事。演員蔣君從四年前的《軒轅劍》陳靖仇至今,演技竟沒有絲毫進步。新人胡冰卿看得出受過正式戲劇訓練,表情及鏡頭掌握得不錯。只是教科書的痕跡很重,欠缺個人風格。兩者結合的效果就是一副按本子辦事的樣子,火花甚弱。

「有心無力」這問題一直存在於「唐人」這製作公司旗下的作品。製作方總是在強調在特效、服裝、音樂下了多少功夫,卻讓人納悶為何他們不能把錢花在請一批好一點的編劇及拍攝團隊上。從《步步驚心》的九龍奪嫡、《軒轅劍》的隋唐交迭、《大漠謠》的北逐匈奴,乃至近期《女醫‧明妃傳》的「土木堡之變」及「奪門之變」,莫不牽涉許多重要的歷史事件。然而「唐人」這些作品的的通病在於,格局很宏大,內容很小言。等於給一個根基不穩的房屋配上華麗的裝潢,結局還是不能住人。接下來我得耐住性子把《女醫‧明妃傳》給看完,姑且看看它是否能扭轉筆者的看法。

加譽子

加譽子

中大政政出身,深諳「飯桌上勿談政治」的重要性。土生土長港人,卻總認為自己首先是個地球人。目前致力於逃避成為「廢青」,熱愛書本和電影。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