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琅琊榜》﹕賢人政治下的悲哀

再談《琅琊榜》﹕賢人政治下的悲哀

孟子曰﹕「唯仁者宜在高位,不仁者居之,是播其惡於眾也。」他所求的,是能夠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的「賢人」。荀子更言﹕「有治人,無治法。」有再嚴厲的條文陳規,沒有仁者賢人的領導,一切無以實行。他們口中的「賢者」,似是高高奉在聖壇之上,是他們理想中使國家強盛、百姓安居樂業的引路人。孔子、孟子、荀子,終其一生都在尋找或企圖培養這樣一個「賢人」,卻是至死也看不到他們想要的天下。當梅長蘇透過柵欄望着陰森詭譎的「寒」字號牢房時,眼裡透着太多的悲涼。

梁帝﹕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化

沒人願意當昏君,然後在後世評說中,被釘上「昏庸無道」四個大字。梁帝蕭選年輕時,大抵也是抱着成為賢君的心態爭奪皇位。縱然劇中對他的寡薄刻恩、翻臉無情諸多強調,但忠勇如林燮、機敏透澈如言闕,這些從小受儒家學說薰陶的能人,都曾願意為他出生入死。那麼當年的梁帝,肯定也曾表現過他能成為「賢人」的一些特質。小時候被梁帝抱在馬背上林殊,估計也花了很長時間才能接受,這個與他血脈相連的親舅舅,原來正是那個「播其惡於眾也」的「不仁者」。

圖片來源: 《琅琊榜》(2015) 影視截圖

圖片來源: 《琅琊榜》(2015) 影視截圖

梁帝為甚麼會成為那個「不仁者」?被奪去愛人的言闕,歸咎於他天性無良;失去林殊身份的梅長穌,歸咎於他的敏感多疑;梁帝自己,歸咎於皇位。梁帝認為,是帝皇之位改變了他。他對長子祁王蕭景禹也曾寄予厚望,信任林氏控制的七萬赤焰軍。他也曾自信過自己能成為林燮和言闕所盼望過的「賢者」。最後卻發現,最困難的,未必是推行仁政,而是竟要戰勝自己許多人性的缺陷。權力讓他壓下對好友的愧疚,奪走好友的未婚妻;對君主威嚴的執着,使他親手殺害自己最出色的長子,寧可立一個懦弱昏傭的兒子為繼承人。權力愈滿足他的欲望,他對權力的掌握也就愈執着。當他身上的賢人特質一點一點的消失殆盡時,他唯一能做的,是以權力壓制天下悠悠之口,騙自己是一個「賢人」——當你連自己的騙得過時,你就贏了。

祁王﹕無法走到最後的「賢人」

祁王到底賢能到甚麼程度?梅長蘇和靖王對祁王推崇備至,但考慮到二人在祁王府中長大,可能會不自覺地放大祁王許多優點。但當連反派譽王也不得不承認,哪怕連一直被稱讚有赤子之心的靖王,也只能稍稍仰望祁王當年的項背,其盛況可見一斑。這位眾望所歸的賢人,卻落得戴罪身死的下場,除了奸人陷害,也說明他自身有着致命的弱點。

圖片來源: 《琅琊榜》(2015) 影視截圖

圖片來源: 《琅琊榜》(2015) 影視截圖

祁王是劇中的大正派,故對他的弱點所述甚少,只能從梁帝口中透出一點蛛絲馬跡。祁王深信儒家持身立正那一套,與父親政見不同便當面提出,從無背後苟且;覺得父王所信任的間諜部門「懸鏡司」有違法制,當着部門領導的面提出裁徹;府中的智囊均是懷有經世濟民抱負之人。終於,到了大臣所奏均言「祁王所見」的地步……很多人想看到「賢人治國」,卻也有很多人不想看到那位「賢人」出現。首領夏江是裁徹「懸鏡司」爭議中的最大持份者;心思陰沉的謝玉決不能如林府般得到祁王重用;若妃嬪之子登位,梁帝正妻言后將無未來可言。祁王的最大弱點,就是他忽略了人性許多黑暗面。

梅長蘇﹕在最好的時候離開

圖片來源: 《琅琊榜》(2015) 影視截圖

圖片來源: 《琅琊榜》(2015) 影視截圖

很多人認為,梅長蘇在翻案後選擇離開靖王,是因為自己時日無多;其實無論他健康與否,聰明如他必然會選擇事成後遠遁江湖。在他與梁帝對峙一幕,後者告訴他殘酷而真實的體會﹕誰登上皇位,誰就會變,連當年眾人所仰望的祁王也不會例外。梅長蘇當時是反駁了梁帝,可他是否真的不相信這番話?梅長蘇是信任靖王的,但他愈是珍惜這段的友誼,他就愈不想讓兩人之間摻雜了太多權力相關的東西。父親林燮的死,不僅僅是政敵加害,也是他的才華和威望使梁帝心生芥蒂。靖王也許不像梁帝,梅長蘇卻太像他的父親。只要身在權力的漩渦中一天,兩人的關係就不可能不受到挑戰。與其待兩人兄弟情份像當年的林燮和梁帝一樣慢慢被磨光,倒不如在兩人關係最好的時候離開,留下最好的印象。李夫人病中堅拒讓漢武帝看到她的病容,何嘗也不是明白這個道理?

加譽子

加譽子

中大政政出身,深諳「飯桌上勿談政治」的重要性。土生土長港人,卻總認為自己首先是個地球人。目前致力於逃避成為「廢青」,熱愛書本和電影。


Related Articles

狗肉節—坦白承認親疏有別就好

狗肉節,又再掀起吃狗肉的爭議,特別今年竟

屠殺的理由

瓜地馬拉,也許對這國家不很熟悉,但過去在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