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點解唔讓座變左一宗罪? 

其實點解唔讓座變左一宗罪? 

「成卡車竟然無一個人讓座……」
「個阿伯望落好sad」
「坐少個十幾分鐘會死咩!」
「真心折墮,鬼唔望呢班人老左無人讓位俾佢地坐」

其實我次次見到facebook又有人PO相怒屌人唔讓座就好火滾,忟到核爆個隻。

係唔係唔讓座就一定又仆街又賤格又人渣?
係唔係後生就一定要讓座?
係唔係老人家就一定想坐?

表面睇起黎,香港係個人人都超禮讓既城市。事實上,好多本土出產既網絡判官已經嚇到香港人不敢不讓座,而讓座,已經唔係一種美德,而係一種責任,一種你唔做就會有機會俾人拍片影相擺上網片到體無完膚既恐怖責任。

事先聲明,我本身係非常推崇自願讓座呢個行為,但問題就係「請讓座予有需要人士」已經變相係一句警告,甚至恐嚇。就好似社會過份鼓勵捐錢,連窮人都不得不捐咁,好畸型,扭曲左成件事。

其實判官們,你地鬧人既同時,有無諗過:
人人都有攰既時候,個刻想坐未必係一時既惰性,可能係一時既需要。

即使佢只係十八廿二,即使佢年輕力壯,當佢返工企足成日/係球隊身水身汗咁訓練左幾個鐘/著左一日高爭鞋/身體唔舒服,坐陣係唔係唔得先?可唔可以就係呢個時候,「容許」佢唔使非自願咁讓座先?我完全想像到,如果係呢個時候坐低左,係有幾難先起到身。(如果你話唔難,我只可以話你真係好撚無同情心,唔好再扮正義話人地唔讓座無公德心)

另一方面,我都遇過好多老人家,當我讓位俾佢,佢會同我講,其實佢唔想坐/下站就落,而且唔係客氣說話個隻,係真心。但係我因為怕俾人以為我只係虛偽地做下樣而多番邀請,最後佢唯有無奈咁接受左我既「好意」。

我唔知究竟有幾多人知道咩為之「有需要人士」。但「老小孕殘可以係有需要人士,但有需要人士唔一定係老小孕殘」呢個咁簡單既logic我諗無人會唔明(一個日曬雨淋一日既壯年地盤佬要讓座俾一個生龍活虎既細路,你自己諗諗合唔合理)。

唔該,唔好再咁膚淺,淨係睇樣就判斷人地有無需要。
唔該,唔好再亂屌人唔讓座。

偏差值

偏差值

常常在發掘離經叛道的可能,長期與體內因社教化留下的痕跡搏鬥。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社會網絡文化網絡欺凌讓座

Related Articles

文化衝突-移民問題是無可避免

近日發生在法國的恐怖襲擊嚇倒了眾多的歐洲

[我城是非] 兩城一線

週三上午十一點,我從山下匆匆搭上小巴,大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