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世代的《雛妓》——是自我意識抑或受害者

兩個世代的《雛妓》——是自我意識抑或受害者

對上一次看蔡卓妍主演的電影,已經是2006年的《妄想》,一套低成本而且無甚話題性的作品,然而對筆者而言卻是蔡卓妍至今表現最好的一套作品——即使是這次話題性十足的《雛妓》(《Sara》)也不見得能超越該次的演繹。鑑於對港產片暮氣沉沉的印象,已經很久沒有主動留意近年出品港產電影。會留意到邱禮濤的《雛妓》,實是機緣巧合﹕一是以泰國未成年性工作者為題材而聯想到宮崎葵主演的日本電影《兒童隸國》;二是聯想起金基德1998年拍攝的同名韓國電影《雛妓》(《Birdcage Inn》)。相對前者對地下產業的嚴厲批判,後者與邱禮濤的《雛妓》似乎更有可比性。

由受害者展開,然後……

眾人對「雛妓」一詞的負面印象大概遠大於普通的性工作者(包括筆者),大概是因為出於對未成年人的保護心態,以及對於成年人選擇從事性工業可作一定程度的理解。故此,「雛妓」與受害者幾乎是被劃上等號。邱的電影採用平行時空的敍述模式,何玉玲(蔡卓妍飾)在學生時代當上高官甘浩賢(任達華飾)情婦以及她成年後在泰國採訪的故事線交互發展。何玉玲以受害者的身份出場,然後因生活所逼而與甘浩賢搭上。這段關係成為她和他之間不可告人的秘密,哪怕是她已脫離這段不倫關係多年,亦無法對別人宣之於口。甘浩賢不厭其煩的對她重覆「妳還有大好前途」(大概也包括他自己的前途),顯然深明若然一個女孩被揭發在未成年時曾經賣淫,足以讓未來蒙上厚厚的陰影。金基德鏡頭下的未成年妓女貞花(李知恩飾)亦是男權暴力下的受害者,因為被握有把柄而被逼放棄學業成為性工作者。無論是何玉玲抑或貞花,她們均是在非自願的情況下開始出賣自己,而背後推波助瀾的均是以男性為主的成年人。

然而,兩個角色並非貫徹始終的受害者,而是逐漸有意識地選擇以性作為工具,甚至會有自豪的時候。何玉玲與甘浩賢的關係是由前者採取主動,原來由後者佔上風的買賣關係,演變成後者對前者的依戀。在金的電影中這種意識尤其明顯。貞花作為一個被剝削的個體,卻能憑藉身體控制了另一個女主角惠美(李慧恩飾)身邊的所有男性﹕父親、弟弟、青梅竹馬的未婚夫。惠美是公認潔身自愛的「好女孩」,仍然是學生的她拒絕婚前性行為,亦對曾經的同窗貞花出賣自己的行為毫不掩飾自己的鄙視。然而,本應掌握道德高地的惠美卻一直處於下風,健碩的外表不似貞花般柔美可人,連她後來狠下心腸想透過與未婚夫有性行為來挽救二人感情,剛與貞花交易完的他竟拋出一句「我們還是結婚後還算吧」。未婚夫的做法在惠美看來是對她的全盤否定,難道作為「好女孩」的她的吸引力竟然還不如她看不起的妓女?就如何玉玲最終選擇原諒當年袖手旁觀的母親一般,惠美最後選擇接納並認同貞花的行為。曾經有爭論指這是金基德在表現「女人天生淫蕩」的男權至上的觀點,但觀乎電影中的男性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是處於下風,最多也只能說導演認為女性善於以性作為武器吧——是不是很男權主義,實在見仁見智。

也談為何電影在金像獎上鎩羽而歸

蔡卓妍在走偶像路線多年後,好不容易憑何玉玲一角獲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最後卻空手而回,電影也沒有如預期般那麼有口碑。或許是習慣平行時空的敍事模式,倒也不覺得劇情凌亂;相反,將何玉玲在泰國的遭遇和她青年時代的經歷重疊,反有助理解她的情感變化。只是觀畢整部電影,其實也不難明白為何如此有話題性的電影在金像獎上鎩羽而歸。撇除競爭對手不說,電影本身也存在致命缺點。官商勾結、新聞工作者的價值觀、雙面高官、發展中國家的性工業、親情、愛情……隨便挑一個也足以構成另一部完整作品,邱禮濤在短短94分鐘內將這些主題全部湊在一起,反倒弱化主線。何玉玲與甘浩賢的過去,其實對她成年後對暴露社會不公義的執着有莫大關連。但電影又想花時間呈現泰國的性工業,對兩人過去的描寫也就少了,卻也不見得能多少反映泰國城鄉差距帶來的問題(尤其與《兒童隸國》相比)。這種「兩頭不到岸」的情況,讓人難以將那位喊着要秉持新聞從業員品格的剛烈記者,與之前沉迷於與甘浩賢不倫關係的少女連繫起來。

主題不集中無可避免地影響了何玉玲的角色塑造,哪怕到了結尾筆者仍覺得戲中的人是「蔡卓妍」多於「何玉玲」。老實說,蔡卓妍是次表演也只屬中上,她太缺乏角色所需要的滄桑及悲劇感,還有那沒多少改進的懶音問題。筆者私認為她在9年前《妄想》中的表現比這次還要好,失落獎項也就意料之中了。

加譽子

加譽子

中大政政出身,深諳「飯桌上勿談政治」的重要性。土生土長港人,卻總認為自己首先是個地球人。目前致力於逃避成為「廢青」,熱愛書本和電影。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妓女社會蔡卓妍阿sa雛妓電影

Related Articles

2016年春番開播觀後 之下

上回:2016年春番開播觀後 之上 &n

【漫評】銀之匙 Silver Spoon

沾滿了汗水、眼淚與泥土的青春故事 關於《

《復仇在我》﹕「我」向誰復仇?

「刑警先生,真是不公平啊。」 「有甚麼不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