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性:漫談羅志祥的「獅子吼」意象

偶像性:漫談羅志祥的「獅子吼」意象
作者: 林勝韋@台灣音樂書寫團隊
羅志祥的歌聲很誠懇,雖然唱功並不是太好。歌聲中包覆著鄉下小孩來台北打拼終於成功的那種振奮感與溫馨感,歌中表現的主要情感是終於撐不下去的最後一刻再奮起的拼命,像〈61分鐘〉、〈如果還有如果〉、〈有我在〉、〈舞魂再現〉、〈舞極限〉。

「獅子吼」大概是最適合他形象的稱號,他自己也喜歡作為一隻「獅子」,在MV中出現不少獅子的意象。但這隻獅子總是處在一種陌路狂奔失敗英雄的情緒中,像〈有我在〉這首看起來很堅強的歌,不停安撫「你」「Don’t Cry」,但其實「我也會拼了命忍耐 為你存在」,更像是強自振作的脆弱,這隻獅子表面的堅強總是潛藏著自我矛盾的情緒。像《獅子吼》專輯的主打歌〈愛投羅網〉,羅志祥在MV中飾演睥睨一切的獅王,卻被美麗豹女吸引而中了她設下的陷阱。其中以獸網捕捉獅王的掙扎畫面,才是他最真實、也最脆弱的一面:外表堅強、內在卻極其恐懼的困獸之鬥。

20151226_02

圖片來源: 〈愛投羅網〉MV截圖

但這不是武力決鬥,是唱歌跳舞,所以這份脆弱並不會導致獅王被打倒,反而成了他性格的特出之處。他最特別之處,就是敢赤裸裸地在眾人面前呈現這種脆弱感,所以他的歌好聽不是在詞曲編曲製作等等,而是他這個人的生命經驗──包含鄉下小孩來台北打拼的自卑與硬ㄍ一ㄥ、他的誠懇與「我不會唱歌」的自白──,成了他作為偶像的突出之處。

「媽媽我會成功倒轉來」的舞台效果

這種心中隱而未明的脆弱感轉化為「媽媽我會成功倒轉來」的舞台溫馨氛圍,是他的演唱會上不停演繹的情感,其實很像電影中突然爆紅的走唱女,比如像台灣經典電影《搭錯車》中的女主角。而台灣觀眾確實也很吃這一味,所以這種氣氛就成了他的演唱會的重要一環,證明這種自經濟起飛時期帶來的成功鄉愁至今仍圍繞著年輕人。

20151226_03

圖片來源: 巨蛋高雄演唱會〈如果還有如果〉截圖

在演唱會中安排母親上台擁抱的催淚橋段,即使知道這是一種商業操作手法,仍然令人感動,因為羅志祥本人傳達的感情是真實的,就是「媽媽我會成功倒轉來」──他所站立的大舞台證明了這句話,也是這個畫面真正動人與振奮人心之處

聽得出來他很怕有一天不紅了(其實也早就做好心理準備),所以每一刻每一分都要讓自己表現得最好,所以每一首歌都用很大的力氣想要做到最好,雖然唱腔也因此聽起來有點用力,但也誠懇得讓人感到心疼。

不知道他有沒有機會有一天超脫這種束縛,那會是他邁向成功的下一步,不然他也已經把自己演繹得差不多了。從早期的「Show」時期,是綜藝主持人向偶像的過渡期,一直想要表現自己的「獨一無二」,付出許多努力的他,終於初嚐成功的滋味;由2010年的《羅生門》專輯之後,才開始發展自己的「羅式哲學」,2013年的《獅子吼》專輯可以說已經達到他最想展現的形象。

秀場時代的展演身體

他所發展出來的這種秀場藝人的展演方式,可以連結到台灣早期綜藝節目上打歌的藝人,總是要帶著一些奇怪的才藝來吸引人目光,而他確實也就是在那樣的環境下出道的。這種氛圍就夾帶了一整個時代感,羅志祥的「本土味」和綜藝感大概就是從這裡來的吧,所以他才可以創造出「台灣的時尚感」,將臺灣味和日韓時尚感穿戴在自己身上,雖然有時候還是稍嫌牽強,露出更多台灣的「土味」。但這或許也是他受歡迎的原因之一,因為粉絲是透過他帶著「臺灣味」的身體,才有辦法理解日韓的時尚,他本來只是嫁接,卻成了國際時尚的身體管道。

也就是這種臺灣味,所以他可以讓自己的身體在諧星、時尚偶像、綜藝主持人之間自由轉換,對粉絲來說也沒有絲毫違合感。這看起來沒什麼,事實上是相當困難的事情,台灣演藝圈能夠像他在這三方面都這麼成功的應該找不到了,背後其實就是這種台灣人習慣的「感覺」,主持人和諧星就算了,如何創造「台灣人的偶像歌星」,他一定花了很多時間調整路線和鍛鍊自己。

超越身體極限的困獸之鬥及其神話

他的音樂還有脫胎自90年代台客舞曲、舞曲大帝國的那種氛圍,雖然他藏得很好,但從他的電音舞曲中,還是聽得出來共同的美學源頭。電音舞曲被他用來作為身體極限展現的「舞台」,每一次的舞蹈都要「突破自己」,在新歌+精選《舞極限》的主打歌MV〈舞極限〉中,還要粉絲一起細數羅志祥經典MV中創造的「極限」,像〈全城熱愛〉就被稱為「小豬親自操刀編出號稱史上最疲勞的一支舞」。

這種「身體極限」等於「成功可能性」的想像,大概來自台灣經濟起飛時期的勞工想像。那是個只要努力打拼就一定可以成功的年代,〈愛拼才會贏〉的氛圍下,勞工情願操勞自己的身體到極限,只為了在想像的未來中可以過著更好的生活。

而在當時作為「聲音極限」想像的電音舞曲進入台灣,夾帶超大派對噪音與過去完全無法想像、代表「身體解放」的街舞,與勞工以自我的「身體極限」將自己與家庭帶至成功境界相互輝映,那似乎是台灣人的身體第一次面臨這麼多「極限」。而羅志祥對自我身體的「極限」要求,其思想大概就源自於他的出道時期、那個時代給他帶來的印記。

但在「極限」的背後,卻又是自覺不如人的溫柔與脆弱,這些都構成他不同於其他人的偶像氣質,也就是困獸猶鬥、終至極限、邁向成功的「獅子吼」意象。

他之所以會成功並非出於偶然,因為他成功吸取了秀場時代的綜藝元素,使其身體成為國際時尚的嫁接地,並完整演繹了「身體極限」→「邁向成功」的都市鄉愁。在這個年輕世代即使再努力再優秀可能都難以出頭的年代,他以「偶像」身分重新演繹了這則過時、但依舊有效的神話,不僅造成其獨一無二的「偶像性」,也說明了大眾神話背後的時代脈動。

文章轉載自台灣音書寫團隊

 

台灣音樂書寫團隊

台灣音樂書寫團隊

希望藉由大家的寫作,刺激聽眾產生聆聽、書寫與討論的風氣,將彼此的串聯,及未經媒體曝光的熱血痕跡,用文字紀錄下來。網誌: http://blog.roodo.com/music_writing_group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