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善良又不太善良的人──專訪Emilia Wong

做一個善良又不太善良的人──專訪Emilia Wong

今天學界女神輩出,現中大學生會幹事會有一名敢言女子,有人說她是黑絲社運女神,也有人嘲她「又肥又矮都扮女神」,她是Emilia Wong黃于喬。高登有一些她的「J圖post」,樓下留言有對她垂涎的,也有對她不屑一顧的,甚至惡言以對的。正打算安慰她幾句,她卻先擺手說她不在意,也不會仔細分析留言背後的動機,即使是惡意批評,吃一頓飯也已忘得七七八八。今天的(比較)灑脫,其實源於以往多次面對流言蜚語的經歷。

Emilia說自己喜歡鮮艷的顏色。

Emilia說自己喜歡鮮艷的顏色。

過往所受的言語傷害
中學年代,她曾經和校內不得人心的同學要好,有人說她和對方關係曖昧,有損校譽。又曾經有朋友被人欺凌,她因此疏遠對方,如今想起,「我好後悔因為人哋講既野而唔同佢做朋友。」和男校的人交往,貼了一張相片在facebook,即被鄰校師兄警告不要「搏出位」,更有人把那張照片用投影器放大來盡情恥笑。人言可畏,而且很難控制,她早就深深體會到,唯有學習雲淡風輕。可是人心肉造,再如何瀟灑,心底難免還是有一點疙瘩。問她有否覺得自己不時位於「風暴中心」? 她回答得謹慎,「我梗喺覺得自己係,但有時我覺得唔使將自己睇到咁高。」

如Emilia本人所說,她只是個「nobody」,可是她在Facebook出一個post,起碼有過百個like,有時道中網民心聲,更可能是幾千個like,過百share。她說自己從沒有刻意經營,只是因為早前學生會選舉活躍了一點。相比起中學年代曾經為了經營一個「得體」的形象,思前想後才出post,現在倒是隨性多,想說就說。臉書牆的人氣背後,不時有陌生人私訊找她,當中絕大部份是男性。雖然素未謀面,但既然對方熱切地讚賞,一般她還是會有禮貌地回覆。

物化?喺人就俾人物化嫁啦?

「物化?喺人就俾人物化嫁啦?」

女權主義者的通病
觀乎她Facebook的留言,和高登上的討論,大家對她的評論大多離不開身材和樣貌。「咁一定有俾人物化嘅,但喺人都會被物化嫁啦。」作為一個關注女權運動發展的女性,她指出本地女權主義者的第一個通病:太敏感(sensitive)。「香港同外國情況好唔同,但好多人直接將外國情況套用到香港身上。從數據上睇,香港嘅男女平等情況其實算比較好,外國既女權運動咁激烈,源於佢地嘅情況真係比較差。」更何況,有些人只批評政敵物化自己,若是自己人開玩笑又無所謂。

第二個通病是有雙重標準。她認為如果只要男性一討論女性身材就被批評為「物化女性」,實在反應過大。「其實女仔都會物化男性,我唔否認社會對女人身體反應較大,咁又點?咁就代表喺不公平?香港無乜呢方面嘅討論,只著重『物化』本身岩唔岩。好多人都只著重男人家底,兩性衡量對方都有unfair嘅地方,一發現人哋留意自己身體就話對方物化自己唔岩,喺小事化大。」有不少男網友投訴現今只要「所謂社運女神求其up幾句就幾百個like,好唔公平」,她承認在這個範疇上女性發言有優勢,但內容也是重要的,她不認為這構成兩性不平等。「唔止男女之別,靚仔講野也比較多人想聽,好多人喺真喺睇樣,呢個喺人類本性。你無理由問人『你點解中意睇靚仔』掛?」雖說平日隨便post一張相也起碼100個like,但真正算得上多人關注的,還是對時政的看法,like相的人多半只是路經拾一顆花生來吃。

IMG_7137

做一個善良又不太善良的人
雖然Emilia不介意被「物化」,但面對很多針對她外表身形的難聽批評,她還是有點不滿。「讚美當然歡迎,但做人唔該做個善良嘅人,respect yourself as a human being,而唔喺隔左個mon(monitor)就口不擇言。你可以批評我嘅言論,因為講乜嘢可以控制,但有好多人批評人只因人哋外表。你鬧完我樣衰,我都係無得改變嫁,你唔中意嘅只可以唔好睇。」就像她最欣賞的歌手Lady Gaga,很多人只批判她衣著露骨,她也曾經只是關注她前衛衣著的人。後來她才知道Gaga每一首歌都富有深意,暴露的衣著有時也是為了配合歌曲的藝術。實際上她的歌詞透露出她對「他人」,以及對「人們的不同」的尊重。別人猛烈抨擊她,她也沒有用憎厭的態度反擊。

至於對追求男女平等的看法,她認為不應一味令男人和女人「一樣」。「男人同女人真係唔同,男女有今日嘅特質,背後有生理同社教化因素。舉個例,我尋日食野仲聽到隔離檯女仔講『女仔成績係差啲嫁啦』,如果個個都喺咁諗,就會影響到政策,咁就構成歧視;但話女人就喺貪靚啲,最多咪影響到商家營銷宣傳手法,唔算好危險,未至於要話喺歧視。」

Emilia在網上敢言,媽媽也有看到,但沒有什麼反應。Emilia笑指即使媽媽有意見都會留於心底,因為若她意圖向自己說教,自己會「教化返佢轉頭」,所以現在媽媽說「啲相靚就得」。媽媽擔心的不是她的言論有多大膽,而是怕她思想太激進、荒廢學業,還有凡政府就憎。Emilia談起媽媽,慨嘆她做人太善良太大愛,很容易被人欺負。小時候她很像媽媽,被打也不敢作聲,只是被欺負多次後,她極力擺脫媽媽的影子,希望不要做個善良到讓人有機可乘的人。

IMG_7171

想做一個叻人
Emilia承認自己有點崇尚精英主義,認為自己的價值是做一個「叻」的人,買東西被騙會恨自己愚蠢,回看自己寫得不好的論文會接受不了。是故她自中學畢業已經負擔自己的所有費用,除了補習,還靠獎學金和兼職。她認為這個年紀應該要自立,若跟媽媽逛街時要她付錢,自己會感到羞恥。

她以往特別留意不可強調自己是女拔舊生,因為一這樣做,別人就會說自己「寸」,但現在她的心態有點改變。「點解一般學校學生可以自由咁講好愛母校,但我多謝女拔就一定等於寸?點解十年都唔講一次,一講就俾人話寸?反而因為咁我依家有啲反叛心理,覺得『點解我唔講得』。」有些人覺得Emilia「寸」,可能是因為她的語速快,詞鋒銳利,或是表達方式直接,這和她參加辯論隊多年有關。

中一「從辯」至今,她自覺思維不算敏捷,不適合辯論,甚至「愧對辯論」。雖然受訓多年,但她認為自己的各種能力仍然很弱,「我都唔知自己喺辯論隊嘅作用係咩,可能只係令氣氛融洽啲,同作為一個presenter。我可能適合演講多啲。」一般人和辯論隊的人討論,很容易覺得他們不友善或攻擊自己,事實上,Emilia說,「其實我哋只喺覺得拗黎拗去都幾開心」。

一言蔽之,你諗多左啦。一個女人公開說一句話,穿一件衣服,化一種妝,擺一個姿勢,不一定有萬千企圖,可能只是覺得這樣很美。

尾場加映

尾場加映

Japple

Japple

喧嘩特約記者。 如果你有任何故事希望與喧嘩分享,可經電郵聯絡本人。 japplewong@gmail.com


Related Articles

那個討厭的過去的自己──訪問梁莉姿

筆者並非文壇中人,卻在很久之前就聽說過梁

別隨波逐流

你曾試過…… 因為別人說喜歡某齣電影,所

對住Roommate啪啪啪

好好運用宿舍資源似乎係全世界大學生都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