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脱是一種姿態

假如脱是一種姿態

這陣子經常都在思考一句話 :「很多人唸大學前和唸大學後都是一個樣子的。 」然後我不斷探問和自已相遇的人怎樣看這句話,收錄不同的聲音的同時,也在自我檢視。有的人會說不可能,怎樣也會有所不同阿,有的人則發出無限共嗚,他們真看過一些朋友是這樣子,上了大學拿了4年時間在享樂主義入面,醉生夢死。 有的人則很可愛的跟我說他正打算這樣渡過,除了笑而不語,還在想這可能是一個很另類的標杆?不知道。這數個月來,一直盤旋在一些問題上,有的暫時未見出口,閒置。而在我眼中其實大學生有些東西是應該要建立,有應然性,不那麼個人主義。

建立個人品味。 品味這個字眼很難解讀也太多分枝,因為只要是一個人,也就有個人的品味,不過既然硬要把大學生區分出來,那就該說一下這個組別比其他人更有本錢建立的品味。先想到的是品味電影。一直在想人生有那一段時間可以看最多的電影,反覆把同一電影看三次,深入否析鏡頭對白下的弦外之音,半批判半欣賞的角度解讀導演的心思意念,然後寫寫評論說說自己的個人見解,慢慢建立一套屬於自己的賞析框架,懂得分辨何謂高質/庸俗電影。想到這裡,讓我回憶起中學苦悶時總愛看很多文藝電影,首先接觸的是出於劉以鬯老師的書,《黑色裡的白色,白色裡的黑色》,初窺意識流寫作是什麼一回事,有一下沒一下的碎片閃爍而過,用文字湊合而不見突兀,這讓我開始留意王家衛導演,他把劉生的文字化為影像,意識流電影由此而生。於是在偷閒的時間,常常看電影,沉醉在電影世界,不能自拔。(喜愛花樣年華的纏綿拉扯,2046的曖昧對白,重慶森林的迷離光影,還有特別喜歡色戒的王佳芝),不過那時候還小,總沒有好好寫下什麼來記錄,但不記錄的話好像跟沒看過沒分別,想到這裡,想建立一個小標杆,跑到隔邊書院的視聽室借碟,不斷分析,不斷懂得,最後我發現愛上王家衛導演其實只需一瞬。而我深信每一個大學生也該打開這個領域,認識不同的導演,學習欣賞電影,從長鏡頭下打開一個又一個的罐頭世界,可能是另一種擴闊自己的方式。

建立強而有力的價值觀。大學裡面遇上千奇百怪的人,基本上每個人都有著屬於自己的一套既定價值,一個稱職的大學生理應會對每一件事情都有自己的一套主見,簡單來說就是對某些價值特別執著,很容易在與人溝通的同時不斷抬舉,同時有意無意的作了思想滲透,其實在聆聽的時很應該同時打開批判思維,分析那一樣說法和自身所想的有衝突,然後作出回應,作真正的交流,即使無法說服別人接受自己的一套,但同時不應當垃圾桶,接收很多本來自己不怎麼認同的想法,也讓對方知道原來自己的想法不一定能讓人接受,這樣的過程其實是不斷強化雙方的價值觀,遇上思想衝擊,理應用智慧回應,而不是被思想灌輸。在大學裡遇上一些高舉精英主義,高舉「上到大學緊係玩盡,溝女至係王道」,常常硬把自己的價值觀套在他人身上的人,而且你知道那些人好像你怎樣說話也動搖不了他們,本來有一種很退縮的想法,認為那是他們的想法阿,不用干涉。後來我發現,原來當自己不怎樣認同這些想法的時候,很應該表達,很有可能在你積極表達的同時也讓他人認識自己,因為我們很有可能都是被自己蒙蔽,也不知道自己一路以來在想的是高舉著什麼,堅信著什麼價值,在此談的是,先建立自己一套整全的價值觀和想法,這是與人真正相交的本錢。同樣要記著的是,所謂建立強而有力的價值觀之目的,不是讓自己變得自我中心一點,而是讓自己勇於接受思想衝擊的同時不失卻本來的自我。

建立他人,關心社會。很多時候,大學裡邊的自由時間多得讓我們感到奢侈,你可以坐在房裡打足4年機,然後安安穩穩的相信大學不外為一個職業訓練場,然後在此想告訴你的是,你是庸俗得不行。無意批判那些追求4仔主義(屋仔車仔樓仔老婆仔)的人有一個很強大的個人王國,為自己積極籌算,箇然在社會上值得一讚,不過想說的是,建立自己的目的,理應是推向建立他人,老生常談,懂得為人付出委身,扶持比自己弱的人,在自己的可能範圍下幫一幫人,而且是幫一些真的有需要的人,而不是要討好一些人,觀念轉變一點可能會有意外收穫。其實在幫人的同時都在幫自己,人與人是共同依存生活,正如在寫作同樣是給讀者看,建立好心地這個是我們有時間去做的,扮可以很容易,但同樣地願意扮的目的是為了建立自己形象還是真的甘心情願為人委身,這是每一個在乎自己的人都需要在乎的問題一而且我認為接受過大學教育的人理應更有憐憫的心,具體是怎樣真的很難解讀,而且認為相比做義工,其實可以走得更遠。大學生應該關心社會,其實應該是不爭的事實,討論的焦點應該是怎樣關心,小學和中學關心社會,可能和求分數有很大的關係,那時候看新聞時事都是為了自己高分點,以為比別人走前多步,事實上脫離了制度以後,我們關不關心都可能無傷大雅,每一天都在過活,不過想說的是,「我們的世界只有我們,但世界卻不止有我們。」我們應該不止於關心,而是更進一層次,從參與討論,發表意見,到嘗試走出來支持自己認同的價值,我猜是這一群人應該是跳脫的,應該是有一點建樹的,那怕只是寫一寫評論,那些文字都會來得很有重量。失望的是,其實大家的政治無力感跑到那裡都很強,而且政治其實在什麼時候讓我們變得如此難以啟齒?

可幸的是,步向優雅和步向膚淺,其實不過一線之間,如果看色戒不過著眼於梁朝偉和湯唯的性交鏡頭,其實對於庸俗的解讀也不太困難吧。同樣多口一句,筆者最討厭的電影,是喜愛夜浦。脫俗,就看那是在怎樣的脫怎樣的俗。接受過大學教育和沒有的人,理應是有一些分別的。

多多

多多

雜而多端。公義路上彼此守望。


Related Articles

體罰並非中國人專利

話說係內地網站睇過一篇類似既文,有人曾經

同熱愛香港地,會唔會肉麻左啲?

  我心諗,「同熱愛香港地,會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