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數到零那一秒,我想大哭

倒數到零那一秒,我想大哭

新年快樂。若果這句話擺在你身上是有一點盼望的,那就別看下去了,我不想毀掉任何一個人原本美好的新年伊始。

 

其實我就是個灰暗的人。塗上一點偽裝的白色又如何,時間會使它慢慢剝落。

為何大家都下意識在倒數到零的時候,興奮地大叫「新年快樂」?我知道這只是句祝願的說話,但聽著很諷刺,歡呼聲這麼近那麼遠,都不關我的事。

 

2016很可怕,我一點也不想它到來。

我將在這一年畢業。

 

四年前看著2016這四個數字,像是下輩子一樣遠,現在,我親自在行事曆上寫上2016年1月1日,幾個數字看起來觸目驚心。我有很多打算在2016實行的計劃,沒有一個已安排妥當;有一堆二選一的難題,它們的期限是2016;有人說,我等你等到2016,而我還未準備好見他。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零。

BOMB!

炸彈爆炸,炸出的不是絢爛的煙火,是血肉模糊的未來。

 

迴迴蟲

迴迴蟲

漸漸遠離青春期的大學生一名。 相信做人要留一線,同情心可以拯救世界。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8%BF%B4%E8%BF%B4%E8%9F%B2-1422030334759290/


Related Articles

同志的過年恐懼症

當路上開始出現春聯和炮竹的裝飾品,加上成

還大家早睡的自由

我們這一代人是不要命的。 作為一隻資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