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一場私補界的革命- G-lab伽利略研究所

來一場私補界的革命- G-lab伽利略研究所

補習對很多大學生來說只是一種斂財方法,很多「從業員」一邊教,一邊叫苦連天,怨它侵蝕了玩樂時間,怨遇上怪獸家長和不夠聰穎的學生。可是對文裕來說,補習儼然一種興趣,最初是在個人臉書上分享私補軼事,後來作為一個效率主義者,討厭重複教過的技巧或釐清過的概念,便製作了G-lab伽利略研究所」這個網頁,網頁首頁第一句是:

「書唔係咁讀架,同學」

20161009_03

圖片: 「G-lab伽利略研究所」網頁

傳統學校老師告訴你要勤力,補習名師教你更有效率的應試策略,至於私人補習導師,就是替學生設計個人化的高效學習方法。和一般老師不同,文裕經常強調「省一點讀書的時間」

省下來的時間用來做什麼?

溫習別的科目?不。

「拎去玩。」文裕說。「我自己中學果陣都係唔係咁理學業先有時間學下日文、玩下魔術、拍下拖、學下基本剪接、打下 online game 咁。我都想學生可以過得咁爽,畢竟中學生唔應該只有讀書,應該去探索好多野先係。當然我唔係叫學生荒廢學業,但如果佢地能夠用最短時間達到自己目標,咁佢地會有更多本錢去探索呢個世界,而非只會永遠徘徊係課室、自修室、補習社。」

《G-lab伽利略研究所》中有很多有趣的語錄,文裕也根據自己幾年私補、學校教班的經驗,挑選出一些被問過無數次的問題,一次過解答。另一方面,作為科學愛好者,他也在網站中介紹生活科學或者科普趣聞,希望學生多接觸科學有趣的一面,例如「一塊電磁鐵可以將金屬罐爆成兩截」、「DSE 放榜後消防員要拎氣墊救係 IFC 天台排隊既高登仔果陣會因為地球自轉而要將氣墊向東移 25 cm 左右」…… 這些有趣的科學,但在學校接觸不到,結果學生因為考試的科學沉悶而討厭科學。「咁樣其實好可惜,非常可惜。」這些有趣的知識也能用來娛樂一下補習時呵欠連連的學生。

圖片: 「G-lab伽利略研究所」網頁

圖片: 「G-lab伽利略研究所」網頁

那麼傳統學校的教學方法是否乏善可陳呢?文裕說,學校的做法通常比較嚴謹,如果能力上能夠跟上,那跟從學校做法其實是好的,畢竟對根底最好,但如果你知道這些知識你永遠都用不上,用一點「邪道」走一下捷徑也不壞。

為了幫學生提高效率,文裕扭盡六壬。他本身考AL出身,卻每年報考DSE,為的是最後可以買回試卷,看看改卷員接不接受考生走捷徑或用偷雞方法,成功的話就推介給學生。經營網站之餘,他還想試行一個新的系統,個人化每個學生的學習過程,讓每個學生知道自己的程度、和目標相差多遠、什麼時候可以放慢手腳,這樣便有較大動機嘗試讀書以外的事物,或者去玩,比起死讀書都要有益身心。

系統的核心零件是一支電子筆,可以用來記錄學生所寫的東西和聲音。文裕打算在第一課前給學生做一個測試,電子筆會把他的一筆一劃記下,所以除了答對和答錯什麼,文裕還可以知道他的答題次序和時間分配,再根據這些數據寫一份報告,之後按這份報告和學生的個人目標去製作一個時間表,寫明每一課的內容(例如要取第4等,有一些課題可以放棄,就不用把這些內容編進時間表)。每一課的過程都會用電子筆錄下來,學生隨時可在 Youtube 重溫,之後偶爾會有單元測驗檢查學生進度,這樣就可以確保他每星期只用短短 1.5 – 3 小時完成對他考試最有用的事。

事實上已經有學生試用過電子筆,但這個系統需要更多導師(僅限Physics)一起試行,文裕承諾可以幫忙製作影片和報告。在此呼喚有興趣參與這場香港私補界物理組革命的同志,速速聯絡文裕。

Japple

Japple

喧嘩特約記者。 如果你有任何故事希望與喧嘩分享,可經電郵聯絡本人。 japplewong@gmail.com


Related Articles

[DSE放榜系列] 到英國升學的故事 (生活篇)

DSE放榜後,除了升讀本地大學及報讀本地

[都市狂言系列] 你知唔知自己做緊咩?

大學生害怕畢業投身社會,不一定是想躲懶,

難分真與假──「文學院毒男」

網絡紅人何其多,有上高登學術台的巴打絲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