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事

你不知道的事

這一個月裡忙著感受各種貨真價實的情感,即便有許多許多話想要對自己說,也總是無法好好沉澱下來寫點什麼。很奇怪地,暫時脫離文字的世界沒有使我枯竭;我與我的感知之間不再隔著文字的紗幕,感知突然變成了第一手的,不經任何矯飾和渲染。這才發現許多感情歸根結底與浪漫無關,多是天性和需求使然。

說不清楚我們是先渴望某種感情,進而得到並沉浸其中;還是因為曾經嘗過某種感情的美好,進而對它產生前所未有的渴望。可以肯定的是,除了自戀,一切感情的產生都源自我們對孤獨的恐懼。

這些想法很抽象,但因為想不通而帶來的痛苦卻很真實。身邊有這樣一個人,在青春年華裡嚮往著安定,也嚮往得到無微不至的關心,於是跟一個女人談了三年戀愛,結了婚。於是他比年青時更孤獨了,因為妻子把他的初衷看透後,就徹底嫌棄了他。他常淌著淚質問:「為什麼她與我們初識時不再一樣?如果我不是瞎了眼娶了這女人,這輩子一定不會活成這樣。」

我笑而不語。因為他不管跟什麼樣的人結婚,都會得到相同的下場。因為戀愛、婚姻、繁殖、相濡以沫,在他眼裡都不過是亟待滿足的生理和心理需要,身邊的女性只是用來滿足他各種需要的原材料而已。我們往往不是愛錯了人,而是沒有看清我們的愛背後有哪些不純良的動機。

友情亦然。那些用來成群結隊、使自己顯得永不落單的朋友,一旦時過境遷便會失去功用,連見個面、客套兩句都覺得尷尬。於是人們在漆黑的卡啦ok房間裡朝著大屏幕高唱:「來年陌生的,是昨日最親的某某……」

「來年陌生」,是因為昨日並沒有多麼親密。如果我們對每段友情的期望僅僅是互相陪伴,那麼在這個全球客機航線圖比髮絲還要濃密的年代裡,要與老朋友失散實在太容易了。電子工程師們研發了一個又一個社交平台,從短信、語言信箱到 QQ、MSN、Facebook、Whatsapp、Skype、微信、微博,再到圖案多於文字的 LINE,我們隔著太平洋留言的機會越來越多,想說的、能說出口的卻有減無增。中學時期的作文中,我們曾經贊美過舊時書信的真摯和古樸,埋怨過各種電子訊息裡誠意的貧瘠。可是真正降低談話質量的,不是多如牛毛的通訊工具,而是我們隨著世界繁華而日益浮躁的情緒。不管是友情還是愛情,都涼薄如一夜情。

然而我慶幸自己活在這個斷交、分手比做一場外科手術還要利落的時代。感情和腎臟很相似。腎臟裡液體的流動量愈大,被排出體外的雜質愈多,重新流進血液的液體就愈乾淨。一旦出

現了腎衰竭,尿素、氫離子等毒素過濾不出去,便會長期積聚在血液裡,產生病症。我感謝人事變遷替我去蕪存菁,只把最珍惜感情的人們留下。

中學畢業那晚,班裡的男生夥同班主任一起喝得酩酊大醉,我和幾個小女生則哭慘了。一位很要好的朋友把紙巾放在我腿上,跟我說:「想要留在你生命裡的人,無論如何都會留下;不想留的,你拽也拽不住。」當時我覺得他的豁達不切實際,我相信所有感情都需要維繫;然而今天我知道他是對的。那些交情夠深、彼此夠瞭解的人,即便幾個月不傳來隻言片語,一見面也可以省略開場白,直奔互相八卦互相安慰的主題。

現在我一點都不介意跟初次見面的人盡情聊天,儘管日後未必再見。因為每場相遇都是一個祝福別人和被別人祝福的機會,你永遠不知道眼前這位陌生人一旦打開話匣子,會說出多麼讓你耳目一新的故事;你也不會知道,你自認為是老生常談的一句回應,會不會被這位陌生人記進心裡,若干年月後回想起來,成為鼓勵。然而真正靠譜的感情會一直佔據我心中一塊背山面海的豪宅用地,而我所說「靠譜的感情」是這樣的──

我愛你,渴望瞭解你,但這並不是因為我需要你。我憑著上帝的恩典,無論是在物質還是心靈上都非常充足,不一定要從你身上索取關心和在乎。但我非常想和你待在一起,至少精神上待在一起,因為你的舉手投足讓我敬仰,也因為我相信我會給你的生活帶來美好的影響。跟你共處的時光裡,我們都很快樂,並且知道對方很快樂;一旦在形體上與你分離,或是你從此音訊全無,我只會想念你,而不會感到一絲哀傷。因為我們曾經給過彼此那樣貨真價實的溫暖,甚至還因觀察了對方的生活,而見識到一種新鮮的存在方式。你已經建立了我,我對你也是一樣,所以我們有各走各路的勇氣,去遇見下一個人。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友情愛情文藝

Related Articles

[中篇小說] 我待白晝光臨 之二

上集回顧:[中篇小說] 我待白晝光臨 之

酒傷

我們貪杯,因為酒精釋放了內心深處的另一個

[中篇小說] 我待白晝光臨 之七

二月二十八日。 ……藍村外交人員王遠洋憶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