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後輩我決心做這樣的事

作為後輩我決心做這樣的事

在日本生活的第三年,我已經去過關西地區不少的博物館、美術館、資料館、文化館。每一次都有新的體驗和震撼。我很遺憾地沒有能夠進入琉球大學的大學院,而最後因為自身能力而選擇了現在這家私立大學研讀自己憧憬的博物館學。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尊敬的老師經常給我說的一個詞。結果,在這裡遇到現役的學藝員教授,她可是埃及考古專攻。她雖然授課時嚴厲(授課中喝口水也不可以的程度),卻在教學中教會了我如何將見識到的知識和體驗匯集成有價值的感想意見。我來日本的最初目標其實并不是要如何精通博物館學,但是這些年看到的學到的體驗到的東西給自己的心帶來太多太多的衝擊。雖然自己國家歷史很長,自己從中學開始研讀歷史以來,窮盡半生也沒有為自己了解到的研究到的東西找一個合理的輸出口。最後,來到日本以後更加明白,獲取的東西應該有個出口,向自己的後來人傳達。

在寫這個前言的時候,我讀了韓寒的文章,作為同年齡段的有名的作家,從他第一部小說開始就對他有著持續的關注。當我讀完他的這篇台灣遊記感想 (中國作家韓寒:如果你月薪三千,應該去一次台灣!我們所失去的他們都留下了…),我更加決心要做這樣的事:將在日本的博物館看到的學到的東西給我們的後代傳播。韓寒文章讓在日本的我感同身受,沒有人比在國外的人更加了解自己的國家。希望大家記住:不知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我失落在我生存的環境裡,前幾十年教人凶殘和鬥爭,後幾十年使人貪婪和自私,於是我們很多人的骨子裡被埋下了這些種子;我失落在我們的前輩們摧毀了文化,也摧毀了那些傳統的美德,摧毀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摧毀了信仰和共識,卻沒有建立起一個美麗新世界,作為晚輩,我們誰也不知道能否彌補這一切,還是繼續的摧毀下去;我失落在不知道我們的後代能不能生存在一個互相理解而不是互相傷害的環境之中」——韓寒的這段話其實說出我們這個年齡段很多人的心聲。在國內我真的很失落:我們失去了美好的東西卻沒有建立起更好的世界,而現在卻在別的國家看到自己國家最燦爛文化時期的縮影,卻在戰火分割的對岸人身上感受到傳統美德,這叫人「情何以堪」。在國際語言學校里學習的兩年,我無時無刻都感到距離和羞愧,無時無刻都渴望將自己國家最美好的東西介紹給國際友人。

「是的,我要感謝香港和台灣,他們庇護了中華的文化,把這個民族美好的習性留了下來,讓很多根子裡的東西免於浩劫。縱然他們也有著這樣那樣的詬病。而我們,縱然我們有了麗茲卡爾頓和半島酒店,有了Gucci和LV,我們的縣長太太也許比他們最大的官員還要富有,我們隨便一個大片的製作成本就夠他們拍二三十部電影,我們的世博會和奧運會他們永遠辦不起,但走在台灣的街頭,面對著那些計程車司機,速食店老闆,路人們,我卻一點自豪感都沒有。我們所擁有的他們都擁有過,我們所炫耀的他們的納稅人不會答應,我們所失去的他們都留下了,我們所缺少的,才是最能讓人感到自豪的。」

作為廣東人我確實要感謝香港,用彈丸之地全力維持了中華文化,將古代漢語延續至今。說實在的,在香港人面前,我這樣一個廣州人可以說抬不起頭。我的一大幫香港朋友里,沒有一個人能力比我差,卻因為他們接受西方的教育而包容並蓄,說著粵語又無時無刻地殘留著廣東人精英的睿智。「東方式的自由開放」這個詞曾經是盛唐時期的代名詞,現如今卻只有香港人才能表現出這個詞的氣質。

作為研習歷史的中國人,我也要感謝台灣,傳統的文化如果不是在國外就一定是在台灣。台灣人永遠的那麼自信和自豪,有時我都覺得自己羞愧難當。因為我是讀歷史的,我明白他們的自豪是來自他們是正統中華文化的傳承者,因為恪守了傳統美德而自信自立。歷史只講事實,而事實是我們已經失去了我們的正統文化,儘管現在各地都在努力地恢復弘揚傳統文化,但撫心自問表面的文化工程和內在的文化教養,能一樣嗎?

我希望在這裡奮筆疾書,用圖片和文字傳達日本的博物館學,我希望這些體驗經歷感想能讓讀到的人心靈有一點點的觸動。錢永遠買不起文化,世界上唯一能夠永遠保存的只有文化和思想。「文化,法制和自由是一個民族的一切,別的國家不會因為你國的富豪瘋狂搶購了超級跑車和頂級遊艇而尊敬你的國民。」我想韓寒的這句話與孔子的「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是如出一徹,你要別人服你,只能用文德讓人信服。

Zillta的博物館學

Zillta的博物館學

Zillta的博物館學有三大主題:博物館、旅遊和歷史。Zillta認為:博物館是讓大家接觸藏品而學習的地方;旅遊是讓大家體驗非日常的時間;歷史是讓大家回味過去認知未來的方式。 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zilltamuseum/?pnref=story


Related Articles

同志的過年恐懼症

當路上開始出現春聯和炮竹的裝飾品,加上成

顛覆童話

迪士尼真人版灰姑娘-《Cinderall

地鐵上的厚多士哥

昨日一早回校考試,在中環站月台有一個拿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