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歲,死期到

二十歲,死期到

如果你未到二十,便是花樣年華,不過死期就到。
如果你早過二十,早就笑看風雲,你已死過多遍。

2014年,身邊的朋友一個接一個高調或低調地踏入二十歲,我在後面看著,好像死期快到了一樣。人生就是充滿著一個個大大小小的關卡,我們在輸送帶上,經過各個包裝程序,變得越來越相像。而在我眼前的那一關,我嘗試踮起腳尖去看,只遠遠看到一個巨大的洞,於是心生恐懼,看著大家逐個掉進那個洞,如同等待著被送進火坑一樣心神不寧。

原本若是生於年頭,在中西新年吵鬧的慶祝中糊里糊塗地度過十九歲也就算了,偏偏又生於年尾,有那麼一段接近一年的時間讓我好好地細想,好好地琢磨,然後每當想到那個逼近的日子,便愈發感到震驚,為著自己即將要失去十九歲的「十」,19歲的「1」。

蛋堡 - 少年維持著煩惱

蛋堡 – 少年維持著煩惱

令人害怕的不是那些未知的事,而是為了以蠶食「現在的我」的姿態形成的「將來的我」。終有一天我會放棄現在說得振振有詞的原則嗎?終有一天我會遺失敏銳而變得麻木嗎?終有一天我會把尊嚴放下,然後輕蔑地把礙事的尊嚴踐踏得一文不值嗎?

更可怕的是,要是到了二十歲,還在迷惘,還在猶豫,還在膽怯,還在想這些問題,該如何是好?

不是說在十九歲那夜的十二點之後,我們就會一夜白頭,或休克倒地,或突然消失,我們都不是灰姑娘,而是那個20的數字提醒我們,青春正在消逝,並且所餘無幾。無論如何逞強,總不能到四十歲,皮膚都開始鬆弛了,還硬說自己還未長大,不知該怎樣生活。然而四十歲沒有那麼遠,當你不知不覺踏入二十歲,你也將會不知不覺地踏入四十歲、六十歲,然後,不知有沒有八十歲(當然可能連四十都沒有)。

我之所以害怕,是因為二十歲是一個警號,或者說是一個check point,逼使我檢視一次人生的進度,坦白說,站在十九歲的末路的我仍然對很多事拿不定主意,這很正常,但人總不能忘記自己終有一天是要拿定主意的。開始蛻變的不一定是二十歲那天,每個人給自己的限期不一樣,可以是二十一歲,可以是二十五歲,從這一天開始,若繼續撒嬌,便要有深深的覺悟,未必有人再願意聽那些重重複複的頹喪說話。這個到期日令我戰戰兢兢,卻又使我深明,很多事情,不能再悠閒地空想,很多決定,不能再拖拖拉拉。

近來做暑期工,在西鐵的車廂中搖搖晃晃地看完作為潮流相當過氣的《挪威的森林》,兀自感動不已,村上春樹說,決定活著的話,時間就會一直過去,不可能一直停留在二十歲,而我們也不得不為了繼續活下去而付出代價。那個「代價」指的,其中一樣便是那個將會變得翻天覆地的自己。正如《挪威的森林》,我敢說十年後的我能從中獲取的感動只有現在的一半也沒有,因為心態不同了,有一部份的自己已經悄然死去。

對於那些決定性的改變,什麼生老病死、悲歡離合,人是無力的,只是至少別讓那一部份的自己死得不明不白,否則,餘下部份的自己,也只會落得同樣下場。說得明白些,該決斷時決斷,即使始終沒有主意,也可先亂衝一番,否則幾十年後回頭看,早已回不去。

迴迴蟲

迴迴蟲

漸漸遠離青春期的大學生一名。 相信做人要留一線,同情心可以拯救世界。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8%BF%B4%E8%BF%B4%E8%9F%B2-1422030334759290/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二十歲迷惘青春

Related Articles

只有呢幾個男人,先真正carry得起長頭髮

細細個開始學校話我知,女仔留長髮係正常,

體罰並非中國人專利

話說係內地網站睇過一篇類似既文,有人曾經

知識愈多,品德愈好?

「知識愈多,品德愈好」這句話,看起來似乎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