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後頹廢有理

九十後頹廢有理

和比我大十年的友人聊天,她不解為何九十後總是那麼害怕面對將來,說到就業就臉色一沉,埋怨不斷。她說她十年前剛出來工作時,也不過月薪七八千,熬了十年才算熬出頭,接著地溫柔地勉勵我,一開始總是要吃點苦頭,但一年接一年,跟一個正正常常的前輩學習,一點一滴地積累經驗,自然會有人欣賞,加薪也是必然的,不用擔心。

我本來也是十分樂觀,想著自己拿著一個大學學位,英文不算很好,也算流利,中文不錯,口才可以,擅於社交,總不會落得過於淒慘。然四個月前離開學校,看著身邊很多條件不錯的朋友入讀社會大學,先是在找工作時晴天霹靂,原來身為(香港)地表最強大學的畢業生也會無人吼,兩個月沒有消息;想在事業上實踐一些社會價值卻被自以為看透人性的HR中女用輕蔑的語氣暗諷不設實際;以前想有穩定生活,很多人選擇當公務員或加入紀律部隊,今天多少公職已外判,做警察也遭良心譴責萬遍;為人師表實無死掛,誰知今天教師也成高危職業,一年合約,除了教得不好,還可能不討校長喜歡、教育局減資源、被怪獸家長投訴,一不小心翌年又加入失業大軍;為了提升競爭力,唯有多讀一點書,誰知學費付了,時間也花了,薪金倒沒漲多少;萬二還被暗諷獅子開大口,參考一下通脹率,再算上大學學位供需改變,萬二過份在哪?

很多人說捱幾年就過,可是「幾年」是幾年?當八十後的各位已經開始告訴我們那個黃金時代已經暗啞,我們又該參考誰的奮鬥史?

你應愛

你應愛

應去愛,應被愛。極端平權主義者是我。


Related Articles

我們到底可以有多速食

老實說我本人也是個非常沒耐性的人,所以非

大媽也自由行

大媽通常被定為 30 至 50 多歲已婚

沒空都要見見朋友

經常在和某位久違的朋友敘舊後,在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