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說] 我待白晝光臨 之二

[中篇小說] 我待白晝光臨 之二

上集回顧:[中篇小說] 我待白晝光臨 之一

結果那天夜晚,一場前所未有的暴雨從天而降。其勢之大,其聲之厲,把我們都嚇了一跳。一夜的嘩啦嘩啦,連續不息,也不用喘口氣,吵得我好容易才睡著。

猶在半夢半醒之時,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混入了雨聲中,硬生生地把我從夢中拉回現實。我坐起來,瞄見窗外雨還在下,但似乎有了止息之意。儘管如此,我仍是莫名地不耐煩,拖著還未醒來的身體老不願意地去開門。

「代表!」是張秘書,一副又急又怕的樣子,他身上的衣服也濕透了,也不知是雨水還是汗水。可是他一向惶恐,事無大小總要一驚,我也沒放在心上,見他緊張得舌頭打結,還從廚房中取了杯水讓他喝下。

「怎麼了?你慢慢說。」

張秘書放下水杯,也不知有否好好把水吞下,便像機關槍掃射般說道:「昨晚暴雨不停,橙村山泥傾瀉,死了好多人!議事會現召開緊急會議,請馬上更衣前往議事院。」

 

一瞬間,像有個好心人果斷地關掉那部嘈吵擾人已久的電視機,不知怎的我此刻心如止水,快速並鎮靜地換好衣服便隨張秘書離去,即使我對於我究竟能幫上什麼,而我的出現又有什麼意義,依然是一頭霧水。面對這種災難性的時刻,腦中必首先被粉刷成一片空白,緊接著被潑上純淨的悲慟的紅色,使得人突然覺得災難賦予了自己使命,並且深信所做的必然有益。

其實白村最接近橙村,所以剛走出白村村口,我便叫停張秘書,請他先帶我到橙村看看情況。他遲疑了一下,可是最後還是順從地改變了行程的次序。

當我在滂沱大雨中前進,逐步看清災難的全貌,我口乾舌燥,僵在原地,或許還笨拙地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這裏如剛發現的荒蕪大陸,沒有建築物,只有肥沃寬廣原始的土地,雨水流淌於上,在燈光照耀下亮如一塊保鮮膜。人們拿著原始的工具,嘗試鑿穿那塊膜,扒開土地虛偽詭詐的皮,取出底下的寶藏──血淋淋卻依然鮮活的寶藏。

我曾經想過我是否應留下來,拋開所有顧慮,以最直接的方法幫忙,或許比起坐在議事院策劃一些或紙上談兵或徒勞無功的政策和進行無數場耗時的辯論更好。可是在這時候,身後傳來引擎的聲音,我回頭一看,原來是運來了機器與救援人員。我猛然醒覺,扭頭跟張秘書嘆說:「走吧!」

「救援人員經過半個多月連夜搜救,挖出二百零八具屍體,六十二個重傷者,仍有一百多人失蹤。前線人員利用生命探測器進行最後確認,顯示瓦礫下再沒有生命跡象,故決定停止搜救行動。」主席在救災會議上公佈最新數據。

我唏噓萬千,時間久了,人們的悲傷也到頭了,逝去的始終會煙滅。

因為是特別會議,我們精簡程序,並改為圓桌會議,各代表可舉手自由發言。

綠村代表舉手發言:「汲取這次教訓,我們應學會愛護環境,不要過度開採自然資源。像橙村很可能就是因為過度建築,破壞植被才引起這次災難。」

「你有人性嗎?死了這麼多人還在說風涼話!」紫村代表打斷綠村代表,激動地拍桌大叫。我實在看不過眼這種暴烈,靜靜地閉上眼睛。

「紫村代表,請冷靜。」

藍村代表在我耳邊竊語:「我從沒想到山泥傾瀉可死這麼多人,但更令人奇怪的是竟然沒有發現輕傷者,真是耐人尋味。還有橙村代表,想不到他也在失蹤人口之列。」

我同意,故舉手替藍村代表說出他所想:「主席,我認為被救出的只有重傷者及死者這點必有蹊蹺。希望大家不要忽視這點,並投放資源進行調查。」

「好,這可列入明天的議程。我們先通過早前討論過的政策,分別是……」

 

之後那些話我都沒有聽進腦裏,因為我知道大家必會一致投下贊成票。在這個情況,我村的一票更顯得可有可無,我亦無謂破壞投棄權票的傳統。更重要的是,我更在意那死傷者的數目,並為著那一百多個失蹤者感到惴惴不安。他們猶如將近完成的拼圖中失落的一塊,揪住我的心,我甚至執著地覺得有一天他們會被找回來,否則拼圖永遠是未完成的。

很多時遺失的東西,你越是找,便越是找不到。當你把它完全地拋諸腦後,它卻厭倦了捉迷藏,垂頭喪氣地出現在你面前。

這裡有一個好例子。

那天我開完救災會議,踏著夕陽的餘輝回家,正拿出鑰匙開門,耳邊陡地傳來一把聽著耳熟,又有點久違的聲音:「施代表!求你救救我!」

我扭頭一看,還未看清來者何人,他便「噗通」一聲跪下,淒苦地痛哭起來。我高高在上地俯視他,只見雪花遍佈他糾結的頭髮上,黯淡的油光含蓄地忽明忽滅,一看便知已積儲多時,大概皸裂的皮膚在上面抹抹便能獲得滋潤。

我聽著他的哭聲,恍然大悟,但仍然按捺著心中的激動,淡然道:「你起來,進來說。」我拉他起來,那手臂之瘦、身體之輕,令我懷疑若我現在放手,他會不會就這樣倒在地上,不再起來。

下回內容:[中篇小說] 我待白晝光臨 之三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小說我待白晝光臨文藝

Related Articles

Social背後也可以有悅耳的理由

「該不該social?」這個問題我思考了

奇幻輕小說︰願望

一隻黑貓和一個盛裝打扮的女子,在店前徘徊

詩歌舞街的夜

那天晚上,我一個人走在詩歌舞街上,然後就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