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是一個座位

不過是一個座位

去台北旅遊,沒什麼特別值得介紹的,甚至連相機都沒有什麼出場機會。然而還是挺享受這樣的假期,步伐可以慢下來,連坐公共交通工具的體驗也不一樣。

在香港慣當港鐵奴隸,每天在車廂中擠得縮成一團,吸口氣也不得舒暢,更別談找個位置坐下。周末在台北坐捷運,看見有不是「博愛座」的空位,總是很驚奇,但即使在暑熱的街上走了一整天,仍覺得那空位不是自己這些年輕人該坐的,直到看到過幾個站後,位子仍然空著,才緩慢地移動過去坐著。屁股碰到座位那一刻,心中仍是帶點惶恐,頓覺港人悲哀。

又再說滿座的時候,當看見一位乘客起身離開,而旁邊剛好又有乘客走動,總覺得他/她虎視眈眈位子已久,準備飛奔去霸佔位子。結果大家只是換個位置。車上的座位對台灣人來說並沒有那麼珍貴,OK?

想起近年熱議的讓座問題,相當感慨,香港人並非懶惰,連站起來讓出位子的舉手之勞也不願幫,而是生活把我們壓得太疲勞。這不是不讓座的藉口,而是我們對他人寬容的理由。

迴迴蟲

迴迴蟲

漸漸遠離青春期的大學生一名。 相信做人要留一線,同情心可以拯救世界。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8%BF%B4%E8%BF%B4%E8%9F%B2-1422030334759290/


Related Articles

「南北縱遊」:從九州到北海道.北海道篇

列車橫過倘佯在陰霾中的小樽港,散發着柔和

[香港廢青在柏林(二)]德國人人都是本土派

來到在德國理論上最「國際」的城市柏林,發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