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從離家說起

一切從離家說起

2015年6月18日,首次踏足新加坡,首次隻身去到陌生地方。出發前便暗自許下承諾,一定一定要把旅途所見所聞盡力記下來,在這個資訊科技發達的年代,所有的人與事都像浮光掠影般過去,沒有人會替誰留住回憶。所以,我必須,必須把一些感想紀錄下來,才不辜負這一躺旅程的意義。

一切由離家說起,獨自一人才知道自己其實很軟弱。我記得抵埗那天一人拖著沉重的行李,沒有電話卡,沒有Google Map,根本找不到房東,突然好想哭。以前去旅行,一定不會是我拿最重的行李,父母很疼惜我,情人朋友會幫助我。

那時我想:「好辛苦,想回香港。」

後來,輾轉才在Chinatown一家小店才找到需要的電話卡,聯絡到房東,才真正settle down。離家,很痛苦,那是我第一天的感受。

當然,這不僅因在市內轉了個多小時也找不到房子,最重要原因是新加坡太多鴿子太多烏鴉,多得我想哭。在新加坡,地方的物價可以相差很遠,例如在Chinatown商場的吉野家可以賣到一個便當一百元港幣,而二百米外有一個同樣地靠近地下鐵的熟食中心,一個套餐有飯有肉有菜只賣二三十元港幣。

價錢不貴,但很多鴿子,很多,一隻兩隻三隻一堆二堆三堆,小小的腳丫啪啪地穿梭一張張桌子。知道我當時在想什麼?我想著:「媽啊,別過來別過來‥‥‥」那是我來新加坡第一頓,也是最狼狽的一頓飯。注意!新加坡的鴿子是香港的三四倍,我早上上班的時候每幾步路便見到一隻鴿子或是烏鴉,有時我會繞路走,後來我發現熟食中心對面有個室內的Food Court,佈局、價錢跟那兒差不多,我頓時感動不已。

來了新加坡一個星期,了解不深,卻有以下少許的感覺。

新加坡人尊敬政府,雖然本身早有耳聞,親身聽到又是另一回事。第一天,在Chinatown找路歇腳時,不知為什麼會跟旁邊的一位阿姨(這裡會叫Auntie,可算是新加坡一個有趣的地方,年紀大點都會稱呼他們為Uncle、Autie)聊了起來,其實都是左一句右一句搭話,因為我不太聽到她說的話,但聽到她說前面那排是新加坡政府資助房屋,政府很好,給他們居所,又不知怎樣說起她家的水費,總之聽得出好像一切都是政府的功勞。猶為深刻的是那句—「李光耀對百姓很好」。

後來,星期五替公司幫香港新加坡商會的論壇、晚宴時,老闆特別提到政府某位官員會到場,到時我們要怎樣怎樣,還加了一句,「就跟香港林鄭來不一樣」。太多太多的差異見微知著,

可我還是不太敢跟他們聊政治,只是跟房東的女兒淺談一會兒,儘管跟老一輩有些不同,或者我會稱不儘相同。

雖然頗多感受想打出來,但慢慢來吧。夜深了,想睡。

隨文附上這一星期食過的部分食物,有些挺特別,不過不合口味,有機會還是想寫篇食評。

晚安,彤彤。

食物嘛,我有時會努力將它與背後的文化連繫,不過腦筋太差,只是有機會還是想寫談談。 也真的想更深入去了解新加坡,想用自己的眼睛看真它。

食物嘛,我有時會努力將它與背後的文化連繫,不過腦筋太差,只是有機會還是想寫談談。 也真的想更深入去了解新加坡,想用自己的眼睛看真它。

賈靜

賈靜

賈靜,無所有真文靜,無所有假文靜。


Tags assigned to this article:
新加坡旅遊

Related Articles

凱恩斯的7個日落 之 大堡礁潛水遇見厚唇明星

有時候覺得自己長這麽大,沒什麽特別的一技

俄國芭蕾舞

俄國芭蕾舞,舉世知名,人在當地,自然要抽

火葬場

一圈又一圈的人群圍在河道周圍,竹製橋墩站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