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頤和園》﹕迷失的一代人

《頤和園》﹕迷失的一代人

余紅和周偉等人,可概括為那個年代的「廢青」。

考上了全國最好的大學,從農村來到大城市,瞬間被五光十色迷了雙眼。喝酒、抽煙、性愛、逃課,除了「發生於1989春夏之間的敏感事件」,幾乎沒見他們做過甚麼正事。一場悲劇收場的運動,搞砸了前途,浪費學位、浪費納稅人的錢、浪費青春,除了繼續不務正業,完全找不到人生的方向。

如此方為真‧廢青。

沒有「主義」的年代﹕戰爭中你流盡鮮血,和平中你寸步難行

常說讓人民豐衣足食,是最好的愚民政策。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的改革開放,拋下書本上的各種主義,說要讓一部份人富起來。政府視如命根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年年增長,曾經全國最貧窮的鳯陽縣蓋起了平房,年輕人們再也不用假裝自己憶苦思甜,可一心一意地沉溺於紙醉金迷的生活。比如余紅,來自不甚富裕的家庭,卻從未缺過吃喝玩樂的錢。偶然到天台寫寫日記,盡情享受情愛的歡樂……那場學運,更像是年青人聚會的嘉年華。余紅、周偉、李緹和小軍,只談戀愛,不談政治,每天經過大學民主牆,匆匆瞄幾眼上面的大字報,又繼續忙碌於他們的四角戀去了。帶着一種彷彿是責任感,一種年青人的熱血,又更多是湊熱鬧的心情,笑着跳上軍用車。最後,失散於坦克、氣油彈和慌亂走避的人羣之中。

影視截圖﹕《頤和園》2006

影視截圖﹕《頤和園》2006

據說,直到最後一刻,還是有人堅信,解放軍是不會把槍頭調向他們保護的人民。大概是抱着這樣的想法,才能笑上奔赴天安門吧?

1989的那一個晚上,以為是戰爭的結束;然後很快發現,在「和平」之中的戰爭才剛剛掀起帷幕。退學、流亡、清算,從天之驕子淪落地方政府的一個小辦事員。熱血過後,卻是因物質匱乏而產生的浮燥,和精神上更多的空虛。流亡外國的,就像許多難民一樣,總以為流亡的生活是暫時的,卻往往一別故土數十年,直到死亡。李緹為甚麼在許多年後選擇自殺?若說人活着,是因為還有可以為之存活的東西;那麼李緹,她是真的沒甚麼可以失去。也是,即使回國,沒有學歷、沒有工作經驗、沒有人脈,只有一張永不清白的政治犯紀錄,回去又能生存嗎?

學運與愛情﹕更多是政治噱頭

影視截圖﹕《頤和園》2006

影視截圖﹕《頤和園》2006

婁燁的這部電影,看客褒貶不一。有人着迷於文藝與政治現實交叉的手法,亦有人批評說剝掉政治批判這層外殼,不過是一郡百無聊賴的大學生的愛情遊戲。這部戲能給人很深的印象。沒有字幕、畫質惡劣,你卻會記得在天台慢慢倒下的余紅,和在天台結束人生的李緹。只是,導演本是想表現迷失的一代與學運的反思,卻又加插太多無意義的性愛鏡頭和學運片段,以討好國外電影節的評委。穿插的政治批判的確是政治噱頭,主角們實際上抽離於學運之中。沒有甚麼政治理想,只是動亂過後的自怨自艾。是因為不知道可以追求甚麼,所以把熱情洋溢的學運當作救命稻草般緊緊地抓着嗎?不曾知悉他們是否有後悔當年因一時好奇而湊的熱鬧,抑或她們的確曾準備為整場運動付出甚麼。唯一肯定的是,為失敗付出的代價,壓跨了這批人。

影視截圖﹕《頤和園》2006

影視截圖﹕《頤和園》2006

九一年教育改革、九二年南巡、九三年稅制改革……鄧小平總結出的一個重要教訓,是改革開放以來的十年,忽略了對年輕人的思想教育。為甚麼一年比一年更強調對日本的仇恨(今年都搞了個「公祭日」了);為甚麼一改毛澤東時代對社會主義的歌功頌德,變為強調晚清以來的「百年國恥」;為甚麼要將「愛國」這本來很個人的事,提升到「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就該死」的層次。愛國主義從來都是很好使的政治工具。看着一整代的年輕人,為閱兵這種事感到由內心發自的驕傲。這愛國策略,大約是成功吧?忽然在想,這一代,有對國家的愛情支撐着他們的精神;那麼沒有馬列、沒有愛國的上一代,又該如何?

加譽子

加譽子

中大政政出身,深諳「飯桌上勿談政治」的重要性。土生土長港人,卻總認為自己首先是個地球人。目前致力於逃避成為「廢青」,熱愛書本和電影。


Related Articles

喬志先生一等人,請自行退散吧

想起國中的時候,班裏總有一兩個有點早熟的

周子瑜事件--JYP的公關災難

以純粹一個韓飯角度說周子瑜的事,這次實在

被遺忘的「神童輝」羅文輝

並非另一位被遺忘的演員,也非一生傳奇的「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