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死去的寵物(之一)》

《那些死去的寵物(之一)》

我從小就好怕動物,尤其是狗,對那些人人衝著說可愛的,像貓啊兔啊哈姆太郞啊,也是心存敬畏--畏多於敬,生怕牠們咬我一塊肉,碰都不敢碰。和大家一起看《導盲犬小Q》,別人都淚流滿臉,只有我孤伶伶地為不知擺出什麼表情而感到尷尬。我明白大家的淚點,只是我對著這種情節著實投入不了。

男友先生(i.e.被我稱作假AC那位)幾天前跟我說他三隻寵物的故事,也不知是年紀大了心變得柔軟了一點,還是深夜人的情緒比較沉重,他說得那麼平淡,我卻忍不住哭了一分鐘(在下以前一年哭不到一次,已經很了不起啦)。

先來說說貓的故事。

男友家現在養著一隻白色的肥貓,整天懶洋洋地攤著不動,在這隻肥貓之前,原來他家有過另一隻肥貓。大概是他讀小學的時候,某天他媽媽如常從超市買了一堆食物捧著回家,走著走著突然來了一隻橙紅色的貓跟著她,一直跟到她回到家,他媽媽覺得有緣,便順勢養起來。他爸爸十分反對,怕這隻貓有傳染病,又覺得煩厭,有一次趁著沒人在家更偷偷把貓放走,騙妻子貓自己走了。他媽媽難過了一陣,就聽見門外有聲,打開門就看見那隻被自己養得漸胖的貓篤定地站在門口,彷彿在說「喂這裏是我家你們要把我扔去哪裏?」。男友先生形容這隻貓是名符其實的Sweetheart,不抓他,也不任性,只是懶懶的,只刮傷過他一次。但他說,那次他理解牠,不是牠的錯。

一個炎熱的夏天,男友先生放學後興奮地跑去買預訂的遊戲,然後飛撲回房間中開箱試玩。客廳中只有他哥哥專注地玩他的遊戲,還有大開的窗戶,因為這邊不開冷氣。玩了新遊戲一會兒,男友聽到鄰居來敲門,說:「喂我看見樓下躺著一隻貓,是不是你家那隻?」他跑到樓下一看,就看見他的貓躺在血中,四肢向天微微抖動,估計是從窗戶摔下來。他雖然很害怕,但還是強作鎮定打電話給動物救護之類的機構,誰知電話裏的大人只是淡漠地問他貓的各種傷勢情況,還有就是質疑他一個小孩懂什麼,有沒有錢付醫藥費。他憤怒地掛上電話,急召媽媽回家,開車送貓去動物醫院。他們找了好一陣子,他見貓難受,就摸摸牠背想安撫牠的疼痛,就在這時,貓抓了他一下,像是虛弱地投訴,喂我痛到快死了老兄你不要再弄我,這是唯一一次牠抓傷他。

送到醫院,獸醫說牠的骨都碎了一大半,沒什麼可以做,只能幫牠安樂死。醫生問他們,要不要在旁看著過程,男友沒想太多,只是不想目擊那個畫面,便說不要,他媽媽六神無主,也順著他意。男友說,這是他做過最錯的決定,因為他一走出來,馬上就後悔他殘忍地把那隻一直緊緊跟隨他們的貓留在那裏,臨死之際在痛苦之中,只看見一些面無表情的陌生人,陌生的環境,冰冷的器具,以及主人怯懦而決絕的背影。

事後他和媽媽都很自責。他除了覺得自己做錯選擇,還想著如果他沒有急著玩新遊戲,平日他知道自己不在客廳看守貓,一定會去檢查窗戶有沒有關上(因為哥哥從來不理),所以他自此沒有再玩那遊戲。媽媽則是自責那天她沒有如常回家,突然想起要去探望她哥哥,否則她便能阻止這悲劇。她抑鬱了幾個星期,天天流淚,最後買下了現在家中這隻貓,並不是當替代品,而是找回一個疼愛的對象。男友說,如果他死了,他媽媽大概也是會多養一隻寵物,把牠當做他,把物命名為他的名字。如果真的發生了,他叫我好好觀察他媽媽幹了什麼,到我死後我們相遇時告訴他(這裏不是哭點,是貓最後的畫面那裏啊)。

p.s. 我叫他幫我畫一幅畫關於他的貓,他卻畫了《JoJo》的人物,因為這個人物的stand(類似跟在身邊負責攻擊的精靈)是一隻貓,宅毒的世界~.~

另,(之二)算是喜劇,這起承轉合比我之前想寫的那些劇本還要精彩,而且好治癒心靈,我原本還想讓他畫個短漫畫和配音,放上youtube,因為他真的講得好好笑lol。

迴迴蟲

迴迴蟲

漸漸遠離青春期的大學生一名。 相信做人要留一線,同情心可以拯救世界。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8%BF%B4%E8%BF%B4%E8%9F%B2-1422030334759290/


Related Articles

你不知道的事

這一個月裡忙著感受各種貨真價實的情感,即

石硤尾人物誌

石硤尾是個老人社區。人們都那樣說。我也這

致睡不著覺的人們

人生在世短短幾十年,總有幾個慢慢長夜是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