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鬼》﹕誰人「人」?誰是「鬼」?

《赤鬼》﹕誰人「人」?誰是「鬼」?

從前看《狂人日記》中無時無刻恐懼被吃的主角,只覺他是個純粹的精神病人(他的確也是)。之後卻在逐漸成長的過程中,慢慢理解這是個何其精妙而準確的比喻——在那個封閉的時代裡,人性被吞噬乾淨,逐漸喪失作為「活物」的特徵,而成為一件「物件」。祥林嫂因而不得不消費自己喪夫失子的遭遇來換取同情和生存空間;子君回家後被標纖為失貞婦女鬱鬱而終;「狂人」既恐懼自己會被同化為吃人的怪物之一,更害怕因為特立獨行而被當作怪物吃掉。在《赤鬼》中,四個角色歷經掙扎,也終究未能逃過「吃人」的惡夢。

這是個狹小、封閉的海島,島上居民對外界唯一的認知就是「大海另一邊的那個島岸」。在擁擠而資源匱乏的生存環境中,居民對外界的事物的接納程度十分的低。妹妹因為是外來移民的後代,與輕度弱智的兄長長期被村民隔離。前者因為性格敏銳冷漠而被當作女巫,島上沒有一個人願意叫她的名字,紛紛稱呼她為「那個女人」。唯一願意與兩兄妹接近的「說謊男」,不僅謊話連篇而且一直覬覦妹妹美色。強烈的排他性讓兩兄妹始終無法融入島上的生活,而與島民的距離又強化了眾人的排他性。勢孤力弱的兄妹和保守愚昧的島民,彼此在被大海圍困的小島上作困獸鬥,巍巍地維持着勉強的和平。

「赤鬼」的出現打破了雙方詭異的平衡。如果兄妹尚因從小在島上長大而獲得島民勉強認同,「赤鬼」便是徹徹底底的外來物,一如兄妹們死在海上的母親。膚色黑紅、行為怪異、言語不通的「赤鬼」其實只是一個從海難死裡逃生的男人,卻因為島民對外來事物的恐懼而被當作妖魔鬼怪。在島上的大半年間,只有妹妹嘗試學習「赤鬼」的語言,得知他是個「想到海的另一邊看看」的熱情男子而已。而島上的其他人,卻無一例外地排斥「赤鬼」,其至拒絕承認對方其實是和自己一樣的人類。審判成了眾人恐懼的最終體現,「赤鬼」被處以極刑,透過說服自己殺死的是一隻妖怪而非人類來滿足仇外情緒。

更為諷刺的是,島民堅持「赤鬼」吃人,事實上卻是「赤鬼」只吃花,想要吃人的卻是涶涎長生不老的島民。兄妹和「說謊男」帶着「赤鬼」駛入無邊的大海,以圖脫離愈顯荒謬怪誕的社會,結果悲劇收場。無法面對真相的妹妹最終選擇自殺,「說謊男」永遠活在內疚之中。唯一得到安寧的竟是智力有問題的兄長,只因他完全無法理解箇中的殘酷,所以可以繼續與「吃人」的島民共存。真正可怕的是人是鬼,答案不言而明。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http://omoshii.com/wp-content/uploads/2014/06/A.jpg

 

加譽子

加譽子

中大政政出身,深諳「飯桌上勿談政治」的重要性。土生土長港人,卻總認為自己首先是個地球人。目前致力於逃避成為「廢青」,熱愛書本和電影。


Related Articles

被遺忘的「神童輝」羅文輝

並非另一位被遺忘的演員,也非一生傳奇的「

「水面上作畫的藝術」土耳其知名藝術—濕拓畫

今天要跟大家介紹一位來自土耳其的藝術家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