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豬出城》:尋找失去的好奇心

《美豬出城》:尋找失去的好奇心

Michael Moore是少數能憑着拍攝政治紀錄片賺大錢的導演。政治題材本就敏感而且易起爭端,當吸引了一部份政治立場相似(至少是不討厭)的群眾入場時,也意味着遭到持相反立場的人們冷待、甚至杯葛。更何況很多人——有時我自己也如此——都不喜歡看這種電影,因為「太嚴肅」了。此情此景更突顯Michael Moore商業策略上的成功﹕用淺白的手法說明嚴肅的題材+喜劇+突然其來的沉重感+發人深醒的結論。這條方式程貫穿了影響美國醫療改革的《Sicko》、奧斯卡得獎作品《華氏九一一》、直斥資本主義害人不淺的《Capitalism: A Love Story》,以及是次《美豬出城》。

片名《Where to Invade Next?》諷刺美國數十年來窮兵黷武,損失人命無數卻不曾打過一次勝仗,皆因執政者和人民從來搞不清楚要怎樣做才是真正對國家好。導演拍心 口要讓祖國重拾昔日光輝,帶着美國國旗「侵略」歐洲各國,把意大利的勞工長假福利、法國學童營養午餐、芬蘭的教育制度、德國對戰爭反思、斯洛文尼亞的免費大學、冰島女權主義、挪威人道主義、突尼斯民主革命⋯⋯帶回本土,以對付正不斷蠶食亞美利堅力量的種種社會問題。紀錄片採用對比方式,將各國優秀政策的成果對比美國日益分化、逐漸走向極端的社會。《美豬出城》並沒有為了表現「中立」而同時反映這些國家自身存在的問題,導演一開始就明言他是來學人家長處的。畢竟,因為「某國也和我們一樣有這個那個問題」而拒絕學習別人長處,是再傻不過了。

南橘北枳,Michael Moore如何不知政策不是搬字過紙,只是在拋磚引玉,希望民眾反思一個更深層次、卻也更淺顯的現象﹕為何今天的美國停止學習?所謂月盈則虧,冷戰後的美國成為世界一極,向全世界輸出自己的價值觀,自身卻裹足不前。導演走遍各地,卻也諷刺地得知這些優秀政策的核心,很多竟是源自於美國「自由、民主、人權」的價值觀。「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導演歸咎於美國成為一哥後自我膨脹,逐漸失去對外界的好奇,曾經的文化大溶爐竟然抱殘守缺,選出一個敵視移民、想要閉關鎖國的總統!

作為港人,何嘗不是看得心有戚然?港人終日懷緬昔日輝煌,對着日趨兩極的社會卻束手無策。上一代抱着上個世紀的成功方程式,認為「廢青」是自作自受;新一代埋怨苦無出路,卻沒有足夠技能及知識裝備自己。說到底,我們曾經引以為傲的「靈活機變」,難道不是由於整個社會日漸匱乏的好奇心所導致嗎?我們看着音樂、美術、體育、文學、歷史⋯⋯一點一點地被擠出課程表,只因認定它們不能帶來「實際的經濟效益」;選修政治、哲學、社會科學會受到嘲笑,因為它們「賺不了錢」。看着日漸枯竭的創造力和思考力,想像力貧乏得只會擁抱物質,不僅不自覺還自詡為「務實」,讓人慨嘆這片「文化沙漠」甚麼時候能再現綠州?

加譽子

加譽子

中大政政出身,深諳「飯桌上勿談政治」的重要性。土生土長港人,卻總認為自己首先是個地球人。目前致力於逃避成為「廢青」,熱愛書本和電影。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