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牌屋》(1990):權力漩渦中的女性

《紙牌屋》(1990):權力漩渦中的女性

相比起由凱文.史貝西主演的美版《紙牌屋》,BBC於1990年拍攝的版本(下稱「舊版」)其實更為「原汁原味」。前者是典型街頭巷戰、直來直往的美式政治;後者忠於由前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的政治智囊麥可‧多布斯的同名小說,斌斌有禮的紳士形象下是殺人兼見血的陰謀詭計,每句對白蘊含的暗示必須仔細推敲,否則無形間墮入主角Francis Urquhart(Ian Richardson飾)精心設計的陷阱而不自知。而在女性角色方面,比起新版中處處獨當一面的女強人們,舊版中的女性角色更顯微妙。

權色交易﹕記者、影子智囊及議會秘書

第一季的Mattie Storin(新版中的Zoe Brown)及第二季的Sarah Harding與現代女性形象頗為接近﹕野心勃勃、事業心極強、力求與男性同儕獲同樣尊重及待遇。兩人年輕貌美又有抱負,為求在職業生涯取得突破而向一名有權力的男性——即Urquhart——靠攏。前者透過犧牲色相獲得獨家新聞,站在Urquhart背後為他影響新聞輿論;後者利用其專業知識替Urquhart操縱問卷調查結果(問題設計如何影響受訪者的選擇,BBC喜劇《Yes, Prime Minister》第一季第二集裡有很精妙的演繹),並與對方發展婚外情以取得涉足政壇的機會。第三季出現的富商太太兼議會秘書Claire Carlsen更是同時在現役首相Urquhart及其有力對手、前外交部長Tome Makepeace身上同時下注,直指下任首相寶座。換言之,有權力的男性成為她們走向權力核心的踏腳石,然而在這個過程中才華洋溢亦需要輔以美色,才能突圍而出。

三位女性一個比一個精明而且野心更大,在某種程度上亦決定了她們的命運。Claire人到中年,過了抱有不切實際幻想的年紀,成為三人中唯一活下來的人。Mattie和Sarah仍然保留着年輕人的天真,受到Urquhart甜言蜜語的誘惑,沒能看清Urquhart口中的政治其實是一場零和遊戲﹕不勝利,毋寧死。待兩人察覺Urquhart紳士手段下的黑暗面時,一切都已經太晚。Mattie作為三人中最年輕的一個,對Urquhart付出了最多的真心。後者對她並非全無感情,Mattie之死成為他畢生無法磨滅的陰影。然而在議會屋頂上那條"Would you trust me?"的問題,無論Mattie答是或不是,結局也不見得能改變。原因很簡單:走到這一步的Urquhart,絕不會冒這個風險。

幕後操縱者:首相夫人的抉擇

Urquhart的太太Elizabeth初登場時無甚存在感,甚至容易被當中其丈夫的應聲蟲——至少,這是Urquhart對她的評價。Urquhart是滿意這個太太的,因為她不僅經常支持並順從自己的決定,並總能在適當時候「推他一把」﹕聰明地躲到鄉間別墅以便Urquhart能透過性關係控制年輕的女記者、當丈夫百無聊賴時將Sarah送到他身邊、甚至在丈夫的手下企圖謀反時果斷通下殺手。Elizabeth手段最必比其政治家丈夫出色,但她具有察覺其丈夫需要並高度契合的能力,事半功倍地成為丈夫事業的最大功臣。她甚至不曾像上一任首相夫人般努力擺出賢妻良母、酷愛慈善事業的模樣,已經獲得丈夫的絕對信任。

志得意滿的Urquhart無從發覺其太太,正逐步反客為主,主宰着他每個政治決定。Urquhart能登上首相之位並剷除異己,靠的是理智主導下的心狠手辣。正如他沒有因為Mattie對自己付出真心就放過對方。但當Urquhart因年老力衰逐漸感到自己無力控制議會時,他性格中的瘋狂執拗逐漸浮現,竟想透過誘發塞浦路思的內戰以展現強人

政治印象(老把戲,卻永不過時)。Elizabeth早已與猶太藉石油商做了枱底交易,把她與丈夫退休後的富裕生活作了打算。在預見丈夫的失敗後,Elizabeth的反應相當微妙﹕她沒有生氣,也沒有反對,只是讓丈夫再一次的「相信她會處理這一切」。而她的確做到了﹕安排槍手瞄準Urquhart的心臟。這是一個在絕對理智下所做的決定﹕她以Urquhart的死讓Makepeace登上首相之位,同時換取對方放棄調查丈夫的過去,保住Urquhart的名聲,自己亦能順利取得開發石油的利潤。

微笑到最後的女人們

《紙牌屋》裡善終的人不多,特別是女性經常處於被利用的地位。如助理Penny Guy為救情人被逼與Urquhart的政敵交往,讓Urquhart取得除去對方的資本;Mattie和Sarah丟了性命;Claire活下來,卻在最後關頭同時被兩人拋棄,政治前途告終。除了Elizabeth,能微笑的最後的只有國王的前妻。兩人的共同特點除了能做到在重要關頭保持理性,更重要恐怕是她們清楚知道自己想從這場紙牌遊戲中得到甚麼。Elizabeth不像兩個年輕女人要求Urquhart的感情,所以能在最後時刻做出對各方都有利的冷酷決定;皇后清楚看到國王前夫在政治上的幼稚,毅然站在時任首相一方,把兒子捧上皇位。

也許會有人說,明智的決定未必等同幸福的決定。對此,《Yes, Prime Minister》中的資深公務員Humphrey有一句經典台詞﹕人類的歷史就是理性對感情用事的勝利。

加譽子

加譽子

中大政政出身,深諳「飯桌上勿談政治」的重要性。土生土長港人,卻總認為自己首先是個地球人。目前致力於逃避成為「廢青」,熱愛書本和電影。


Related Articles

《單身動物園》﹕結婚無理,單身有罪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聽到某某政府在為結婚率

2016年春番開播觀後 之上

警告:本文帶有很強大的個人主觀意見,若對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