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月人妻》﹕在人生的「秋天」之時

《紙月人妻》﹕在人生的「秋天」之時

曾經在一套英國電視劇裡看過這樣一句話﹕「當一個女人到了人生的秋天的時候,她會想進行最後一次冒險,以防一切太遲。」這句話是針對女人而言。雖說所謂「中年危機」不曾因性別而有所寬容,對女性而言年華逝去並非容易接受的事。男性年紀愈大,會獲得「歲月沉澱」、「愈發穩重成熟」等正面形容;但甚麼「殘花敗柳」、「年華老去」卻是用來形容女性居多——至少,筆者不曾聽聞有人用「殘花敗柳」來形容男性。魅力的消褪讓曾經美麗的女人難以承受,一旦有證明自己風韻猶存的機會,似乎很難抗拒。人到中年的梅澤梨花(宮澤理惠飾)接受年輕小伙子的誘惑,是不是也可以這樣理解呢?

從有序到無序的代價

自幼總被成年人鼓勵要敢於冒險、追求突破,似乎勇往直前的人生才是社會常態。然而就如「不要亂拋垃圾」的標語一樣,可能正是因為有喜愛穩定、不願突破自身框架的人才是社會的大多數,敢於做出與別不同的選擇(而又成功)的人,顯得難能可貴。常言道一個人的稜角會被歲月所磨平,當慢慢建立起個人生活的秩序時,要衝破它需要多大的動力,而又要承受多少代價?

梅澤梨花並非從見到大學生平林光太(池田壯亮飾)起,才開始動了脫離現狀的心思;筆者認為在她決定放棄安穩乏味的家庭主婦生活,到銀行上班起便已經是逐漸的擺脫現有的生活秩序。電影並沒有對這一點多加着墨,但從她對手錶、貴價護膚品等奢侈品渴求的目光,以及企圖以贈送手錶獲得丈夫的認同,不難看出她很想有人能證明自己的存在。梅澤梨花對他人依靠自己而感到滿足的渴望,從她學生時代起便已存在。她從父親錢包偷錢捐獻的一幕其實相當有意思,這不僅僅是呼應了她日後犯下的大額貪污罪,更是反映她對於社會法規及道德規條的薄弱意識。平林光太的年輕、軟弱,正好對應了她對掌握他人命運的渴望。她第一次偽造單據、偷取客人存款以供養情人時,背景音樂是強而有力的搖滾樂,梅澤梨花帶着戒備卻又高高在上的神情穿過辦公室,導演故意採用慢鏡拍攝,來突顯梅澤對脫軌行為——包括不倫及犯罪——的興奮及刺激感。筆者不認為梅澤有多愛平林光太,在她沉醒於紙醉金迷的世界時,她的目光並非在情人,而是奢侈品及偽造的存款收據上。

當梅澤環顧原來井然有序的房子,此刻被偽造收據的各種電子器材和廢紙佈滿全屋時,她的醒悟其實也是觀眾的醒悟,讓原本沉迷於她頗富技巧的犯罪手法的觀眾,伴隨着丈夫的來電回到現實。衝破現有的框架——不管是在甚麼意義下——是要承受代價的,坐在支店長前的梅澤,也沒有逃過這個命運。

時間?社會?——這是對誰的反抗?

老銀行員隅賴子(小林聰美飾)和梅澤梨花看似截然不同,前者嚴肅古板,後者柔美而富魅力,然而本質上兩人都是在面對不同的危機,而採取不同的方式抵抗。梅澤是對乏味的現實和流逝的青春作出反抗;隅賴子是經濟泡沫爆破及男女地位不平等的受害者,她好學能幹,在梅澤瞞過所有人的情況下,她是第一個發現賬目問題的人。但因為社會對女性的歧視及對付終身僱用制所帶來的負擔,隅賴子在毫無過錯的情況下仍要被調到總行做雜務,永無出頭之日。兩女對峙的戲份相當精彩,言語交鋒之際無情的揭破兩人都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及欲望行事。隅賴子看似理智務實,但她對敢於打破銀行玻璃跳窗逃走的梅澤,又何嘗不曾羨慕?

紙月,是贋品,是鏡花水月。梅澤曾對隅賴子說過,她知道這一切是假的,然而還是奮不顧身地投身其中。當因揭發梅澤貪污而升了職的隅賴子望向窗外時,想着的是否接近瘋狂的梅澤出逃的身影?

加譽子

加譽子

中大政政出身,深諳「飯桌上勿談政治」的重要性。土生土長港人,卻總認為自己首先是個地球人。目前致力於逃避成為「廢青」,熱愛書本和電影。


Related Articles

《琅琊榜》:奪嫡、槓桿與零和遊戲

最近很喜歡一部叫《琅琊榜》的劇集,講述主

地鐵上的厚多士哥

昨日一早回校考試,在中環站月台有一個拿著

誤人子弟 Teaching Sucks! (1997)

葉偉信導演早期不乏精彩和值得回味的電影,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