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者之誕生》﹕凡爾賽和約孵化的惡魔

《獨裁者之誕生》﹕凡爾賽和約孵化的惡魔

和約這種事,常會在打不死對方的情況下才不情不願地簽的,盡量攫取好處或減少損失。常言道和約的最終目標是要透過建立新的勢力平衡,讓國際獲得一段較長時間的穩定。《凡爾賽和約》也不能說沒盡到它的責任,它給歐洲帶來了二十年的「和平」,卻也是另一場更具毀滅性的戰爭的遠因。古老肅殺的大宅內,美國國務卿助手的父親正和一戰戰勝國討論瓜分德國,正值叛逆期的小孩和他的德國藉母親沒能參加會議。後者眼看故國受辱卻只能眼淚往心裡流,前者卻逐步顯現未來獨裁者的先兆⋯⋯

電影中各個角色或明喻或隱喻的歷史人物和事件頗為明顯。一戰之後的凡爾賽會議,父親代表企圖扮演中間人角色的美國,然而面對法國對德國提巨額賠償和對薩爾地區煤炭利益時,他無法阻止復仇心切的法國;母親是戰敗後軟弱無能的威瑪共和國政府,企圖重建家庭(國家)規則,卻被新崛起的勢力(兒子)完全取代。至此,相信大家已能猜出12歲的小兒子的象徵人物是誰。電影改篇自沙特的同名短篇小說,蒐集了獨裁者的成長軼事。在故鄉時和同齡小孩無異的男童,為何一夕之間撒旦降臨?

圖片: http://www.tiantangbt.com/d/file/suspense/2016-07-26/p2368723722661458.jpg

圖片: http://www.tiantangbt.com/d/file/suspense/2016-07-26/p2368723722661458.jpg

男童隨家人來到法國小陣,適應不良,對新環境新事物產生極大抗拒。偏偏想要矯正孩子行為的父母,採用說一不二的教育方式,包括強逼他學習法語、上教堂、吃法國食物。步入反叛期的孩子激烈反抗,導致原來親密的親子關係逐漸成為對立。在凡爾賽和約簽訂後的慶祝會上,男童怒火爆發﹕「我再也不相信祈禱。」並將代表着教條和傳統的母親打死。從首章「先兆」的夢境,到終章獨裁者的誕生,應驗了男孩對母親那句「我夢到了一個沒有你的地方」的話。

電影中至為關鍵的,並非男童在宴會下的爆發,而是中段他解僱家庭教師的一段戲。男童從一開始依賴父母、保姆和家庭教師,到逐漸一個一個地站在他的對立面,除了加深了他對新環境的厭惡和恐懼,也喚起了他對權力的渴望。保姆是少數他喜歡的法國人,母親以女主人的身份解僱了不聽話的保姆。這時候,曾經他極為依戀的母親已經成為敵人,另一方面卻在學習其母的手段。攫取權力的第一步,是自信和獨立。把自己關在房裡苦讀法語童話,成功地逼退違背他意願的家庭教師。該童話裡的獅子後來成為他建立的國家的標誌,似在影射和紀念他第一次成功的反抗,和第一次用權力使人不幸。

圖片: http://operationkino.net/wp-content/uploads/2016/08/coal-review-img02-20160813.jpg

圖片: http://operationkino.net/wp-content/uploads/2016/08/coal-review-img02-20160813.jpg

那個獅子和老鼠的故事的寓意意味深長﹕「小東西也可有大作為。」寓言本應是鼓勵人積極向上,但放在《獨》中卻讓人不寒而慄。獨裁者也好,歷史上的大人物也好,誰沒有過或搗蛋調皮或乖巧俐伶的童年?焚書坑儒的秦皇贏政也曾經是依賴母親的孩童;弒子上位的武則天也曾經是對生活充滿盼望的如花少女;希特拉也曾經只是個單純地喜歡藝術的少年人。只是誰也沒想到這些「小人物」終有一天會在歷史上留下濃重的一頁。

希特拉和他後來許多的追隨者一樣,都有一戰後遺症——沉溺戰爭,無法在和平時代建立起新生活。《破解希特勒》中曾探討希特拉對德國的愛惡。一方面,他是個極端的愛國主義者,將使國家富強當作他的使命;另一方面,當這個國家無法實現他統治世界的野心時,他有意識地將德國帶向徹底的滅亡。若非列強汲取了《凡爾賽和約》的教訓,以及平衡勢力的考慮,這個歐洲大國是斷然走不到今天。

加譽子

加譽子

中大政政出身,深諳「飯桌上勿談政治」的重要性。土生土長港人,卻總認為自己首先是個地球人。目前致力於逃避成為「廢青」,熱愛書本和電影。


Related Articles

希望法律不會成為一種滅聲工具

喧嘩於2015年2月和3月刊登了兩篇關於

影評:《極闘2》-Sam哥的自我救贖

Sam哥梁成致再下一城,發展《極闘》系列

《浮士德》簡評

尤記得去年,香港有部甚有口碑的電影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