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雙龍》:黑警、復仇抑或兄弟情

《無間雙龍》:黑警、復仇抑或兄弟情

今年冬季日劇至今已全部結束,仍舊沒有作品能創造出前年《半澤直樹》的收視奇跡,整體收視走勢疲弱。改篇自神奇裕也同名漫畫作品的《無間雙龍》可謂是季中演員陣容最為強勁的劇集,結集了生田斗真、小栗旬、上野樹里和廣末涼子等好戲之人,配角也是實力派演員(其中飾演警官蝶野真一的瀧藤賢一,便是《半澤直樹》中半澤的好友近藤直弼)。然而事實證明,再好的卡士,碰上「捉倒鹿唔識脫角」的編劇,也是白費心機。

主線是甚麼?當角色和編劇都走向極端

警察是除了軍隊以外,最能體現「唯有國家能合法地擁有並行駛武力」的組織,也為各地創作人提供取之不盡的題材。無論是在香港抑或美國,警匪片總是歷久不衰。一來警察形象大多能使演員顯得帥氣,二來正邪相鬥總能產生無數故事。《無間雙龍》以警官龍崎郁夫(生田斗真飾),及黑幫少主段野龍哉(小栗旬飾)黑白兩道合作,企圖掀出日本25萬名警員裡的「黑警」代表——「金錶男」,解開二十年前孤兒院老師柏葉結子(廣末涼子飾)被殺之謎。「黑警」一詞近來在香港異常敏感,暗自揣度短期內大概不會有任何以黑警為題材的本地劇集,還是乖乖的將目光投向海外吧。

理論上,《無》是由黑警、復仇及兄弟情三條故事線交織而成。主角龍崎在劇中飾演雙面人,平日冒失搞怪,和兄弟段野合作之際卻露出犯罪者的本性。兩人以向黑警復仇為目標,龍崎自己卻諷刺的成為「黑警」的一員﹕與黑社會交換情報、為着所謂的「正義」殺人無數。隨着故事深入,兩人慢慢接近真相的同時,兄弟情亦受到考驗,惡貫滿盈的兩人以死亡作結。如此設定其實並不新鮮,但也沒甚麼可批評之處,如果情節安排恰當也不失為一套討論「何謂正義」的又一部神劇。

然而,《無》偏偏敗在情節安排不恰當上。龍崎作為二十年前結子老師被槍殺案的唯一目擊者,因打擊太大而失憶,編劇便安排他每集受到程度不等的刺激後,像「擠牙膏」一樣一點一點地把記憶擠出來,然後到結局剛好給觀眾呈現完整真相。如此設定下,廣末涼子便成為「每集都要死一次」的女人。與此同時,三條故事線逐漸失衡。若言剛開始劇集還有討論何謂正義的空間,到後期基本上就是演員們的演技秀,無甚劇情可言。尤其自第八集起劇本脫離漫畫以原創劇情代替,在只剩下兩集的情況下劇情不得不以光速發展——當年的「黑警」北川貫一郎原來不僅是龍崎生父,更是與龍崎祖父有着血海深仇……原來,黑警和正義甚麼的只是幌子,那些年不得不說的愛恨情仇才是主題。看着一直以來最執着於復仇的段野,在被北川兒子開傷誤傷後突然淚目讓龍崎放棄復仇,筆者頗有被挑戰智商之感。

可惜了上野樹里

飾演龍崎搭檔日比野美月的上野樹里,筆者私認為是日本同世代女星中少數好戲之人,筆者在劇中最喜歡的角色也是美月。上野樹里外表英氣,並沒有將角色演成為襯托男主角智商而顯得無腦衝動,或鄰家小女孩般毫無存在感。雖然部分情節有若干不合理之處(如在火場般危急的情況下仍只顧着質問段野),但整體而言都能做到正氣澟然之餘不失冷靜。美月可謂全劇最悲慘的角色,作為與龍崎不算感情深厚的搭檔,即使父親在懷疑為段野所殺的情況下,亦盡全力向龍崎展示他的人生有除了復仇以外的可能性。結局大概是出於商業考慮,或者要沿襲「做了壞事一定要受懲罰」的傳統路線,段野被意外槍傷失救而死,龍崎生無可戀舉槍自盡,只剩下美月一人承受失去心上人的痛苦。可惜的是,在強調兄弟情(或基情)的基調下,女主角注定沒有太大發揮空間,不禁讓筆者覺得實在有點浪費演員。

事實上,演員陣容強大雖然可以成為話題,但鮮有真正能讓眾多出眾的演員同時盡情發揮的劇本。假如將《無》中各個角色的戲份獨立來看,表演不可謂不精彩;然而合起來看時掩飾不了劇情薄弱的事實。若問筆者為甚麼在劇情這麼爛的情況下仍能堅持到最後?答案其實挺單純的﹕因為演員們顏值高啊……

讚好喧嘩專頁,看更多最新文章

加譽子

加譽子

中大政政出身,深諳「飯桌上勿談政治」的重要性。土生土長港人,卻總認為自己首先是個地球人。目前致力於逃避成為「廢青」,熱愛書本和電影。


No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You can be first to comment this post!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