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的遊戲》第六季﹕「龍母」與「小惡魔」的君臣之間

《權力的遊戲》第六季﹕「龍母」與「小惡魔」的君臣之間

自第一季後斷了足足五季,聽說「鐵王座」爭奪戰終於進入正題(其實也只是開了個頭),才重拾第六季。無他,最怕拖沓的劇情,任你投入再多的人力物力、製造了無數炫目的大場面,能引起筆者興趣的終究是主線劇情的發展。這季裡各人的表演顯然比五年前的第一季有了極大進步,連當時被筆者嫌棄「空有美貌」的龍母丹妮莉絲‧坦格利安,也終於擺脫了蹩腳的演技,略顯成熟。一整季裡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不是丹妮莉絲再一次表演「浴火重生」,不是瓊恩‧雪諾與拉姆西‧波頓的「私生子之戰」,而是丹妮莉絲委任「小惡魔」提利昂‧蘭尼斯特為「女王之手」的一幕——從君臨城中受盡歧視的侏儒,到今日成為一人之下,提利昂不可謂不苦盡甘來。

圖片: 《權力的遊戲》第六季(2016)影視截圖

圖片: 《權力的遊戲》第六季(2016)影視截圖

提利昂是整套劇裡最有智商、最有政治手腕的角色,卻一直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其父泰溫‧蘭尼斯特承認他才幹的同時,視他的出生為家族之恥(提利昂曾對瓊恩說,一個侏儒和一個私生子所受到的歧視並無差異);姊姊瑟曦迷信預言,從一開始看他不順眼到後來欲除之而後快;君臨城裡的貴族更是不時用他的身高開玩笑。可以說直到第六季前,幾乎沒人能欣賞並肯定他的才能。即使成為了君臨城的「國王之手」,為家族的權勢和穩定國家努力付出,他的外甥喬佛里‧拜拉席恩對這個舅舅也只有侮辱和猜忌。提利昂對丹妮莉絲說,他不信家族、不信神祇,甚至不信自己,何嘗不是多年來對社稷和血親的失望?

圖片: 《權力的遊戲》第六季(2016)影視截圖

圖片: 《權力的遊戲》第六季(2016)影視截圖

從受人擺佈的溫室小花一躍成為「鐵王座」問鼎者,丹妮莉絲並非靠皇太后瑟曦那種狠勁,或老練的政治手腕。相反,童年的顛沛流離造成她教育上的缺失,在權力鬥爭中顯得稚嫩及無所適從。第一季時能俘獲第一批支持者,憑的是其皇族血脈以及「浴火重生」的驚人之舉。否則,光憑她幼稚的讓丈夫毫無準備下攻城掠池,輕信盲從直接導致丈夫和孩子之死的舉動,她便已經是未戰先輸。在攻下奴隸城邦Meereen後,她缺乏管治經驗的弱點便暴露無遺﹕懂得破壞制度,卻不懂得如何建立新制度。在她失蹤期間,提利昂扭盡六壬重建Meereen的社會秩序、與奴隸主談判來換取短暫和平,甚至是漸漸對丹妮莉絲失去信心的奴隸們的支持。

提利昂為何會願意支持這樣一個政治上過於理想的小姑娘?無他,正是因為丹妮莉絲是第一個給予他尊重的人。撇開受到多方唾棄追殺的客觀因素,提利昂的確是願意追隨丹妮莉絲。丹妮莉絲回國後發現戰火連天,心中再多不滿也沒有即時「問責」,而是將自己的反攻計劃告訴提利昂,甚至聽從了他的反對意見。這種寬容和尊重,是提利昂在君臨城混跡多年不曾體會過的。更重要的是,丹妮莉絲雖然稚嫩,卻是眾多「鐵王座」競爭者中唯一一個有政治藍圖的人﹕君臨城的瑟曦眼中只有權力,把國家治理得一塌糊塗;史塔克家族只想守着臨冬城這一畝三分地;「小指頭」培提爾‧貝里席只是野心政客。提利昂身殘志堅,是博覽群書之人,除了一心要解放弱者、重建秩序的丹妮莉絲外,又有誰能耐性去欣賞這個醜陋的侏儒?

圖片:《權力的遊戲》第六季(2016)影視截圖

圖片:《權力的遊戲》第六季(2016)影視截圖

或許提利昂也不肯定丹妮莉絲能否坐上「鐵王座」,一統七國。回到大陸後等後他們的,只有更兇險的戰爭及蘭尼斯特家三兄妹的骨肉相殘。但處於人命如草芥的亂世之中,能獲得一個能力不錯的領導人信任,讓他有一展所長的機會,提利昂大概是滿足的。丹妮利絲親自為他別上「女王之手」徽章的舉動,是對他本人的信任,以及其才能的肯定,讓提利昂真正的心悅誠服。常說「臣任其勞,君任其功」,比起事事親力親為,上位者能否驅使有才能的人為之效力,才是權力的遊戲中的致勝因素吧。

加譽子

加譽子

中大政政出身,深諳「飯桌上勿談政治」的重要性。土生土長港人,卻總認為自己首先是個地球人。目前致力於逃避成為「廢青」,熱愛書本和電影。


Related Articles

《The White Ribbon》——惡魔是如何煉成的?

劇情簡介:一個平凡的德國村莊裡慘事頻生,

【漫評】山田君與7人魔女 山田くんと7人の魔女

作品名:《山田君與7人魔女》 作者:吉河

《Perfume – A story of a murderer》——被愛

被愛 囈君子 看畢這齣電影,我立刻肯定這